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03章 是你逼死她,对不对?

作者:端木卿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父王,母妃。”糖糖小郡主,这才看到父王母妃,可见玩得多嗨。

    端木卿黛掏出帕子帮女儿擦擦汗,“有没有想母妃?”

    “想母妃做的奶糖。”糖糖小郡主眼巴巴地看着母妃,难道没有带糖吗?

    汗……

    “糖吃多了,对牙齿不好。”端木卿黛看着又胖了一圈的女儿,有些心疼这些抢着当马的宗家小子们。

    糖糖听到牙齿,立刻就掉眼泪了,“母妃,我牙掉了,爷爷给我扔在屋顶了。”

    这时端木卿黛才注意到糖糖门牙少了一颗,“什么时候掉的?”

    “昨天。”糖糖小郡主看母妃真的没有带糖,就想着继续去玩。

    宗九墨抓着她的小爪子,“陪你母妃说会话,别一天到晚地就跟男孩一样。”

    嫌弃,对女儿带着浓浓地嫌弃,看看现在从上到下哪里还有一丝丝女孩的气质。

    哎,可是能怎么办?这是他亲爹,糖糖的亲祖父养出来的。

    “那哪能一样,你要是不要,就送给我跟大嫂。我们一定天天这么哄着糖糖玩。”宗家二夫人觉得这才是宗家的女儿,不需要学讨好男人的那些玩意。

    “二伯母,我是母妃的大宝贝,母妃舍不得。但是我可以经常来陪你。”糖糖才不要被送走,虽然老宅很好玩,但是她最喜欢的还是母妃。

    被二伯母这么一说,糖糖不敢走了,乖乖地待在母妃身边。

    那些小子们一个个地站在那里,就好似侍卫。

    宗元靖终于练功结束,赶到老宅,再来训一群哥哥弟弟,侄子侄孙们。

    他就是老宅小子们的噩梦,看见他来,大家一窝蜂地跑了。

    “宗子邦,你不会这么胆小吧!”

    “宗元暝你跑什么?你比我大五岁。”

    “宗元中,你也好意思跑,今天就你了。”宗元靖与三哥过招。

    看着他们闹起来,端木卿黛跟着一起笑,“墨哥哥,你儿子又欺负老三了。”

    “没事,没事,老三没本事活该被揍。”作为亲娘的宗家二夫人完全不在乎。

    反正不会有内伤,最多就是满脸伤,不就丢脸人,又不丢命。这是自家兄弟有留手,要是换做外面人呢?给这小子一些教训是好事。

    “二嫂,我们去陪娘打马吊,让他们闹腾去吧。”端木卿黛有些手痒,打马吊可是宗家儿媳们沟通感情的好东西。

    人不够,就让侄媳妇凑,一家人亲密多好。

    老丞相夫人见到端木卿黛第一句话就是,“糖糖的牙齿掉了,这老头子居然还哭。你说说真是越老越糊涂,哪个小孩子不换牙。”

    “爹大概是觉得糖糖长得太快了。”换完乳牙,就代表初长成,再过几年就该说亲事,端木卿黛也有些感慨。

    “对,你爹就是这样说。让太医检查过了,牙齿很好,没有虫牙,你放心。这些日子我们就不去王府了,免得看到糟心的人。你爹脾气受不住,估计又要骂人。”老丞相夫人让孙媳妇摆上马吊,大家赶紧来几圈。

    至于那些糟心的爷们,让他们继续糟心去。

    他们都没有想到,皇上会为了林卿玖过来,直接跪在了老丞相大人与宗九墨,宗家大爷的面前。

    宗九墨黑着脸,立刻让人去请慕容庄,谁的儿子谁去管。

    “皇上,您这是要逼死老夫吗?”老丞相大人想起拐杖扔了很久,要不然正好用来打人,这特么什么玩意。

    慕容家根上就一个个看似痴情,却总要做出这些事情来。渣渣龙真是一代又一代。

    “太祖父,您一定会有办法帮帮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我们的孩子还没有一个名分。”慕容落今日一家三口相聚后,更加肯定要给孩子该有的身份。

    这就是嫡长子,现在如果不确定身份,往后要是想立林卿玖的儿子为太子,那就是难上加难。

    “名分,什么名分?老夫如果没有记错,皇后早就去世,自然不会有嫡长子。”老丞相大人绝对不会让宗家任何人来承认这个皇长子。

    宗九墨直接将人给提起来,跪什么跪?

    这脑子被女人搞坏掉了吗?嫡长子的身份一当被确定,那孩子能活下来吗?

    谁能护得住?难道他每天都抱在怀中吗?

    不说其他人,就是慕容落本身,如果当年不是慕容庄与自己保护,他能活下来吗?

    没人开口说话,气氛就这么尴尬下来。

    直到慕容庄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林家女已经死了。”

    慕容落看着他爹,“父皇,你再说一次。”

    “你刚从摄政王府走,她就自尽了。并且有遗嘱,不让她的孩子成为皇子。只希望好好地活下去,有个安稳平凡的人生。”慕容庄不在乎做个恶人,林卿玖的死,是他让的。

    那林家女还按照要求写了遗嘱,并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只是淡然地照着做。

    那一刻慕容庄觉得儿子这些年的付出没有白费,最少林家女顾全大局。

    早死晚死都要死,如果这个时候,皇帝因为她朝野动荡,死的人就更多了。

    如果想要让她的儿子好,去死是对的。

    慕容落拿着遗书,当时就红了眼圈,“是你逼死她的,对不对?”

    “朕如果让她死,需要逼她吗?慕容落你脑子里进水了吗?”慕容庄一脚踹翻他,这什么儿子?

    如果这逆子不是从宗静娴的肚子里爬出来,这天下有他什么事情?

    真是存了让那孩子成为皇帝的心,就该好好地保护起来,往后如果有天分就搞,没有天分也可以做个闲散王爷。

    端木卿黛也接到了林卿玖去世的消息,赶紧带着汤圆先回府,至于这里男人们商议的结果她不管。

    果然在院子里就听到了牛牛哭得嗓子都哑了,麦冬与奶娘看到她来,这才松下一口气。

    “王妃,这位少爷见不到您,哭得可惨了。”奶娘将孩子递给王妃,她实在没办法,哄不好。

    端木卿黛挥手让她下去,“麦冬,人呢?”

    麦冬小声地说着,“太上皇带出去了,说不能让摄政王府不吉利。”

    “出去的时候还活着吗?”端木卿黛叹一句红颜薄命,皇上以为是爱,却不知是死亡加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