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08章 出一口恶气

作者:端木卿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们家是有皇位要继承,我们家有什么?当初我从家里走,不过是几亩田。现在想想如果没有我生母,估计那几亩田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他们是吃喝用都是靠我们,却还想鸠占鹊巢,凭什么?”端木泓酒瓶一砸,凭什么?

    端木齐凭什么还来?这几年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还活着。如果不是爹,他都死了八百次。

    慕容庄被一句有皇位要继承,搞蒙圈了,真是有道理。只不过皇位这个东西,一定是坐过才知道后悔。

    “打死,要不然?”他小心翼翼地问着,那个垃圾货能够活到现在,肯定是端木泓不让打死。

    果然端木泓摇着头,“他现在对我没有威胁,如果我爹知道我在这种情况下打死他,一定会恨我。就让他跟老鼠一样地活着。”

    其实他可以回到老家,但是端木齐是在京城跪着死,都不要回老家站着生。

    “大哥,是我没有看好他,往后我多安排几个人,看好他们不让他们再出来。”端木诚也有点难受,大哥训斥得对,凭什么?

    他们是族里条件最好的一家,小时候真以为是爹能干。大哥的一席话,让他羞愧难当。

    那些年,母亲与二哥谋算大哥一家,他都是站在背后,不反对也不阻止,甚至还曾干过错事。

    幸好夫人拦住他,娶妻真是要娶贤,否则从根上就坏了。

    “不用看着,为他这样的人不值得,我们兄弟两个人就足够了。你如今也有了儿子,不用操心他们龌龊的心。就算你没有儿子,大不了我让晨兴过继给你。”端木泓喝醉了,过继的话就这样说出来。

    端木卿黛站在一边,有些难受,父王一直都是顶天立地,却在这一块没有圆满。

    如果今日,端木齐真是要祝贺,放下礼物,人走,不要打扰,再抽个时间,认认真真地忏悔,而不是动不动就威胁。

    他们死不死,对父王来说,重要吗?

    一点都不重要,偏偏一个个自以为是,动不动就是威胁。

    “大哥,如果我命中注定没儿子,我也想好了。到时候我要是走了,就将她们娘几个托付给端木晨光,大侄子一定会照顾好他们。我不要过继,命中有时终须有,大哥,来,弟弟陪着你喝。你有弟弟我,管他人做什么?”端木诚几碗酒下肚,这个脑子也就不清晰了。

    端木三夫人擦了擦眼泪,她这个男人啊,也许不如别人有出息,但是对她是真心的。

    她没儿子的那些年,他其实比她压力还大,但是他一直都站在她身边。

    小妾她做主纳了,但是全部都被灌了避子汤。虽然她不如大嫂这般圆满,但是这辈子也不亏了。

    在老宅的时候,他的通房是婆母给的,也是一样灌了避子汤。

    “老三走一个,太上皇走一个。”端木泓脑瓜子都有些不清晰,但是记得招呼太上皇喝酒。

    “别担心,父王喝舒坦,这件事就过去了。”宗九墨拉着小媳妇,男人心中的苦痛,得自己扛。

    端木卿黛看到母妃去煮醒酒汤,那就是让父王喝尽兴。

    多年不见父王难过,端木卿黛跟着一起难受。

    “我们回去吧。”站在这里又不能解决问题,端木卿黛想回王府了,结果找不到宗元靖。

    估计这个臭小子又跑去找谁比武了,就论现在的武力值,就没几个能够打得过他。

    他们全家都没有在意,结果就在端木泓喝得七荤八素的时候,看见外孙宗元靖将端木齐跟拖死狗一样地拖过来。

    “外祖父,就这个人欺负您,您别喝闷酒,您用脚踹,用拳头,还有您的大刀呢?一刀就给脑袋削了呀!上,别怕,太上皇在这里,奉旨砍人。”宗元靖觉得做男人就该要爽快,怎么能够磨磨唧唧呢?

    可怜的端木齐瑟瑟发抖,抱着膝盖,浑身湿透,一脸茫然……

    他明明在河边洗衣服,然后被人扔到河里,来来回回地喝水,差点上天跟爹娘团聚了。

    但是他不想死,茫然之间看到端木泓跟端木诚,那是嚎啕大哭,“大哥,三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想死,我怕,我害怕……”

    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这里了!

    “取本王大刀来。”端木泓喝得眼睛都绿了,听到大刀,立刻就让人取。

    宗元靖一个健步就消失了,不到半盏茶时间就回来了。

    端木泓一把接过外孙扔过来的大刀,刀锋就冲着端木齐过去了。

    “大哥!”

    “大哥!!”

    端木齐与端木诚一起喊出来,前者怕死,后者怕大哥背负杀弟弟的后果。

    大刀一出,自然要见血,端木泓削掉了端木齐头顶头发带着皮。

    端木齐直接吓尿了,骚臭味,让人恶心。

    他摸着头顶的血,哭爹喊娘,腿软站不起来的,这一刻他真的相信,如果再闹,下一次就是整个头。

    “大哥,让二哥去当和尚吧,饿不死,淋不着,还能让您省心。”端木诚见到端木齐的头发被整成这样,直接建议。

    不如去当和尚好了,反正王妃与慈恩寺很熟悉,送去应该不费事。大不了他们多花点香油银子。

    “对对对,我去当和尚,我保证当好和尚,你别杀我。大哥,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呀,大哥。”端木齐跪在地上直磕头,这一次真的怕了。

    “好,送去当和尚,如果你敢下山一步,我就让你人头落地。”端木泓摆摆手,让人送走。

    慕容庄在一边指着端木泓,“你到底真醉假醉?我觉得你真是个老滑头。”

    “太上皇说臣醉那就是醉,如果不是醉,那就再来喝。”端木泓自如的话,让慕容庄更加确定这个糟老头子会骗人。

    宗元靖做完这一切,去母妃面前邀功,吹嘘一通。

    普度和尚冷哼着,“又送人?真是不管什么垃圾都送到慈恩寺。”

    以前那个,还没死,这又送一个。

    “普度众人,你真是白叫这个名。度化众人是你的职责,我会给银子的。”面对财迷普度,端木卿黛说完银子,这和尚立刻就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