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5章 1055:在兽人世界发展经济(下)

作者:油爆香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630SHU.

    “真、真的吗?”

    少年干净的声音多了几丝羞窘。

    裴叶失笑。

    “你我之间,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

    没妖皇记忆前,她只当这是二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不管崽崽是卖萌撒娇还是装痴卖傻,她都以游戏者的娱乐心态对待。

    随着副本增多,逐渐上心,将其从“游戏角色”定位改为“有默契的朋友”。合作的时候不用说就能知道彼此打算,这是相当愉悦的相处状态,欣赏的同时还多了点儿好感。

    获得妖皇记忆,定位改成“曾经有过一腿的老相好”。

    也越发觉得这个“阿崽”过于谨小慎微和不自信,小心翼翼又患得患失。

    就在裴叶以为他睡着的时候,手机终于传来一道熟悉而又久违的低沉青年声。

    “阿叶,我担心你走了或者不再喜欢我了,更害怕你的归来又只是我做的一场梦……类似的梦境,这几万年间我经历无数次。”青年的话一字一字传入她耳畔,“每次,我都没留住你。”

    妖族大多单纯且一根筋,妖皇的世界自然也很简单,一生基本能总结成三个阶段——捡破烂、带着他一起捡破烂、带着他跟妖族一起捡破烂。至于“捡破烂”具体怎么操作,这不重要。

    反正在他看来妖皇是最单纯的。

    裴叶呢?

    她是人族。

    尽管她现在还很年幼,才三百多岁,但经历过的复杂却是几个妖皇捆一块儿都比不上的。要知道上古大陆也好,这个时代也罢,人族从来都是万族之中七情六欲最多最复杂的种族。

    复杂意味着变数增加。

    容易多情也容易寡情。

    青年没从裴叶身上感觉到当年妖皇对他的欢喜,再加上之前的心理阴影,自然会不安。他当然知道披着先前的游戏形象,裴叶能更加放松更加垂怜自己,但总有些淡淡的不甘心。

    他的本尊就这么见不得人?

    于是故意绕过了系统更新第二形态试一试水。

    一试,一颗心差点儿哇凉哇凉,系统和烛照的两只分【身】还对他人参公鸡。

    委屈???。

    裴叶讪讪地熊爪摸脸。

    怎么听着……

    自己好像很渣的样子。

    “……你也不用这么悲观啦,往好了想。退一万步说——即便现在是梦境,我也是你梦境创造出来的,但至少在梦境停留的这些时间,我之于你而言是真的,你我同在。”

    青年道:“每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裴叶:“……”

    又一次熊爪挠头。

    所以,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曾经如山岚青竹、清朗疏阔的人,变成如今患得患失有些小怨妇情绪的“阿崽”?只是她这回没说什么,而是将手机放在胸口心脏鼓动的位置。

    气氛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裴叶逐渐生出困意,青年声音再度响起。

    “因为我的疏忽大意,我的神识无法投映在这个小世界,帮不到你。”

    裴叶道:“我说了,你最重要。即使没有你,我的能力也能完成任务,你难道不信我?”

    “从未怀疑,只是——这次与以往不同。”

    “哪里不同了?”

    裴叶打了个哈欠,数星星维持清醒。

    “你知道的,在我之前,天道也曾钦定六名圣君,在我之后还有三名。”

    裴叶点头:“这个我知道,他们还全部狗带了。”

    论骚还是天道操作更骚。

    号玩坏了就再起一个。

    分分钟满级满神装,陆陆续续搞了十个。

    难道是因为都是速成号,所以没感情,折了也不可惜吗?

    裴叶不负责任地想着。

    听青年说道:“其中一人就长眠在这个小世界,她还醒了,对我有恶意。”

    “对你有恶意?”

    “我在小世界准备的投影就是她杀的。”

    青年省略了那一大段的嘲讽和滚地摩擦。

    “你是觉得我会受你牵连被那位刁难针对?甚至,杀了我?”

    “不无这个可能。”

    裴叶摸出香烟点了火,吐出一口烟圈,浑不在意:“哦,那就看情况,不行就撤,游戏失败顶多亏损一部分功德。反正欠着近百亿的功德,债多了不愁。”

    “但你不是强迫症?”

