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17:从前那些事

作者:油爆香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忘了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幸好裴叶有别的办法规避,不然两队人在恶魔岛相逢,按照这个试炼场景的规则,有一队必须死。她想知道这是权执夷自己的决定还是【生死之隙】背后所谓主神的意思。

    权执夷说:“这里有你的一部分……尸体。”

    虽然是事实,但这话怎么听怎么有些奇奇怪怪。

    裴叶挑眉:“你确信?为何我没有感觉?”

    不过也说不准,原始森林那一部分她也没感觉到,还是顾朝颜误打误撞送货上门的。

    “你感觉不到?”

    “的确没感觉。”

    权执夷眼神黯然下来:“我明白了……应该是你魂魄还未完全复原的缘故。这座岛有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镇压禁制,再加上岛上怨气丛生,你感觉不到也是正常的……”

    裴叶:“……说起这个‘一部分尸体’,我还有件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

    裴叶掏出手机点开里边儿的APP,打开APP的游戏包裹,那具已经拼凑差不多的神秘老兄的尸骨:“我一直怀疑这具尸骨跟游戏中的‘阿崽’有关系,恢复一部本记忆,我更加确信了。”

    权执夷冷汗下来。

    裴叶道:“我前前世的尸体被人分尸了我能理解,毕竟我的仇家遍布整个上古时代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妖族内部也有一天三顿香希望我早点原地暴毙的。但你又是怎么回事?”

    权执夷眼神开始飘了。

    “啊……这个啊,我其实……”

    裴叶又说:“根据游戏APP更新的几次资料片我也推测得出来,你一声不吭干了大事。”

    “也不是一声不吭……我那会儿闹得动静挺大的……”权执夷纠正她的错误。

    应该是明目张胆把大事干死了。

    裴叶:“……”

    都说熊猫才是真·熊孩子,但她看眼前这厮才是熊孩子本尊。

    真以为她记忆没有完全恢复就不知道“天罚恶咒”是个什么鬼东西?

    她只是少了大部分记忆,不代表着智商也离家出走了。

    这货到底干了什么事情欠下上百亿的功德?

    权执夷微垂眼眸,低着头,活像是犯了错但又很委屈的孩子。

    他知道自己蒙混不过去,只好叹了一声,道:“我知道自己瞒不过你……你应该猜出来了吧,你魂飞魄散的那一世,并非妖皇执夷那会儿。其实在那之后,你还转世了一次。”

    在上古时期,大能陨落转世其实算不得很严重的事情。

    只要转世还能修炼,迟早能想起前世所有记忆,届时就是另类的新生。

    因此他那时候悲痛却没有对魔族下死手。

    裴叶想起“筱苍”那个副本的《风景这边独好》网络节目,其中有个环节就是看到“前世”,那一世自己还被人称呼为“小师叔祖”。

    “那一世,我成了人族?”

    权执夷如数家珍般说道:“是啊,后来还进入了人族的修真宗门,因为天赋以及其他原因被宗门内辈分极高的长老代师收徒,而我那时候也恰逢命劫降临,于是跟随你转世渡劫。”

    听到这里,裴叶基本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本来是想保护好你的,却没想到成了索你命的导火索。”

    他转世成了人族某个小国家的太子,对转世后的妖皇有知遇救命之恩。

    国家魔物横行,她为报恩而下山却再也没有回去,反倒死在百万失控魔化的厉鬼手下,肉身连同魂魄被撕成碎片,真真正正的魂飞魄散。

    往后的岁月,他不止一次懊悔。

    倘若自己没有为了渡劫去转世,兴许就不会拖累她。连他自己都觉得人间太子那一世简直没眼看。除一开始救过她一命,其他时候都在拖后腿。将国家和百姓看得比自己比她都重要,甚至为了百万百姓魂魄而央求她帮忙,几乎是用当年的救命之恩以及道德绑架逼着她去赴险……

    以一个人间太子身份来说,他没做错。但恢复记忆,知道自己在渡劫的权执夷却无法原谅,无法原谅自己将妖皇转世逼上绝路。他更恨,数万年没动静的命劫,偏偏在妖皇陨落后出现。

    若是不插手,也许她会平平安安修炼到能恢复前世记忆的水平,笑盈盈得站在他面前。

    【小七殿下呦,我回来啦。】

    裴叶撇嘴:“不管是妖皇还是前世还是现在,我的运气都不怎么样,跟你无关,我感觉我是单纯被天给针对了。不然怎么运气差成这样……前两世,一次比一次死得惨。”

    同期那些老不死,兴许还在哪个小世界浪得飞起。

    唯独她,越混越惨。

    哦,也不完全是。

    好歹还有个烛照垫底,混得比她惨,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权执夷:“……”

    “……还真被我说中了?”

