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36章 宁承番外:怕死

作者:芥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珵儿一开始还以为阿承是良心发现了要来救她,没想到他是有求于她呀。</p>

    不得不说,她被阿承救了之后还是有些愧疚感的,可是,一听阿承有问题要问,她心里就轻松了很多。</p>

    这家伙既有求于她,她当然得给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p>

    “你只要给出我想要答案,我自会放你走。”宁承很爽快。</p>

    “什么问题,先说来听一听呗。”珵儿笑呵呵说。</p>

    “乐正那些秘密档案,你全都看过?”宁承认真问。</p>

    珵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惊声,“好呀!阿承,原来你是冲着那些秘密档案来的!你……不会也被乐正卖过吧?”</p>

    “回答我的问题。”宁承不悦说。</p>

    “是,全都看过。”珵儿如实回答。</p>

    “都记住了?”宁承又问。</p>

    珵儿笑而不语。</p>

    乐正亲自掌控的那些奴隶秘密档案,可是是机密,被买卖的几个人来路都极大。她当然全都记住了。</p>

    “你笑什么?”宁承冷冷问。</p>

    珵儿朝一旁的人头瞥了一眼,突然认真起来,“阿承,你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如何?”</p>

    “说。”宁承的耐性已经快没了。</p>

    珵儿走近,踮起脚尖来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阿承,你不会真瞧上我了吧?杀了马管家,你在乐正身旁绝对待不下去了。”</p>

    宁承先是一愣,随即就冷笑起来,“你想多了。”</p>

    珵儿似不甘心,又道,“乐正手里一共存有五份秘密档案,除了我之外,剩下的四份任何一份公开出来,都能让乐正死无葬身之地。你觉得,你杀了马管家,还能瞒得过他?”</p>

    这应该是乐正这么快就想杀掉她的原因了。</p>

    否则,以乐正是性子,至少会交代马管家折腾她一阵子再杀掉的。如果她没有猜错,明日,乐正一定要马管家亲自把她的尸体送上。</p>

    珵儿原以为宁承会很震惊的,可是,宁承没有。</p>

    他还是冰冷严肃的样子,问说,“你叫珵儿?你姓什么?你的本家是何处?”</p>

    他早知金子来自黑森林,所以,他也早猜得到乐正手里的秘密档案都不简单。杀了马管家是很麻烦,可也不至于像珵儿说的那样严重。这些年他在流北商会并非白混的!</p>

    珵儿避开了宁承的问题,又问说,“你真不怕后果?”</p>

    “你回不回答我的问题?”宁承沉了声音。</p>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珵儿笑呵呵的,没个正经。</p>

    谁知道,宁承忽然抽出匕首来,刀人贴上她的脸,冷冷说,“要么死,要么回答我!”</p>

    “你既要杀我,何必救我。”珵儿不怕。</p>

    宁承轻哼,“看样子,你是误会了。我从马管家手里救你,你回答我的问题,这算一笔买卖。我杀不杀你,是另一桩生意。一码事归一码事,懂吗?”</p>

    珵儿这才明白宁承的意思,她怒问,“你凭什么杀我?”</p>

    “怎么,只允许你取我性命,不允许我宰了你?”宁承冷声。</p>

    把生死当生意谈,有缘由,有条件,也就他们俩了。</p>

    “你坏我好事,我杀你天经地义!”珵儿气呼呼地说,“如果不是你混进来,乐正这会儿早在大秦的牢里待着了!我也不用跟他到玄空来,我讨厌这个地方!”</p>

    见宁承没说话,珵儿又说,“我从三岁起沦为奴隶,跟乐正至今二十多年。我都快要杀掉他了,你凭什么混进来?凭什么夺走流北商会?你知不知道乐正财库里有多少银子是我抛头露面帮他赚来的?”</p>

    珵儿气呼呼地盯着宁承看,很多话,她没打算说的,即便面对妤锦,她也不会说。</p>

    乐正能在冬乌国拥有那么大的势力,是她吃了无数亏,无数委屈去讨好冬乌王族换来的。</p>

    女人永远比男人更适合谈买卖,因为,生意场上多的是想占女人小便宜的男人,最后总会被女人占了大便宜。</p>

    乐正是什么人呀,若非她有真本事,能博得乐正的宠爱?</p>

    没有人知道,乐正为了生意曾经想她把嫁给冬乌国王,也曾经想把她嫁给冬乌国的奴隶贵族。她付出了不少代价,把生意谈成了,也保住了自己。乐正看到她的真本事,也看到自己后继无人,所以,渐渐地把她当作亲生女儿宠着护着。</p>

    或许,乐正老了,忘了以前的事了。但是,她长大了,懂得更多,恨也更深。</p>

    她不想做可怜人,她宁可做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留一个忘恩负义,杀害养父的罪名,也不要别人同情。</p>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对宁承说了真心话。</p>

    见宁承还是不说话盯着她看,她都有些恼羞了。</p>

    “你看我做什么?不许看!”她讨厌别人的同情,尤其是他,她的对手。</p>

    谁知道,宁承没有同情,而是轻蔑地打量了她一眼,回答说,“凭能耐,我不管你跟乐正有什么恩怨,你没本事,就乖乖服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想死,还是想回到我的问题?”</p>

