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33章 宁承番外:找她

作者:芥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干爹?</p>

    这个称呼让乐正冷笑不已,笑着笑着,眼眶都湿掉了。</p>

    孩子终究不是自己亲生的呀!</p>

    他待乐乐如亲生女儿一样,不仅仅想把流北商会交给她,还为她谋了阿承这么个好女婿。没想到乐乐竟要他的性命!</p>

    乐正冷笑了许久才转头朝宁承看过来,问说,“阿承,你准备哪天背叛我?”</p>

    这两三年来,他一直在撮合乐乐和宁承,总是对阿承说,“你随媳妇叫我干爹,别喊乐老板,怪见外的。日后你跟乐乐生个娃娃,我就把流北都交给你们,我给你们带娃娃!”</p>

    阿承没有答应婚事,却早就改口随着乐乐叫他干爹。阿承对婚事的态度,一直让他琢磨不透。</p>

    要知道,比起信任阿承来,他一直都更加信任乐乐的!</p>

    他想把流北商会的大权交给乐乐,而并非阿承。他只是想用婚事来帮乐乐留住宁承,牵制住阿承。毕竟阿承的经商本事,远远高出乐乐一大截。</p>

    今夜的一切,刚刚他从床榻上惊醒坐起来看到的那一幕,简直让他绝望!</p>

    面对乐正的问题,宁承非常淡定,他说,“干爹,我若有心背叛你,你已经死了。”</p>

    虽然这是事实,可是乐正似乎还不相信。</p>

    宁承又补充了一句,“流北,也早就是我的了。”</p>

    这话,让乐正信了。</p>

    这些年来,流北的大买卖全都是宁承一手做成的,阿承虽然掌控不到他藏起来的财富,但是,要掌控住流北商会,还是很容易的。</p>

    宁承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包括他怎么骗乐乐的过程都交待清楚,乐正一直沉默不语。</p>

    过了一会儿,追乐乐的几个护卫回来了。</p>

    “乐老板,小姐身旁之人武功极高,她们……跑了!”</p>

    乐正冷不丁转身,一拳头砸在门上,他说,“乐乐,你不仁休怪为父,不义!”</p>

    宁承说,“干爹,马上断了她的财路。她走不远的。”</p>

    “好!”乐正进屋去取出了一把钥匙来,他说,“那笔财宝还在无量大山藏着,只是,锁已经换了。这把钥匙先给你,你把乐乐给我抓回来,她的钥匙就属于你。”</p>

    宁承并没有拿钥匙,淡淡道,“不着急,钥匙干爹线保管好,等我把她抓回来,再一道给。”</p>

    “很好!希望干爹没有看错你。”乐正说罢,转身进屋,“啪”一声狠狠甩上了门。</p>

    虽然宁承看到了乐正眼眶里的泪光,但是,乐正转身进屋之后,他的嘴角还是泛起了嘲讽的笑意,丝毫都没有同情之意。</p>

    乐正是个奴隶贩子,更是个拐卖贩,他被乐乐背叛,算什么呀?</p>

    当夜,宁承做了三件事。</p>

    第一是放出消息,乐乐背叛流北商会,天价悬赏。</p>

    第二便是就把流北商会中乐乐的所有党羽全都关了起来,哪怕是在流北商会中位置极高之人,他也毫不留情面。这一抓,就抓了十多个人。宁承并没有审他们,宁承不过是借口抓他们而已,他需要把流北商会里乐乐的党羽都清楚掉,换上自己的亲信。</p>

    第三则是审了一个女人,莎秋。</p>

    宁承进入流北商会的第一个除夕夜,乐正送了他一个女奴莎秋。虽然是以乐正的名义送的,实际上人是乐乐的人。</p>

    宁承至今还把莎秋留在身旁逢场作戏,时不时给乐乐放些假消息。</p>

    宁承走入莎秋屋里后,熟睡的莎秋立马就惊醒了,虽惊,却也很快就回神。</p>

    “承主子,怎么这么晚才来?”</p>

    她冲宁承抛了个媚眼,赤脚下榻,薄裙之下一身曼妙玲珑若隐若现,十分诱人。</p>

    宁承这些年来,没少接收到莎秋的媚惑,他不得不承认,乐乐很会挑女人。他也一直非常感谢乐乐送了这么个尤物给他,以至于他能利用莎秋,把贴身伺候乐正的一个马管家给笼络住。莎秋酒力极好,却还是远远不如宁承,所以,每每酒后云雨,都非宁承本人,而是马管家代劳,而莎秋至今都还不知情。</p>

    至于乐乐,更是不知情的。</p>

    莎秋缠了上来,“宁主子,是不是想奴婢了?”</p>

    她一边手,一边伸手抚上宁承的胸膛,要从衣襟处探进去。谁知道,宁承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推开。</p>

    莎秋一时间都愣了,第一反应便是自己在做噩梦。</p>

    宁承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墙上后才放手,冷冷说,“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若有不实之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p>

    莎秋终于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她想逃,只可惜宁承高大的身体当在面前,她无路可逃。</p>

