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二十一章:是个男孩

作者:荆棘之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海涛如今在学校算是已经习惯了。

    帝都的天气比江州要显得干冷许多,但是只要一想到再过两天就要有暖气,从来没享受过暖气滋味的大男孩还是相当期待的。

    再说了,男孩子火力旺,现在这天叫冷吗?叫冷吗?

    他回宿舍把带的早饭放在桌子上,接着咣咣几脚踹着旁边的两个床。

    “快快快起床吃饭。”

    室友们如同蠕虫一般慢慢吞吞从被窝里拱了出来,接着游魂一样上厕所的上厕所,洗漱的洗漱,还有那不讲究的,直接捞起袋子里的包子,又重新爬上床。

    ……

    周海涛瞪大眼睛。

    每看一次,他的内心观感就要被刷新一遍。

    “下来洗洗手你都舍不得……谁知道你夜里手指头有没有抠过脚,抠过鼻子!”

    缩在被窝里的七尺男儿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这不隔着塑料袋子的吗?”

    “再说了,我昨晚上先抠鼻子再抠的脚,没啥。”

    简简单单两句话,说的宿舍里大家伙儿眼神都不对了。

    周海涛庆幸自己已经在食堂里吃过了,不然这会儿真的再吞不下去别的东西了。

    而从卫生间里钻出来的男生则二话不说搂住他的肩膀。

    “哥们儿,你之前说的给咱带咱姐的签名,啥时候去办呀?”

    周海涛胡疑的看了看他,总觉得他好像也不那么干净,但这会儿问及正事,思维被转移就干脆的说道:

    “这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问问她。”

    ……

    话音刚落,这头电话就响了起来。

    周海涛看了看屏幕,立刻就接了。

    “喂,妈,什么事儿啊?”

    当妈的在那头问道:

    “海涛啊,你最近去看过你姐没有啊?她生活费真够的吗?”

    周海涛干咳一声,这会儿摸摸鼻子,镇定地说道:“够,我姐兼职赚钱还挺多的。”

    当妈的在那头松了口气:“那行,你跟你姐说钱多了就自己攒着,不要乱花,也不要给家里人,谁要都不给。”

    这话说得很严肃,还带着气,周海涛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丁丽萍在那头叹了口气。

    “你大舅妈昨天做B超,查出来怀的是个男孩。”

    “男孩就男孩呗。”

    周海涛撇撇嘴,不屑的说道:“真要是女孩还不知道要怎么造孽呢,是个男孩也行,心心念念的盼着,这么一次解决,挺好的。”

    他如今已经是个成人了,对他舅那摊子思想简直是一万个瞧不起,这会儿说起话来也是相当的没尊重感。

    ……

    但丁丽萍如今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她只是听着自己这傻儿子说话。

    “你呀,年纪小想不到。”

    “你大舅妈虽说想要二胎,可她年纪毕竟放在那儿,身体底子也在那儿,这要怀的是个女孩,她们不要,以后身体条件不允许,那说不准也就算了。你薇薇姐以后日子也能轻松点。”

    “但现在是个男孩,他们那想法我能不知道吗?就跟你爷爷当初一样,就得靠家里头女的拼死拼活供男孩儿。”

    “这不是给你姐姐找事儿吗?她就算再有能耐,爹妈一折腾一闹,该给的钱不还得给吗?”

    周海涛才不怕。

    “我舅他们不是都说了以后不管了吗?现在连生活费都不给,难不成还指望我姐去孝顺啊,没这个道理。”

    丁丽萍也是不屑。

    “嘴上说的断关系那么轻松,可万一你大舅他们要是豁出脸皮了,这关系怎么可能断得了呢?这天底下,不管是爹妈想跟儿女断关系,还是儿女们想跟爹妈断关系,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麻烦啊。”

    丁丽萍在那头连番叹气,叹的周海涛心绪一片烦乱。

    ……

    他没好气的说道:“得了吧,妈你想的也太好了。”

    “就算我大舅他们没能生个男孩,你瞧他们以前对我姐那个样子,以后难道还能更好吗?”

    “不可能的。”

    “他们只会想办法从她手里弄钱,给自己攒养老钱,自己享受。现在有个男孩,只不过从攒养老钱变成养弟弟的钱。”

    说来说去也说了他一头火——怎么样就没变。

    “真tm不要脸。”

    “你行了啊!”

