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39章 宁承番外:完了

作者:芥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珵儿见势头不错,急急又说,“阿承,我能帮你赚钱,还能帮你挑女人,最重要的是我最熟悉流北商会,你就让我回来吧。十两银子就十两银子,我不嫌少。”

    她都想好了,只要她能回到流北商会,随随便便一笔买卖,她都能吃下不少银子。

    宁承原本都不想说话了,可是听她这么一说,是在忍不住。

    “你能赚钱?你这些年从流北商会里贪污的银子,全砸在乐逍遥里了吧?你是能赚钱,能拿流北商会的钱去赚一大笔私房钱!”

    宁承说着,立马将珵儿这些年来怎么利用几笔大买卖捞钱的过程详细说出来,抹了,他还教了珵儿几个更好的办法。

    “你若这么做就天衣无缝了,只可惜……“宁承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只可惜,你这儿不行。”

    这是极大羞辱呀,然而,珵儿心服口服。

    阿承用短短三天的时间就成为流北商会真正的主子,已经让她很佩服了,而刚刚阿承说的,让她更是钦佩。

    她安静了好久,才认真说,“阿承,我要拜你为师!”

    宁承听了这话,终于崩溃了,怒吼,“你到底滚不滚!”

    伤也伤了,羞辱也羞辱了,这个女人的脸皮又多厚,心又是什么做的?就这么不知廉耻,不会受伤吗?

    珵儿是铁了心赖住这个男人了,她躺回去,拉上被子,“困了,滚不了了。”

    “你要多少钱?开个价。”宁承冷冷说。

    “你让我留下来,我保证不贪钱了,每个月十两我也不要了,你保我温饱就可以。”珵儿说道。

    就那么一念之间,宁承差点就把流北商会的令牌丢给她。要知道,除了他之外,她确实是最能掌控流北商会的人。然而,宁承还是没有这么做。他之前既没有杀她,如今又怎会将她推入火坑?

    要知道,最能掌控流北之人并不代表能保住流北商会。他得找到拥有强大武力背景,又谙熟经商之道的人来接手流北,否则,一旦乐正的家族势力上门来复仇,谁都抗不住。

    宁承坐了下来,长长叹息了一声。

    珵儿看着他,不自觉也坐了起来,不得不说,阿承这么安静,这么认真的样子,让她很害怕。她宁可他冲她吼,冲她凶。见阿承抬眼看来,她立马就低头。

    宁承拿出了两把钥匙来,淡淡说,“这是无量大山那个财库的钥匙,一共三把,还有一把在熊飞那。熊飞杀乐正有功,该给他一份,剩下的全是你的。”

    珵儿最想要的就是这钥匙呀,可是,她没有接,她戒备地问说,“条件呢?”

    宁承一字一字道,“不要再打流北商会的主意,马上滚!”

    珵儿拒绝了,“我不要!”

    宁承是意外的,“你不是要钱吗?你应该知道流北商会再花个三年也未必能赚那么多银子!”

    “我要你!”珵儿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要钱了,我要你!”

    宁承愣了一下,随即就大大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然而,这话对于他来说,还真就是天大的笑话。

    珵儿这个女人又多贪财,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居然会不要钱,要他?

    他俯身而下,双手撑在榻上,逼近到她面前去,“珵儿,我不想玩了。就是给我十年,我都没法帮你赚到更多的银子!”

    他拍了拍她的脸,冷笑,“你醒醒吧!”

    他拍得一点都不重,她的脸也不疼,可不知道为什么,心却特别特别疼。仿佛他拍一下,她的心就抽痛一下。

    好难受……

    她还是忽略了,还是笑了,她说,“我不管,反正我就要你?”

    宁承终于失去最后的耐性,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大步出门,抄了近道走到后门,毫不怜香惜玉地丢出去,“啪”一声,关门!

    “熊飞!”他怒声大喊。

    熊飞匆忙而来,“承老板,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他冷冷说,“吩咐下去,无论是谁,再放珵儿进来,就跟她一起滚!”

    门外,妤锦将珵儿扶起,一见她额头上的伤口,便急了,“他伤你了?”

    珵儿耸了耸肩说,“没,我自找的。”

    妤锦这才发现珵儿的心情似乎不错,她狐疑地问,“怎么回事?”

    珵儿扑哧笑出来,“锦,他真的没想杀我耶!”

    她都把他惹毛了,他竟还是没有动杀意,这真的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妤锦还。一头雾水,珵儿就拉着她走了。

    “我们在附近找个地住吧,我就不信他不出门!”珵儿贼兮兮地笑了。

    珵儿真就在附近住下来,自己盯着流北商会的正大门,让妤锦守着后门。妤锦好端端的一个杀手居然沦落到这地步,她倒也不觉得憋屈,就是无聊得要死。

    这两日,阿承都没有出门,可流北商会却来了一个人,巴图!