    权执夷不说话,但表情说明了一切。

    “我、我也没做什么吧?为什么针对我?”

    权执夷:“彼时天道兴魔族,你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

    裴叶翻了翻以前的记忆,隐隐记得是有这么一回事。

    但是吧,气运这玩意儿不是靠本事挣来的么?

    谁家吃饭靠运气啊?

    她也没看到妖皇那部分记忆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人家一只熊就很单纯地在上古大陆求生,用烛照的话来说就是“一辈子都在捡破烂”。看到什么捡什么……非常纯朴善良的一只小熊。

    哦,当然——

    有相当一大部分的“破烂”起初是有主的,只是那个“主”被掀翻,就成无主的了。

    权执夷说:“但你却让妖族兴盛了,打乱天道往后数千万年的局势安排。”

    裴叶:“……”

    这也能怪她吗?

    难道不应该怪天道看走眼,安排错了?

    退一万步说,也该怪烛照那个垃圾太不能打了,怎么能怪妖皇太能干?

    业务能力强也是一种错误吗?

    “这个逻辑说不通啊,难道前世的妖皇不是天道管辖内的?”

    权执夷又摇头:“据我所知,不是。”

    裴叶:“……”

    他用比较通俗的比喻解释:“假设天道是程序猿,熬夜肝了许久,熬秃头发才肝出来能运行千万年的代码。结果运行没几年,出现了一段BUG,你就是那个BUG,也可以视为一串病毒。原先代码设定魔族兴盛,之后的程序才能顺利运行下去,结果你让妖族兴盛了……若是袖手旁观,情况有可能比起初的设定好一些,但也有可能更恶劣,天道势必会自动纠正……”

    裴叶:“……”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当年你出现在我面前是不是有别的意图?”

    妖皇真是一串病毒,某人的前世可是天道在上古大陆的代言人,相当于电脑管家吧?

    电脑管家不杀病毒还维护病毒反手捅电脑和程序猿一刀……

    某些流氓软件出身的杀毒软件都没这么流氓啊。

    权执夷摇头,无辜道:“我没有,而且我们初见面那时,我也才刚诞生。”

    准确来说,他苏醒再晚一点就要被她吃下肚子了。

    他现在还记得那时的惊险。

    彼时的他还在一片竹林,作为天地灵气酝酿幻化的灵物,本身不属于上古大陆任何一个种族,真要说种族,大概跟天道是同源的。苏醒之时,往往会将自己第一眼看到的事物当做自己的原型。他在一片竹林苏醒,自然也幻化成了竹。从他苏醒到消化天生就会的能力需要时间,也是他最虚弱的时候,然后他就被冲进竹林找干粮的幼熊拔走了……

    也幸好那时的妖皇还小,好骗,他就骗对方自己是同类,是一根竹精。如果她不吃自己,自己就每天供应她最鲜嫩的竹笋、嫩竹,这样它就不用每天都为了食物奔波劳碌了。

    年幼的妖皇抓着自己馋了许久,在一时爽和一直爽之间,犹犹豫豫选择了后者。

    【你不能骗我。】

    说着那只胖达幼崽吸溜了一口口水。

    之后百余年,一熊一竹就在上古大陆一角晃荡流浪。

    妖皇将他本体开发出了上百种用法……例如野外流浪睡觉当抱枕,最常用的还是当棍子抽敌人。敌人疼不疼他不知道(基本是一棍子下去脑浆开花),但他是挺疼的。

    直到他化形脱离竹身才结束这种磨人的日子。

    权执夷絮絮叨叨说着这段过往,裴叶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她说:“我恢复的记忆还没这段……你这样都能跟妖皇恋爱,你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权执夷断然否认:“……我没有那个病,而且请用‘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来形容我俩的关系。”

    裴叶吐槽:“还是青梅竹‘熊’吧……”

    权执夷:“……”

    吐槽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我们一开始是很正常的伙伴关系,那几百上千年我们满大陆浪,到处结仇家,挺开心的。但后来……谁知道妖族还有玄素期这种东西……第一次来势汹汹的……”他说着说着耳根子红了。

    裴叶:“……这段记忆我也没有。”

    权执夷松了口气,表情自然了许多:“就是……你先动的手!我那时候也不懂……等我懂了,渣都不剩了……还能怎么办呢?还说对我负责,你当妖皇,我给你当妖后……你记得吗?”

    这回不仅耳根子红得滴血,脖子脸颊都红了。

    裴叶:“……”

    这话她怎么一个字都不信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