    大姑在那头不咸不淡的说道:“我们这当姐的说两句也就算了,你当小辈儿的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啊。”

    周海涛嗯嗯点点头,这会儿啥心情都没有了,只是说道:“那行,我今天抽空去看看我姐,顺带把这事给她说一说。”

    丁丽萍也松口气:“行,你跟你姐面对面的沟通好说些,多劝劝她,有钱了千万要攒好,一分钱不要往回拿,也别跟家里说钱够。”

    “这边儿我先替她看着,让她别操心,好好学习。”

    “嗯。”

    周海涛闷闷的应了。

    ……

    姐弟俩也有个把月没见了,丁薇拉着可怜孩子到附近的一家火锅店咣咣咣咣先上了四碟大肉。

    然后心疼的看了看原本英俊帅气的弟弟,如今这憨厚仿佛农民工的黢黑脸庞。

    好在虽然黑,但颜色是均匀了许多。

    军训汇演当天她其实过去了,是想给弟弟上个粉底什么的,深色号的粉底都找白珊珊借来了。

    可万万没想到,并不成熟的男子汉十分严肃的拒绝了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自己堂堂男生涂脂抹粉。

    丁薇心说:臭直男。

    你怕是不知道,再过十几年,有多少个涂脂抹粉的男生光在直播间里就给女生安排了多少钱。

    ……

    周海涛摸了摸脸。

    “姐,你看我白了许多吧。”

    她跟丁薇一样是白皮,当时军训晒的虽然黑了些,但并没有特别严重。

    谁知等到防晒加补水一通操作,通过军训汇演之后,黑色素仿佛这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刷刷刷刷就占据了他的全脸,以至于如今看来,比军训那会儿还黑呢。

    就算是弟弟,丁薇也做不出昧良心说话这种事,这会儿毫不犹豫的转移话题:

    “来来来,吃肉吃肉,你们科技大的伙食也不知道好不好,哎哟,这怎么都瘦了呢?”

    语气相当浮夸。

    周海涛:……

    他摸了摸脸,好像明白了什么。

    行叭。

    学校确实也没外头的饭馆好吃,更别提大冷天的吃个火锅多舒服了。

    ……

    两筷子肉下去,他这才小心看着丁薇:“姐,我跟你说个事,你别激动。”

    “我能激动什么呀?”

    丁薇头都不抬:“你是想说我爸妈去看孩子性别了是吧?肯定是个男孩。”

    周海涛:……

    这怎么就猜这么准呢?

    丁薇看出了他心中所想,这会儿满不在乎地烫了鸭血:

    “我本来以为两个月前就该有消息了,拖到这时候,肯定B超都不止查了一次,百分百的保险。”

    这会儿孩子可都六七个月呢。

    拖到这个时候,白秀娟还在接着养身子,那肯定他们心里早就有谱了。

    如今这次检查,只不过是最后一道保障罢了。

    他姐这么淡定,搞得周海涛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犹豫了一会还是把他妈给的警告转过来:

    “姐,我妈说了,你在这边赚钱赚多少都不要跟任何人说,一分钱也不要往家里拿,我妈在家替你看着呢。”

    丁薇看了他一眼:“小孩子多吃点东西,别操心这些,你姐我还能吃亏吗?”

    周海涛冷哼一声:“那肯定会吃亏!这世道,但凡有脸的,都干不过没脸的、不要脸的。”

    丁薇“噗嗤”一声:

    “你这又是跟你妈学的名言警句儿吧。”

    “没事儿,你放心,你姐我如今赚多少你心里应该有谱,你看我跟谁说一个字了吗?也就你知道——你可千万不要辜负我的信任啊。”

    周海涛男子汉的责任感油然而生,此刻拍胸脯承诺:“放心吧姐。”

    说完又纳闷起来:“你不是说你有男朋友吗?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等到你男朋友见面,他工作就忙到这种程度吗?”

    “我不信。”

    肯定是社会渣男骗人呢。

    他姐这样又能干又自强,又能吃苦又漂亮的女孩,肯定被那别有用心的坏男人盯上了。

    ……

    “你不信也没办法呀。”

    丁薇叹口气:“他做信息工程的,如今跟着导师一起做项目,一个月都不见得能有哪天睡够八个小时。”

    “弟弟啊,你就委屈一下吧。”

    周海涛郁闷死了——难怪人家都说女生外向。

    “我就问一句,你还给他解释这么多,你谈个这样的男朋友,那跟没谈有什么区别呀?”