    珵儿一看到巴图站在大门口,就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冲过去咬人。妤锦非常淡定地说,“乐逍遥虽然是他烧的,但是,始作俑者是阿承。”

    珵儿悻悻的,说,“流北商会去年做了狼宗不少买卖,可负责人不是巴图呀。他来做什么?”

    妤锦耸了耸肩,一副问我没用的样子,珵儿也懒得多说了。

    她们只能等。

    巴图进去了好一会儿才出来,脸色及其不好看地走了。

    “锦,我又不好的预感。”珵儿低声说。

    妤锦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亦是低声,“既然有不详之感,那咱们就撤吧。”

    珵儿瞪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当日下午,珵儿不好的预感就应验了,巴图又来了,他下马车之后从车里拽下来了一个中年妇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乐逍遥的老鸨!

    珵儿跌坐在窗下,喃喃说,“锦,我完了。”

    她原以为巴图会杀了老鸨,没想到巴图居然把老鸨带走了。他带着老鸨找上门,无疑是老鸨出卖了她呀!

    妤锦回头朝颓然的珵儿看来,无奈地道了一句,“你怎么尽养些叛主的人呀?”

    珵儿说了句比妤锦还无奈的话,“阿承当初悬赏抓我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我没钱了。是个人都会卖我!”

    妤锦冷幽幽地说,“所以,我一直都不是人吗?”

    珵儿想笑,却笑不出来。因为,她非常清楚事态的严重性。巴图背后是狼宗,鲜少又人能惹得起的狼宗。

    去年流北商会和狼宗的几笔买卖虽然是阿承经手的,但是,她也了解过。狼宗如今那位掌事者,韩大小姐韩香是个极其护短,而且得理不饶人的主儿。

    阿承跟狼宗做的那几笔买卖,并非冲着赚钱去的,而是冲着结交去的。狼宗是玄空大陆南边最强的势力,乐正跟阿承说过,只要能和狼宗结交好,流北商会在玄空大陆南边的买卖就很好做,就没人敢来砸场的。

    然而,据她了解,那位韩大小姐的野心不小,一直想当流北商会的合伙人。乐正是拒绝的,阿承是也是拒绝的。不为别的,只因为一旦让韩香迈入流北商会,最后乐正和阿承都会失去说话的权利,沦为仆奴。

    珵儿安静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我要过去看看!”

    妤锦连忙拉住,“你找死呀!你这么耍巴图,他能饶你?”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连累阿承和流北商会!”珵儿认真说。

    “那家伙本事不小,或许他能帮你。”妤锦安慰道。

    “巴图一个手指头就能摁死他,锦,你知道的,在这个地儿,武功才叫真能耐。”珵儿淡淡道。

    “那你就更不能去了,阿承那家伙还能不要自己命保你不成?”妤锦很认真地问,“你自己不傻,干嘛要把人家想得那么傻?”

    珵儿悻悻地努了努嘴,又趴到窗边去了,她等!

    珵儿等到了晚上,才见巴图出来,老鸨并没有跟出来。珵儿不明情况,蠢蠢欲动想闯进去问个究竟。只可惜,她试了好几回,都被护卫挡了回来。

    就在她最后一次尝试的时候,后门忽然开了,竟是阿承亲自开的门。她箭步冲到他面前去,问说,“巴图找你做什么了?”

    宁承没说话,只冷冷看她。

    珵儿又问,“他是不是威胁你了?”

    宁承依旧不语,珵儿掉头就走。

    宁承这才开口,“你去哪?”

    “我找他去!事是我惹的,我自己收拾。”珵儿答道。

    谁知道宁承却道,“珵儿,你急什么?”

    珵儿回头看来,一脸不解。

    “巴图已经把那个老鸨杀了,他正赶着去找他家主子邀功,我答应明儿和韩大小姐谈合作事宜。”

    宁承话到这里,珵儿就打断了,认真问,“阿承,你在护我,是吗?”

    宁承笑了起来,说,“你应该清楚,乐正背后的势力不会弱。杀了乐正,就只有跟狼宗合作。”

    “你……”珵儿怔住了。

    “我早就计划好了。还得多谢你把巴图招惹来,要不,我还找不着机会吃回头草,毕竟我之前拒绝过韩大小姐。”宁承冷冷说。

    珵儿看着阿承,第一次觉得可怕和陌生,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对他了解得那么那么少。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相信他是个甘当走狗的人,她还是相信他有苦衷。

    “你知道我就在附近,你为什么不把我交出去?”她倔强地问。

    阿承的回答,让她几乎绝望。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