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二十七章:青春年少

作者:荆棘之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吕成有点不看好:

    “你那包子那么大一个,你速冻的,回去一蒸不就烂了?不蒸烂又怕蒸不透……可别给人家吃出毛病来。”

    那顾客可不管是不是包子的问题,他要找事儿,这不是坏口碑吗?

    珍珠有点不甘心:

    “那我做小的呀。”

    “现在小姑娘都喜欢小口小口的吃,我就做小包子,小馒头也行。”

    “还有咱前段时间那个煎饺锅贴,那个做成速冻的不也行吗?”

    吕成犹豫着:“这……应该行吧?”

    说起装修,他能讲出一万句。

    可论起包子,那他只会吃。

    然而珍珠却是越想越起劲,大半夜的觉也不睡了,直接穿着衣服坐起来,拿着白天看的杂志又开始翻动起来。

    ……

    珍珠有这个想法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吕成天天在外头给人家装修,除了见客户的时候,日常打扮都是灰头土脸的。珍珠天天在家领着一群大姐大妈们包包子,日常也是干净利落为主。

    但今年新招了两个大姐,长得也不错,人也实在,干活也踏踏实实的。

    就是脸上总带着愁苦。

    一问,才知道离婚没两年呢。

    时代发展太快,成功人士也太多。

    她们这种被浪花拍在家里头的家庭妇女,在奉献青春和热度之后,难免就要给新来的年轻姑娘们腾位置。

    不腾位置?

    那可由不得他们。

    张嘴找别人要钱的日子不好过呀!

    一群女人们叽叽喳喳,什么八卦没听来。

    珍珠这段时间顿生危机,都开始暗搓搓打扮自己了。

    ……

    她可想好了,她们家大成现如今大小也是个老板,自己这边事业再不跟上,那回头万一这男人丧了良心……找谁哭去啊?

    当然,珍珠也知道大成不是那个性格。

    但是这世界上的事儿,谁能百分百保证啊?

    就那两个刚离婚的大姐,人家年轻的时候跟丈夫一块儿吃苦受累的,什么委屈没受过。

    到头来不还是离婚了吗?

    所以,她信任归信任,自己该做的准备也不能丢。

    虽然她当年上学的时候成绩没有大成出色,很多大道理都不懂。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往上拼,总是有底气一些的。

    不就是开公司吗,谁不会呢?一点一点慢慢摸索呗。

    原先觉得多了不起,可看大成一天天的,居然也有了个公司——

    那这好像也不太难啊。

    ……

    吕成当然不知道珍珠现在就有婚姻危机了。

    事实上,他天天跟着一群装修工人们混,有时候忙不过来自己也要上手干活,灰头土脸的,还没哪个年轻小姑娘看上他这潜力股呢!

    他只是有点叹息。

    ——看来之前的苦日子让珍珠受了不少委屈,现如今就怕日子不好过,这么拼呢。

    这会儿只要有机会,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这个上进的劲儿。

    这么一想,媳妇儿都这么上进,他不能还靠着老本儿啊!

    白总给房子,那是人家大方厚道,可他想要真正在帝都立下脚跟,还得靠自己。

    白天白得两套房子的惊喜就忽然冷却下来。

    他干脆也爬起来,拿着这段时间在别家公司找的装修案例,在那里研究起来。

    ……

    深夜里,夫妻俩人各拿着一本书在那里看,俨然埋头奋斗准备考研的学生,这股子钻研劲儿着实让人敬佩。

    而伴随着夜色渐浓,吕成看着看着,突然将书本一合。

    “珍珠,你说丽丽她……”

    珍珠头也不抬:

    “那墙角那本杂志,是她最后连载的那部分,后来就没写了。你要实在想她了,你就看看。”

    珍珠眼神瞟他,似笑非笑:“看看你这当哥的在她心目中什么样子。”

    顺便死个心。

    ……

    看看?

    吕成苦笑。

    看什么?

    看她里,跟自己那么像的女主角的哥哥最终穷困潦倒,落魄坐牢?

    还是看女主角的父母老无所依,悔恨终生?