    他们学校那成双成对的男女朋友,天天浓情蜜意,恨不得拿胶水给两个人粘在一起。

    他没谈过恋爱,还没看别人谈过吗?

    就他们高中人家学生偷偷恋爱,都不是他姐这么个淡定的状态。

    丁薇:……

    小孩子太聪明了,贴心,但是也不好打发。

    “你呀。你放心,你姐不会吃亏的,等时候合适了,一定第一时间带给你看好不好?”

    周海涛闷头应了声,没再说话。

    ……

    但少年人藏不住事,等到吃了个七七八八,仍旧憋不住接着问道。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呀?”

    他没说别的,就问这一句,丁薇却已经懂了,这会儿回答道:

    “先上学,两年之后留在帝都找个工作,就不回去了。”

    “你大舅大舅妈要是愿意过来的话,我也能带他们到处玩一玩。不愿意过来呢,我每个月打点生活费回去。你也知道,帝都居大不易,也就能做到这样子了。”

    至于打多少生活费……嗐,她一个刚毕业的女孩,能有几个钱呢?

    别的,那肯定就是没有。

    “那他们要非要叫你回去呢?”

    丁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现在他们掌握着我的生活费我都没有听话,你觉得到那时候我能听话吗?再说了,我相信你的表弟肯定会替我牵扯住他们的所有精神的。”

    周海涛:……???

    什么表弟?

    转而又明白了。

    “那行。”

    周海涛彻底放下心来,这会儿又接着把旁边的菜往锅里下,吃得不亦乐乎。

    ……

    丁薇嘴上说的轻描淡写,回去还是仔细琢磨了好久。

    她今年大二,最迟今年年底,她妈肯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现如今养孩子跟过去不一样,她妈现在没感觉,等到孩子要吃奶粉、头疼脑热进医院的时候,恐怕就知道钱不够用了。

    但她爸妈那个性格,手头能有几个存款呢?

    钱是越花越少的,这时候如果再缺钱……

    那她这个女儿,说不定就要派上用场了。

    丁薇琢磨着,今年放暑假,要不要带谢言回去?

    这老丁家的高材生姑娘看上了一无所有的帝都穷小子,非他不嫁……

    这出戏应该也可以吧?

    但是他们家谢言这么优秀,凭什么叫他委屈装穷小子,还要忍受白秀娟和丁海洋可能的看不起和辱骂呢?

    体贴的女人可不能叫自己的男朋友受委屈。

    她下意识地转着手中的笔,这会儿认真琢磨起来。

    ……

    不用她琢磨,白秀娟这会儿也在做梦。

    “海洋啊,大家都说咱厂里要换领导了,你听说没?”

    半公半私的厂,每隔几年总要有一批领导换下来,丁海洋也没当回事。

    “换就换呗,也该是时候了。换了新领导,是不是该给咱们盖批福利房了?”

    按理说,每个员工都该有一个名额的,白秀娟应该也有一个……这批盖房子该轮到她了吧?

    白秀娟进厂还是结了婚之后辗转托关系花钱进去的呢,所以才没跟丁海洋分房子分到一批。

    可中间厂里效益一直不好,一直也没提盖房子的事。

    眼瞅着这几年工资福利慢慢上来了,新的领导一上任,总得有点儿好处吧,不然怎么坐稳位置呢?

    白秀娟喜滋滋的:“说不定真能赶上,刚好给咱儿子。不过,应该也没那么快,最起码也要到明年秋天了——”

    “不知道要多少钱?”

    现如今分房子可不是免费的,还是要掏钱的。

    只不过比市场价要便宜许多,给符合要求的员工一个名额罢了。

    丁薇在帝都买的那套已经租出去的房子,就是如今这么个状态。

    单位房,比市场价便宜许多,许多人家觉得不需要这么多房子,就把这个名额加点钱直接转让。

    而丁薇买的那个因为是有证的,所以整个小区的买卖都是额外加价卖的,不然程序会更简单。

    提到钱,夫妻俩对视一眼,这会儿都有点沉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