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8章 1038:这只雌性好讨打

作者:油爆香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妲香说完,几个雄性兽人纷纷露出吃苍蝇的表情。

    一想到这只气味极具攻击性的未成年雌性拥有了他们眼中甜美可爱的成年雌性,雄性兽人的掠夺本能就在血液中沸腾翻滚。

    这怎么行?

    这是违背兽人大陆千万年公序良俗的悖逆之举!

    雌性只配强者雄性拥有!

    这是所有雄性兽人的共识。

    其他雄性兽人对着裴叶怒目而视。

    那表情活像是她掘了他们祖坟,还将先祖骨灰扬了。

    “但你要知道,雌性是无法带给你足够生存资源,甚至无法让你过上安稳幸福的日子。”

    金狮作为部落族长比其他雄性兽人稳得住,目光温和地看着安妲香。因为空气中飘散着这只成年雌性甜美勾人的气息,说话的语气也不由自主地缓和下来,谆谆劝导。

    “她不行?那谁能行?”

    “自然是强大得能配得上你的雄性兽人,才能带给你真正的幸福。”

    安妲香:“……”

    不知道是她脑中废料太多还是金狮的眼神不对劲。

    她总觉得金狮口中的“幸福”应该写作【性】福。

    “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无关。”

    “不不不,跟我们有关系的。你们年纪不大,所以不知道每一个雄性兽人都有义务帮助、保护年少无知被蛊惑走上歧途的雌性兽人。”金狮将不友善的目光投向裴叶,“雌性兽人之间有这种关系是畸形的,这是错误,更是一种病。不过你们放心,我们会帮助你们治愈它。”

    安妲香听了张了张嘴。

    半晌才反应过来金狮这话的意思。

    眼底对他身材和样貌的些许欣赏荡然无存,只剩下纯粹的厌恶和讨厌。

    “你这话可真让人恶心。”

    安妲香直言不讳。

    金狮摇头,固执道:“你这是受了她的蛊惑,所以我不怪你。你的见识太少,年纪太小,如果你去兽人大陆多走走,你就知道雌性和雌性之间有这种依附关系是多么荒诞的事情。”

    雌性兽人即便不能被雄性兽人拥有,也不能属于雌性兽人。

    他的教育和成长环境告诉他,眼前两只雌性兽人的关系是畸形且病态的,需要雄性兽人的治疗。只要被雄性兽人拥有,便会知道正常的雌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眼前的雌性被误导了。

    安妲香气得小脸涨红。

    金狮在内的几个雄性兽人,此时在她眼中跟那些肥头鼓脑、肥胖丑陋挺着硕大啤酒肚的油腻猥琐男没有丝毫区别。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原先只有草木清香的空气多了十几道古怪恶臭,那味道有些像臭鱼烂虾,有些像暴露在艳阳天下的粪坑,有些像腐烂生蛆的腐尸……

    她一个没忍住,捂着嘴弯腰干呕起来。

    卧槽,太TM臭了!

    她这个举动也让雄性兽人们黑了脸。

    雄性兽人碰到看上眼的雌性兽人都会释放自身的气息,试图吸引雌性的目光。

    雌性对他们的好感越高,气息就越好闻。

    例如金狮,部落许多雌性兽人都说他的气息很像阳光,嗅到他的气味仿佛被暖洋洋的太阳包围,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感能让雌性快速沦陷、臣服。不过金狮标准高,为人傲。

    给他做媒的不计其数,但他从成年到现在都没有看上任何雌性。

    总觉得那些雌性都很庸俗孱弱,就跟野草一样普普通通,他梦想中的梦中情雌,应该是最美的娇花,有着娇嫩的颜色、美丽的面庞、柔软的身躯和香甜的气味。看到安妲香的一瞬间,他就有种自己的心要冲出胸腔奔向她的错觉。金狮便知道,她就是自己苦等的梦中情雌。

    碰到喜欢的雌性,怎么能克制自己的气息?

    他跟其他雄性兽人一样,希望安妲香能青睐自己。

    谁知道雌性居然吐了……

    那一瞬间,金狮仿佛被人当头砸了一锤子,脑门星星直冒,紧跟着便是自尊心被损伤的羞恼和愤怒。不过,雄性兽人是不会对可爱的雌性动粗的,于是将怒火对准了裴叶。

    裴叶:“……”

    似乎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她拽拽拴着青的藤条:“这个人质你们还要不要了?”

    “羞辱我们部落英勇的战士,按照部落的规矩,我们将对你发起挑战。败者将由胜者完全支配,不管是要他成为奴隶还是要了他的命。”

    “你的意思是,你们不准备将青赎回去,他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任由我支配?”

    金狮道:“不,不是赎。将你打败,自然就不存在这种羞辱。”

    青是他看好的族长候选人,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如果不是青,而是随便哪个雄性兽人,金狮都不会专程跑这一趟。

    对雄性兽人而言,失败是耻辱,部落不接受一个连雌性都无法征服的废物。

    裴叶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早干嘛不说,浪费她时间。

    “如果我赢了你们,你们也将为我服务?”

    金狮听了唇角勾起冷笑,其他雄性兽人则嚣张得多,哄笑开来。

    “我们族长是他木木部落最强的人。”

    “没有雄性兽人能战胜他,更别说雌性兽人。”

    裴叶点点头:“也对,我也挺嫌弃你们这样空有力气肌肉没有脑子的。”

    几个雄性兽人被裴叶彻底激怒。

    本来她的气息就充满挑衅,让人暴躁想打她。

    因为她未成年才一忍再忍的,没想到这个雌性还这么不知好歹。

    有必要让她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安妲香抽了抽嘴角。

    她不太懂,为什么这些雄性兽人看到她都想跟她干点儿不河蟹的事情,而看到国宝……还是那么可爱的国宝,居然想打国宝?

    不是很懂你们兽人的思维方式。

    裴叶将长棍对着金狮鼻子,淡淡道:“不过,多收几个干杂活的,聊胜于无。”

    安妲香:“……”

    这也太拉仇恨了。

    金狮身边的雄性兽人忍不住大吼一声,原先只是略厚但不乏性感的唇突然长得老大……一口几乎能吞下好几个成年人的头。腰上遮挡的树叶小裙子爆开,化成了一只两米多高的黑皮河马。

    安妲香哪里见过这个,当下惊恐地叫了一声,抱着小木人往反方向逃了两步。

    裴叶脚下一个爆发蓄力,迎着朝她冲撞来的河马抡圆棍子。

    安妲香怕得闭上眼睛。

    下一秒却听到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还有雄性兽人们的喧哗。

    谁能想到,大河马居然被只矮小,看着四肢软趴趴的雌性兽人,一棍子打断前门牙。庞大身躯在巨力压迫下节节后退,附近地面也随之震颤了两下。

    那颗带血的牙咕噜着滚到金狮脚下。

    裴叶又一个暴跳,一跃数米,长棍击向重心不稳的大河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