    裴叶嗤笑:“我有强迫症不假,但跟重要的人以及自己小命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

    青年轻声嗯了一声。

    困意上涌,裴叶打了个哈欠翻身睡觉。

    “困了,我想睡觉。”

    青年:“晚安,好梦。”

    “你也是。”

    手机息屏。

    游戏内——

    小黑:【茶言茶语。】

    小二黑:【茶里茶气。】

    青发青年穿着浴衣,披散着长发坐沙发上浅笑。听到两只“黑色晴天娃娃”的控诉,单指一点,灵力凝聚成白绫将它们捆做一团,他道:“我说了,不需要嘴巴我可以帮你们将它切了。”

    小黑:【又绿茶又白莲。】

    小二黑:【明明是黑莲老绿茶。】

    卖惨还真像那么回事。

    什么患得患失、怕不被喜欢、怕人会走?

    小嘴叭叭怪好听的,实际上呢?

    心可黑了。

    也就妖皇记忆还停留在当年会被骗。

    不可否认他曾经白过,但现在早TM黑透了。

    青年冷哼,不客气地将它们丢到了隔壁万兽园。

    【淦!】

    第二天。

    安妲香在敲敲打打中醒来。

    她迷迷糊糊洗了一把脸,以指成梳抓了抓头发,系好,准备去准备早饭。

    刚靠近厨房就嗅到浓浓的食物香味。

    推开门,一道略显清瘦的青年身影映入眼帘,他正站在灶台旁动作娴熟地忙碌。

    听到动静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又淡淡偏了回去。

    尽管只有一眼,却看得出这名青年五官极为精致,额前碎发刘海虚遮着双眉,其他青发松垮束在脑后,以一枚造型古怪的玉扣束缚,玉扣之下的发编成巴掌长的辫子,落在肩头。

    最重要的是——

    青年没有穿着兽衣兽裙,而是白衣青衫。

    除了青色的发和烟灰色的眸,以及略深邃立体的五官,其他怎么看怎么像个古人?

    跟兽人世界粗犷开放还没节操的画风格格不入。

    “你你你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快点出去,不然我喊人了!”

    青年执着木筷,熟练打鸡蛋,吝啬给她一眼。

    “这是我家。”

    安妲香懵逼地眨眨眼。

    难道她又穿越了?

    不信邪地退出去看了一眼屋外景色,兽人城破土动工还是昨日的模样,隐约能看到远处地平线有勤奋的他木木部落打工人影子。也就是说,这屋子就是她跟橙姐的木屋。

    那可是她的家!

    她没有再次穿越。

    安妲香气得冲进厨房。

    “什么你家?这里是我跟橙姐的家,你出去!”

    青年抿着唇没说话,但那双没什么感情的烟灰色眸子却看得安妲香莫名胆寒。

    她下意识退了一步。

    “你、你再不出去,我真喊人了——”

    “怎么了,吵吵闹闹的?”

    安妲香激动转头:“橙姐,有人闯——”

    话戛然而止。

    因为说话的不是熟悉的国宝,而是个身材高挑比她还高了一个头的女人。

    兽皮抹胸和兽皮裙,露出纤细匀称的腰肢,还有那两条光溜溜的,超级笔直的大长腿。

    再看脸,莫名透着股说不出的成熟与慵懒气息。

    不过,安妲香的视线都在裴叶腰肢上。

    那细细的腰线——

    她好想伸手摸一摸。

    “橙、橙姐?”

    裴叶放下抱臂双手,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这次化形也出乎她的预料。

    天边照样未升,裴叶就收到系统的更新通知。

    内容大致有两个。

    【许愿池上新。】

    【更新伴侣陪伴玩家模式。】

    当然,本质都是一个词——

    氪金。

    财大气粗的裴叶直接氪解锁伴侣陪伴模式。

    于是,就有了安妲香看到的古风田螺公子崽。

    几乎是崽出现的一刻,裴叶也感觉束缚身体的某种枷锁解开,化出了人形。

    备注,没穿衣服。

    此时的裴叶:“……”

    她淡定拿了张兽皮,随意裹了裹。

    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