    宁承拿出匕首来,贴着莎秋的脸,都还未开始问,便先削了莎秋一块脸皮,莎秋疼得尖叫起来。而宁承的匕首再次贴上她的脸时,她的叫声便戛然而止了,“我……我说!我什么都说。”</p>

    宁承审莎秋不到半个时辰,他出门来,低声吩咐侍从,“收尸,对了,同马管家说一声,等逮着乐大小姐,我给他找个更好的。”</p>

    天一亮,宁承就出门去了。</p>

    大家只知道他去追乐乐,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打算怎么追,去哪里追。</p>

    乐乐和那个名叫锦的女杀手,并没有走远,她们就躲在流北商会大院的隔壁。</p>

    最危险的地方并非最安全的地方,但至少,暂时安全。</p>

    乐乐的手臂被射伤,囔囔着要去看大夫,锦一掌从背后把她劈晕了,然后简单粗暴地拔了箭,撒了金创药,包扎起来。</p>

    这个时候乐乐刚从昏迷从醒来,她看了看自己包扎好的手臂,再看看再一旁闭目养神的锦,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了自己是怎么昏迷的。</p>

    她悄无声息地凑过去,凑到锦的耳边,冷不丁咆哮,“妤锦,你敢暗算我!你找死啊?”</p>

    妤锦的耳朵都要聋了,可是,她十分淡定,她挪了个位置,和乐乐拉开距离,才睁眼看她,冷冷说,“帮你把伤口处理好了,算你一百两诊金,记得到时候连同杀乐正那笔账一块还给我。”</p>

    她叫妤锦,离开家族之后当上了职业杀手,第一笔买卖就撞上了初到玄空大陆的乐乐。</p>

    乐乐出了天价,想雇佣妤锦当她的私人杀手,妤锦拒绝了。于是乎,乐乐就开始欠债不还。按照乐乐的话来说,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关系,比债务关系来得更牢靠的了。她只要欠妤锦的钱,妤锦就永远都不会跟她撇清关系。</p>

    为了表示自己“欠债的诚意”,乐乐主动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妤锦,向来不擅与人交往,也不喜与人交往的妤锦也不知道脑袋哪根筋出了问题,竟在乐乐暴露身世的一个时辰之后,也告诉了乐乐她的身世。</p>

    在于是乎,两人知根知底的闺蜜友谊就在乐乐一次又一次欠债中,建立并且稳固起来。</p>

    “一百诊金!”乐乐一脸不可思议,“妤锦,你你你……你学坏了哦!”妤锦确实学坏了,再不谙世事的人跟着乐乐都很容易学坏。乐乐找妤锦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妤锦的开价的十两,远远低于同水平杀手千倍。而昨日,乐乐找妤锦杀人,妤锦开出来的已经不是价钱了,而是条件。她要乐乐每年都给十万两。</p>

    妤锦特别认真地回答,“珵儿,我跟你学的。”</p>

    乐乐翻了个白眼,站起来叹息道,“一百两就一百两呗,反正,我是永远都还不清欠你的债了。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就把欠你的债全还清了。”</p>

    她原本想暗杀乐正,再嫁祸给阿承的,如今,计划失败,她很清楚乐正会断掉她所有财路。</p>

    妤锦看着乐乐那失落的样子,正想安慰,可是,乐乐却很快就恢复了,她说,“也好,从今日开始我就不再是乐乐了!”</p>

    乐乐这个名字是乐正取的,她的真名叫做珵儿,她并且拥有一个在玄空大陆非常尊贵的姓氏。这一切都是她从乐正书房里的资料偷偷查出来的。她从未向过回家,认亲,她只想逍遥自在做自己喜好做的事:赚钱。</p>

    她计划得好好的,杀了乐正,嫁祸阿承,既得到乐正的财富,又独掌流北商会。只可惜,如今一切都付东流水了。</p>

    她回头朝妤锦看去,无比认真地说,“锦,看在我重获新生,要重新做人的面上,咱们的债两清了吧?”</p>

    这些年珵儿欠吓的债都过亿了,这话要换成别人听了,一定是大发雷霆的。但是,妤锦淡定无比,她说,“珵儿,你还有乐逍遥。你要不还债,我就杀了乐逍遥的花魁。”</p>

    乐逍遥是乐乐私下开的一家青楼,乐逍遥的花魁正是珵儿本人。这事,妤锦很清楚的。</p>

    珵儿的表情僵住了,半晌才扯出笑容,“我刚刚开玩笑的嘛,别当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走,我们去乐逍遥,我把自己卖掉,还你钱。”</p>

    当日晚上,妤锦就带珵儿安全躲入乐逍遥。</p>

    事实证明,珵儿的话永远三分真,七分假;而妤锦对她的狠话,都是假的。</p>

    珵儿回到乐逍遥之后,面对无数要买花魁之夜的人她全都不搭理,妤锦也没再催她还债过。</p>

    珵儿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勾上了一个大人物,她兴奋地对妤锦说,“锦,阿承那个笨蛋至今还找不着我,我决定先找他了。这一回不必你出手,你一边歇着吧。”</p>

    一边歇着?这话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呀!</p>

    妤锦阴了脸,珵儿才连忙改口,“不不,你一边看热闹,看热闹!”</p>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