    又或者是嫌贫爱富、尖酸刻薄、贪婪成性的大嫂,最终不堪忍受债务,被人骗去卖到山村打断了腿……

    这种写法,让吕成连借口都找不出来。

    他知道有些人写是要套用现实来增加真实感。

    但是那些人写的里,真实感是靠安排亲人们走上绝路来表现的吗?

    名字那么像,家庭那么像,就连家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像。

    换一个不知道的人来,单单看环境和人物这么真实,恐怕真以为这是现实里发生的事。

    但凡吕丽心里有点忌讳,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写吧!

    ……

    吕成深吸一口气。

    “珍珠,我不是那个意思。”

    珍珠也放下书本,抬头看着他。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可把话放在这里。楼下的房子是打算给咱爸妈住的,我不管。你们要养妹妹养女儿,尽管把她接过去。”

    “但这套房子可是有我珍珠的份儿的,什么叫夫妻共同财产知道不?但凡她要敢踏进这个家门,你就别来见我这个媳妇儿了。”

    她这话说完,眉宇间闪过浓浓的伤痛。

    吕成想起她生孩子差点没命那件事,此刻忍不住心疼又愧疚。

    “珍珠,你别怕。无论如何,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她做错了。”

    “是丽丽对不住你。”

    ……

    珍珠却摇了摇头。

    “大成,我一直都不喜欢她,但这么些年来,我没对不起她。”

    “我知道你们觉得她害得我不能生孩子,我是因为这个才记恨……其实,我不是因为这个事怪她。”

    “真要说,倒霉事赶上来,她只是没拿钱而已,我伤心归伤心,不至于记恨这么久。”

    “但是大成,咱们从小就认识,我嫁进来那么多年,我对吕丽什么样,你看到过了。”

    “我们有哪一天对不起她了?”

    “可她又是怎么看待你和我的?”

    “我忍不了白眼狼。”

    ……

    吕成深吸一口气。

    “是,我知道。”

    他心疼地摸着珍珠的脸庞——曾经年少又漂亮的姑娘,如今也因为生活的沧桑,眼角生出了皱纹。

    他笑了起来:“我想跟你说的是,咱们现在日子过得好了,等把爸妈他们都接过来,一时半会儿的,咱爸妈肯定不会提起她这个女儿。”

    “可我上次看到丽丽了。”

    那天在早餐店,他可认认真真的看了看自己这个妹妹。

    “她现在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憔悴,如果一直是这么个状态的话,好日子过久了,咱爸妈肯定就又想起这个女儿了,到时候难免心软。”

    ……

    这是吕成藏在心里的想法,但他最亲近的人是珍珠,绝对不会瞒着她。

    “别瞒着爸妈。”

    “丽丽写的这些你知道的,关于她的信息,都别瞒着。”

    “楼下那套房子我写咱爸妈的名,她们想给吕丽还是给小海,还是接着给咱们,咱们不管,行吗?”

    那房子也有珍珠的份,吕成说这话时态度相当诚恳。

    “我这个当大哥的这么多年没出息,也让他们老来有个保障吧。”

    事实上,吕成的意思当然不仅仅只是一个保障。

    他刚才说的,他知道他爸妈绝对做得到。

    谁家当父母的不心疼孩子呢?

    哪怕有天大的错处,恨归恨,骂的再狠,该心疼也是要心疼的。

    ……

    现如今他和珍珠俩吃喝不愁,又有房子,孩子的未来也不用操心,他爸妈年纪大了,肯定会越来越念着这女儿的。

    到时候他这个当大哥的——原谅吕丽,那就是对不起珍珠。

    可不原谅,又夹在父母中间。

    吕成如今想开了。

    “当爹妈的都想一碗水端平,都想让出息的贴补那没出息的。”

    “房子我过给他们,一方面小孩上学有户口才能上。另一方面,我每个月给他们点生活费,小海的学费我付,其他的,我管不了。”

    “他们如果想贴补丽丽,那就该考虑考虑小海。”

    纵然心疼女儿,可儿子那么小,从小也没享过福,难道不该心疼吗?