    珵儿眯起眼来,毫不犹豫回答,“我选择死!”</p>

    她就不信了,宁承这么利害的生意了,还不懂这场谈判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输了?他既想知道答案,那就注定受制于她。</p>

    她死,谁回答他的问题呀。</p>

    她高抬下巴,仰起头来,一副视死如归模样。</p>

    她比宁承矮多了,再怎么高抬下巴,都还是要被宁承俯视的。</p>

    宁承睥睨着她,轻蔑轻哼,他说,“珵儿,你当我非问你不可吗?我既敢杀马管家,就不怕大麻烦。你不回答我,我问乐正去便是。”</p>

    珵儿怔了,这家伙什么意思?</p>

    虽然有些不安,可是,她还是保持着大义凛然,不畏生死的姿态,继续闭着眼,仰着头。</p>

    却听宁承轻叹,“原本打算过些时日,把乐正的底子也摸透了再动手,如今,也罢,早杀晚杀,也没多大区别。”</p>

    这话一出,珵儿立马睁开眼睛,惊声,“你有办法杀掉乐正?”</p>

    宁承没回答,而手握匕首,迎面冲珵儿刺下。</p>

    “啊……饶命!”珵儿吓坏了,惊叫起来。</p>

    宁承的匕首几乎是贴着她耳边刺下去的,就刺在她耳边,没有伤到她分毫。</p>

    珵儿还是吓坏了,闭上眼睛,叫个不停。宁承无奈,只能捂了她的嘴,沉声说,“够了。你有多怕死,我知道了。”</p>

    珵儿偷偷睁眼看他那冷俊的面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真真是丢死人了。</p>

    宁承放开她的嘴,很干脆地问,“秘密档案里有没有黑森林的人?”</p>

    “你!”珵儿无比震惊,“你,你,你竟是凌戈!”</p>

    “真是凌氏?”宁承也惊了,他打听到黑森林里的凌氏家族是唯一能驭虎族的家族,可是,只是道听途说。事关金子身世,若非肯定的信息,他都不会轻信。</p>

    “二十多年前,黑森林之主凌氏家族丢了一个一脉单传的男婴,正是被乐正亲自偷出来的。”珵儿认真说。</p>

    宁承心下无限感慨,怪不得他当年在三途黑市第一次见金子的时候,就觉得那小子不简单,没想到他不是不简单,而是非常不简单呀!</p>

    “乐正到底是什么来头?”宁承又问。</p>

    珵儿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p>

    “你又是什么来头?”宁承再问。</p>

    珵儿笑了,“没什么来头,要不,我还能落你们手上?”</p>

    “没来头,乐正还能把你留身旁?”宁承又问。</p>

    “我小时候天真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见了我都想抱回去当女儿养。”珵儿回答地一点儿也不害臊。</p>

    宁承说,“咱们两讫了,你可以滚了。”</p>

    珵儿认真说,“你真不想杀我了呀?”</p>

    “我不杀女人。马上滚!”宁承冷声。</p>

    珵儿非但不走,还挽住他的手,一脸讨好,“你打算怎么杀乐正,我帮你?”</p>

    宁承挣脱开,“不必。”</p>

    “那我留下来,帮你打理生意?”珵儿继续问。</p>

    “你滚不滚?”宁承回头,冷眼瞪来。</p>

    珵儿不死心,继续缠,“我什么都做得了,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还能暖床。”</p>

    宁承居然点头了,“好,一个月十两银子,万一生了孩子,再加十两。你要愿意就留下。”</p>

    这话一出,珵儿立马松手。看都没多看宁承一眼,转身就走!</p>

    她正要出门,宁承喊住了,“右边窗户跳出去,有人接你。滚得越远越好。”珵儿从窗户跳出去之前,特意回头看来,一字一字道,“小气鬼!”</p>

    珵儿被人送去了落霞城,很快,围杀妤锦的杀手也都散去,并且告诉妤锦,珵儿在落霞城。</p>

    当妤锦找到珵儿的时候,珵儿女扮男装,站在乐逍遥对面的青楼里,看着已经废墟的心血。</p>

    “你没事吧?”妤锦一来就关心地问。</p>

    珵儿回头看来,第一句话就说,“锦,你没保护好我,这账怎么算?”</p>

    妤锦懵了,还未回答,珵儿又说,“看在多年姐妹的份上,要不这样,这笔帐和之前的欠款相抵了,咱们两讫了。”</p>

    妤锦原本还担心珵儿看到乐逍遥成废墟,会很难过,如今见她还能这样算账,她就放心了。</p>

    她说,“你醒醒吧,我没收过你保镖的钱,没义务保护你。”</p>

    终于,珵儿失落地耷拉下脑袋,“锦,乐逍遥没了,我一无所有了。”</p>

    妤锦说,“把你知道的秘密档案拿出去买,卖一份就够你吃一辈子。”</p>

    “不行。那些档案一旦泄露出去,阿承和流北商会任何人都得死!”珵儿非常认真,甚至是严肃。</p>

    妤锦好奇了,“你不是一直想杀阿承吗?”</p>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