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一十九章:新的机会

作者:荆棘之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一月初,当风开始变得凛冽时,丁薇裹着羽绒服,接到了吕成的电话。

    那会儿刚下课呢,陡然降温,以至于不得不夸张地将羽绒服捞了出来,正跟陈思雨一起掰着指头数着日子等供暖。

    可惜陈思雨这个充满铜臭味的女人,此刻根本不了解她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的心情,反而满脸期待的搓了搓手。

    “可算是降温了。”

    “我的羊毛衫儿呢大衣还有羽绒服,之前销量一直不温不火的,就等一波大的了。”

    买衣服也是要看心情的。

    比如大夏天,谁乐意买棉衣啊。这会气温初降,所有人都感觉在外行走的冷,偏偏距离供暖的日子还有半个月,自然会将目光放在冬装上头。

    南边儿更是压根儿就没有供暖。

    不趁着这段时间不理智的日子疯狂外卖,啥时候赶销量啊?

    之前天气寒冷的时候倒也不是没卖,但是规模总跟现在是不同的。

    她的网店如今已经有专门用来发货对接的仓库了,规模日渐庞大,若非仍在不断投资扩张,创立品牌以及对接生产线,今年下半年,陈思雨就该能安排一套房子了。

    但是这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拥有了自己的生产线和设计图,再加上原本进货的渠道越来越广,如今每天的现金流水也是了不得的。

    赚钱的速度跟一开始做个网店卖家截然不同。

    最迟年底,她肯定能在帝都给自己安排下一份家业来。

    白珊珊看着两个好姐妹,此刻万分高兴:

    “真好呀,你们凭着自己的奋斗都要在帝都安家了,太开心了。”

    她嫂子都设计工作室,在帝都她哥以后工作重心和迁移也要往周边发展,很大可能她自己以后也是要长留这边的。

    所以亲近的姐妹以后眼看着也是留在这里,岂不是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陈思雨得意洋洋:

    “那可不,我出马做生意,还能有谈不成的时候吗?”

    说着还有点美滋滋的:“我跟小杜哥可商量着呢,趁现在政策不严,一人先占一套的名额,结了婚谁也不怕谁。”

    白珊珊肃然起敬:“没想到啊,你们这才刚谈恋爱就想这么久了。”

    丁薇也是点头:“有那么点资本家未雨绸缪的范儿了。”

    陈思雨脸红了:

    “小杜哥说,让我抽空的时候看看房子,他要买一套我喜欢的,按我的想法去装修。”

    “所以我也决定,买一套我喜欢的,到时候按照你们俩的意思来装修。万一以后我们两个人吵架。咱们三个就在那房子里聚首,省得去谁家都不方便。”

    这:……

    丁薇和白珊珊神色复杂。

    “你考虑的真是未免有些太周到了。”

    白珊珊倒是纳闷儿:

    “都到结婚的年龄了,我总不至于还住现在这小房子吧?肯定有正儿八经的住宅呀。”

    “到时候你们谁要过去,想住哪一层就住哪一层了,干嘛还要搞得这么复杂?”

    陈思雨:……

    一百多的房子真委屈您了。

    哼,面对土豪,一腔姐妹情深错付,她郁闷极了。

    “那行叭,那我就瞅个合适的,到时候租出去收租金好了。”

    “行啊。”

    丁薇还在拿着手机发信息,这会儿头也不抬:

    “那你干脆买个门面房嘛,说真的我也想买,不过现在还没有看到合适的楼盘。”

    真要买也不是买不着,不过她手头如今的分红大部分投在股票上了,房产这方面预留的不太多。

    所以,想要再精挑细选一个潜力大些的。

    但新楼盘附带的门面早早就被帝都的有钱人拿下了,一时半会还真没注意到有什么新的。

    陈思雨倒是若有所思:“有这想法,不过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合适的。”

    吕成的电话就是这时候打过来了。

    “丁薇,我之前听说你在买房子,我现在租的这个院子房东要卖,你有这个意思吗?”

    丁薇愣了一下。

    “玉池区那个房子吗?那地段挺好的,怎么要卖了?”