    “丽丽的心里根本装不下任何人,她眼里只有她自己。”

    有房子和小海在那里,每个月再给点生活费,爸妈总不会再心软到控制不住的程度了。

    就像珍珠说的,贴补女儿他们不管。

    但他们这个家,是绝不能忍的。

    珍珠无声点了点头。

    反正是白得的房子,她们如今自己能挣钱,倘若这套房子能解决家里头接下来的事情,珍珠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她再也不想跟吕丽打交道了。

    ……

    吕成心里是有别的想法的。

    这是他当儿子的,唯一一次对父母用这种手段。

    儿子和女儿,总要选一个的。

    当年撕掉通知书的痛,到现在都萦绕在他的心里。

    他甚至怨恨老天——他知道家里穷,可村里人明明都凑够学费了,大学里还有补贴,可他爹偏偏这时候摔断了腿。

    妹妹又小,从来没有干过活。

    他妈身体又弱,如果照顾着家,没他帮忙,根本腾不出手去下地干活。

    他的大学梦就此葬送。

    明明他当初是那么的骄傲,最终却还是屈服现实,做了个孝顺孩子。

    ……

    后来丽丽大了。

    有段时间他给吕丽辅导作业,总觉得自己还在校园里,那些题他都会做,那些知识他都没忘。

    但是,他已经那么老了。

    丽丽考上大学的时候,他激动得落了泪。

    一半是因为骄傲,一半是为了自己哭泣。

    他是当大哥的,从小什么都让着妹妹。

    小海年龄那么小,吃东西也要先让着学习更费脑子的姐姐。

    为人子,为人兄长的责任感拉扯着他,让他作为家庭的顶梁柱,不断的靠着劳作来支撑着家庭。

    但曾经青春又骄傲的岁月,却永远再也不可能回去。

    他看着眼眶发红的妻子。

    只有这个曾经见证他少年时代意气风发的珍珠,才是家里真正懂他的。

    他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现在应该担负起的责任。

    其实……

    吕成有时候在心里会偷偷的想:

    以后家里只有一个孩子挺好的。

    这样的话,以后他的儿子,就不必再。因为同胞的兄弟姐妹受不委屈。

    ……

    两人说完这些话,吕成眼神牢牢盯着珍珠,突然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

    “珍珠,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你。”

    “从今往后,我绝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

    “这才是我的家。”

    珍珠睁大眼睛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下一刻,她的泪珠不断滚落。

    “大成,你不知道我忍了多少年……”

    “当初上学时,每个老师都说你有大出息,你能上大学吃公家饭,后来你没去上……”

    “我在家里等了你那么久,我托了多少人……可媒人带我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你挑着一担子的玉米,脸颊胳膊全是灰尘,汗水和火辣辣的印记。”

    “而丽丽呢?”

    “她坐在树荫下,连太阳都没晒到,拿着花生一颗颗的吃。”

    “你妈还说,姑娘家,学习好,不用干这些杂活……”

    吕成安抚的握紧她的手。

    ……

    珍珠眼里的泪水涌了出来。

    “那会儿你都二十五了,吕丽都12了。”

    “十二岁,农村哪家的姑娘不干活?凭什么你在相亲的日子还要干这么重的活,这么狼狈,她只能坐在那里跟个小姐一样,喝水都是你妈倒好的。”

    “所以我爸妈没同意——他们是想卖我,那会儿都跟人家谈好价钱了,三万五的高价,我就能被带进山里去。”

    “你不知道那个机会多难得,我发誓嫁进你们家,以后每年都会孝顺他们,会攒够三万五千块钱给他们……才有的那一次机会。”

    “但回到家我爸妈就说,人家家里的福气轮不到你,亲儿子都轮不上,更何况是你……”

    “我拿着刀,谁敢上门我就砍,拼命到处工作,一分钱不敢留,全给爸妈,只为了让她们忍着我在家里。”

    ……

    “等到她十六岁,我找到你说咱俩去结婚,不要管父母,领了证咱们去外地打工……你爸妈说我爸妈肯定会闹过来,会耽误丽丽学习……叫咱们再忍忍……”

    “说丽丽成绩好,老师都说她以后会有出息……你不知道我听了这话多心痛。”

    “我不喜欢她,不是因为她心里没家人,我是讨厌因为她,让你受的那些委屈。”

    “你当初难道就没有出息吗?”

    “谁家好手好脚的男人二十七八岁了都没结婚?”

    “又有谁家好手好脚的大姑娘,二十七八同样没结婚?”

    “我等了你十年……你让我心里怎么不恨?”

    吕成潸然泪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