    ……

    电话里到底还是有些说不清楚,二人相约了面谈。

    这不,中午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丁薇还是开车特意过来看看房子。

    毕竟是玉池区啊。

    这可是被划在二环内的老城区。

    周边建筑甚至连楼高都有限制,虽说环境老了些,但随着后期不断发展,老城区的改造也逐步进行。

    除了部分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没法处理的老旧房屋。

    而且就算不单单考虑这个,周围各种商超档次都有,周边相对发展的还是很繁荣的。

    要说玉池区,丁薇现在是看不到这些发展前景,这个地方都是老旧民房,历史遗留问题不好处理,也算是拖了有些年头。

    对于她来说,判断一个地方好不好,最直观的参考就是房价。

    …

    虽说玉池区的发展耽误了几年,但奥运之后应该就会慢慢开始改变,房价也在逐步飙升。

    她所了解的房价不多,仅限于自己想买房子的那两年所查到的价格。

    那会儿玉池区基本都是四合院居多,并非古宅,而是后来再建的。

    但即便如此,价格也已经炒到了均价十一万元。

    没说的。

    既不是金融大鳄也不是专业炒地皮的,看到这等好机会,丁薇只想迅速拿下。

    她的急切促使着她接到电话,立即就约了时间上门来看。

    上次只是来办事的,并没有看到房子的样子,如今吕成也特意站在门口等她,想要细细跟她说清楚这房子的情况。

    珍珠正带着一群大姐大妈们在厨房里包包子,这个工作如今由于在超市供货,也在周边打开了口碑,因此是从早到晚的。

    丁薇来了,她也顾不得张罗,只是出来打个招呼,很快又洗了手重新回去了。

    ……

    在吕成的带领下,丁薇大略看了看房子的样子。

    其实主要还是看地皮大小和位置,至于住的地方这边是他们隔出来的卧室和客厅那头是工人们赞助的大通铺,可实在没什么可看的。

    “嗯,房子果然很破。”

    说这话时她语气平淡,倒没有很多失望,吕成看看她的神色,也笑了起来:

    “租的时候还破呢,只不过我们俩又把地皮和屋子重整了整。”

    “但是面积可不小,前前后后加一起都接近三百平方了。”房屋占一大半,院子也有不小的面积。

    他在郊区拿的那栋楼也就这么大,不过人家是踏踏实实全盖成大排楼了。

    …

    但丁薇不怕破。

    说实在,破点,反而更利于她干脆推倒重建。

    前两年帝都推行新政策,鼓励私人购买四合院进行个人维护,也是减轻政府负担。

    不过稍微有点历史又足够精品的房屋,大家一时都去申请古建筑保护。这么着是在政策上有一定倾斜,比如补贴什么的。

    但也有个弊端,那就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方法收拾屋子,边边角角出了问题都得向上层层报备。

    像这种纯地皮想要推倒重建,只需要申请个房屋改造就行了。

    吕成也是打听清楚这些,才把电话打给丁薇的。

    不过他倒没有抱多大希望,只是记挂着这事儿,顺带着问问。

    毕竟,这房子如今也没占太大优势。

    如今,玉池区建筑低矮,巷道狭窄,还未能完全开发。

    稍大一点的车子都进不来。

    整条巷子一二十家,基本都是这样的旧院子,一度也是片区领导的心中的重中之重。

    ——这里的房子,不好卖呀。

    …

    因为卖出去,想要重修重建都得保证跟周边风格一致,不可以出现过分现代化西式的各种小楼,偏偏家家户户都带着大院子,以至于连雄心壮志的开发商都不敢轻易接手。

    若非如此,也不至于等丁薇如今来捡这个便宜。

    “这老房子看着也住了几十年了,怎么会卖呢?”

    一般上了年纪的人这种房子都会留个念想的。

    吕成笑了笑:

    “这是房东老太太跟老伴儿从他们的父母那里接下来的房子,不过他们跟爹妈当年因为历史问题,早早就断绝关系,感情不深。所以房子在她心里倒没那么重要。”

    …

    最主要的是,老太太缺钱。

    别看房东老太太生养了两个儿子,但两个儿子没教好,没一个孝顺的。

    娶了媳妇,生了孩子之后,一家人更是总想从她手里抠出一点来贴补他们各自的小家。

    老太太手里的钱,就这么一点一点被套的一干二净。

    手里没钱,儿子孙子都不过来,老太太心里多少也明白。

    但作为传统老母亲,明白归明白,该贴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这不好不容易攒了点儿,再加上房租和押金,结果照顾两家孙子孙女的时候又都贴进去了。

    刚住进去手里有钱的时候,两家儿子没有不乐呵的,天天妈长妈短,亲热的不行。

    今个儿说我们家宝宝上幼儿园辅导班要加钱。

    明个那家说给单位领导送礼钱不够。

    一来二去的,很快就都贴没了。

    等到老太太大早上买菜还要找两个儿子要钱的时候,家里的嘴脸就变了。

    也就是那么不巧,老太太大早上起来买菜的时候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这年头可没什么面面俱到的医保。

    本来伤筋动骨就得百十天,老人家年纪又大,还得人精心照顾着。

    没有钱,两个儿子也就在床头站了一会儿,不是加班就是回家就照顾小家去了。

    老太太可算看透这哥俩了。

    偏偏两个儿子还都有话说。

    “妈,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干啥事儿都不注意着点。买个菜你还都还能摔倒……”

    “就是,妈,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们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带孩子,这多累呀。”

    “妈,早跟你说住我们这楼房你不习惯,你还不相信……”

    当妈的老泪纵横。

    上年纪的老太太,饥荒年月都过过来的,身子骨能有多硬?

    这么大年纪早上四点多都要起床去菜市场抢新鲜菜,为的都是谁?

    两个儿子楼上楼下的住,孙子孙女儿六点半就要出发——不出发不行,幼儿园挑了个好的,可不就离家远吗?

    又嫌超市里的菜没有菜市早上的新鲜,四点半起来买买菜,来回收拾一下,可不就刚好赶上吗?

    她一个人过了这么些年,要不是两个儿子说孩子没人带,吃的没营养,老太太也不会一家一个月轮流照顾着,也不至于一大早四点多就要起床买菜做饭。

    如今得了个什么呢?

    住院也要花钱,老太太没钱,医院只管找家属要。

    弟兄俩商量一阵儿,回来就跟他妈说:

    “妈,我们想好了,咱们毕竟是一家人,我们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就是现在手头没什么钱,你也知道,工作还要打点,小孩还要上学……你这个病可得花不少钱来养呢,我们还得找人来照顾你。”

    “要不这样,咱家那破房子给卖了吧,卖了的钱给您看病。刚好我们弟兄俩也能换个大点的房子,顺便再买辆车,以后你随便住哪家都自在。”

    老太太沉默的看着兄弟二人,这会儿眼里泪花浮现,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点头答应了。

    ……

    说起这个,吕成也是唏嘘。

    前段时间老太太提涨房租的事儿,就是看能不能给孩子一点儿想头——这房子租出去房租会涨的。

    但谁也不是傻子,吕成和珍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什么呢?

    老太太最终只能叹口气。

    “本来还想着等我走了以后,这房子你们弟兄俩平分,既然现如今这状况……那钱就分三份,我留一份,以后养老不叫你们操心。”

    说到钱,弟兄俩还管什么以后呢?

    拿到手里才现实,省得叫自己的兄弟占了便宜,从老太太那里哄的多了。

    一咬牙,老太太这房子就决定卖了。

    不卖?

    不卖不行啊,自己躺在这医院病床上,儿子不好好照顾的话,她老婆子岂不是一直要瘫到死了?

    …

    “我们租这房子还没到一年,所以最先知会我们。”

    吕成对丁薇解释道:“我感觉这个地方看着挺好的,所以才想着问问你。”

    看来是问对了。

    看丁薇这认认真真观察的样子,肯定是心里有想法,吕成心里忍不住涌起一股子满足感,总觉得自己是真的出上力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