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40章 宁承番外:韩香

作者:芥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宁承对珵儿说,“明日之后,巴图就是我流北商会护卫之首,你要是真有胆量,尽管再来敲门吧。”

    他说完,便转身进屋,这一回,他没有摔门,而是慢条斯理把门给关上了。

    珵儿愣在原地,整颗心都给堵了。

    忽然之间就有种出局了的感觉,一直都以为这个局是阿承和她的,可是,这时候恍然大悟,这个局是阿承和韩香的,她被阿承彻底踹出来了。

    她一直以为他是真的不想杀她,不舍得杀她。如今才发现,原来,他只是不屑杀她。

    妤锦从一旁走了出来,显然对阿承刚刚那一份话也非常意外。

    “珵儿,撤吧。”她认真说。

    珵儿咬牙切齿,“我偏不!”

    就算,流北商会这个局是宁承和韩香的又怎么样?她一样要搅局!

    “我就是不相信,他是会当奴才的人!”珵儿冷冷说。

    翌日下午,珵儿果然远远地看到韩香来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韩香,但是,她一眼就认得出来那辆奢华的马车是狼宗的。

    当韩香下车的时候,珵儿立马问,“锦,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你漂亮。”

    妤锦没有说谎,韩香长得真的一般。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若非她一身华服,妆容精致,佩饰精美,她往人群里一站,还没没人会看第二眼。

    “人家天赋好,你承认吧。”妤锦补充了一句。

    “她不就是命好而已,比她天赋高的人多了去,偏偏她撞上狼宗宗主。”珵儿不甘心地说。

    韩香并非狼宗宗主亲生女儿,是只是个养女的事情,玄空大陆人人都知晓。

    “不管怎样,人家的天赋就是比你好!”

    妤锦一直都是很客观的,若非珵儿天赋差,以珵儿的出身,还真赢了韩香一截。

    “锦,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吗?”珵儿生气了。

    妤锦却又说了大实话,“珵儿,你这句句吃味,不会是阿承和韩香之间……有什么吧?”

    “没!”珵儿嘀咕道,“阿承真是瞎了眼,要找靠山,不会上天都去找?干嘛找一个养女出身的人!笨蛋!”

    妤锦越听越觉得醋味大,她抱着剑站到一旁去,不出声了。

    她们一直守着,都忘了吃饭。

    到了夜里,韩香终于出来了,是宁承亲自送出来的。宁承清楚狼宗的底子,也知晓韩香并非狼宗宗主韩尘亲生女儿。

    无奈,他当初一直都在北历打仗,只知道韩芸汐被白彦青劫去了毒宗禁地,并不知道毒宗禁地里还出现了一个韩尘,更不知道韩尘和韩芸汐的关系。

    战后他就离开了北历,再没有跟任何故人联系过,韩尘之事,十年之约之事,他都不清楚。

    都已经送至大门口了,按理,客人都会客套说一句,“留步。”

    可是,韩香没有说,她径自走下台阶。宁承心下有数,也就送了下去,谁知道,韩香忽然就崴了脚,慌忙中,拉住了他的手臂,“哎呦!”

    宁承眼底掠过一抹冷笑,直接把人横抱起来,大步走到马车边上去,亲自把人抱入马车。

    见状,珵儿还是冷静的。毕竟,捧场做戏的事,她也没少干过。

    可谁知道,阿承却在马车里待了很久很久都不出来。

    珵儿越看,呼吸就越快,低声骂道,“真想当奴才呀?”

    车内,宁承起身早就想下车了,韩香却偏偏拦下他谈起未谈完的事情。

    “韩大小姐既然不累,不如寻个地方,咱们慢慢聊?”宁承问道。

    “不必了,就这儿吧。你说说那批货打算怎么卖出去吧?”

    韩香一边说,一边慵懒懒依靠在高枕上,认真打量起宁承来。她虽然只有二十五岁,还未婚嫁,可是,至今阅男无数,家中还养了不少男宠。

    前些年她打入玄空新贵排行榜之后,父亲就慢慢将狼宗里的事务交给她打理,随着父亲的隐退,她渐渐掌控了狼宗的大权。

    武功高绝又手握权势的她,自然吸引了不少男人的青睐。只可惜,她瞧得上的男人都不答应她入赘狼宗,而她瞧不上的男人,也只能无聊的时候找来玩一玩,陪不了她多久。

    这些年来,流北商会突然在玄空大陆南部冒出来,并且发展成大商会,她自然是盯上了。然而,也就是在去年流北商会卖了几批货给狼宗,她才知道,流北商会里有一个叫做阿承的能人。

    这个男人武功一般,却谙熟商贾之道。要知道,商场如战场,没有两把刷子的人是站不稳脚的,没有谋略之人是走不远的。她最想要的,最缺的,不正是这种男人嘛?

    如果这个男人能留在她身旁,帮她打理狼宗事务,她便可以安心练武了,再过一年多,十年之约就到了。那一战,她可不仅仅要赢韩芸汐,而且,还要借机谋一件大事。

    韩香一边听宁承说,一边把手搭在了宁承肩上。

    宁承眼底掠过丝丝阴鸷,还是没作声。谁知道,韩香的手竟沿着他的肩滑落,想牵他的手。

    宁承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正要告辞。

    谁知道外头传忽然传来珵儿的叫骂声,“阿承,你给我出来!你这个始乱终弃的畜生!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出来!”

    这……

    又是唱的哪一出呀?

    宁承连忙下车,韩香也跟着下车。只见珵儿气冲冲地迎面跑来,可惜,还未到他们面前,就被韩香的护卫拦下了。

    韩香虽然好奇,却很淡定,笑着问,“阿承,她是什么人呀?”

    宁承瞥了站在一旁的巴图一眼,正要开口,珵儿却自报上身份,“我是珵儿,乐逍遥的花魁,也是乐正的干女儿乐乐!”

    巴图立马怒声,“原来是你这个贱人!拿命来!”

    珵儿没躲,反倒比巴图还凶,“你站住!”

    巴图像是被震慑到了,真就戛然止步了,但是,很快就缓过神来,“小贱人,你敢跟老子这么说话?老子今天不玩死你,姓名就倒着写!”

    “你给我等着!我就问阿承一句话,问完了,你想怎么着都随你!”珵儿气呼呼地说。

    宁承的眉头都拢起来了,当着韩香的面,却无法多言。他真的不知道珵儿玩什么把戏,只能先静观其变了。

    谁知道,珵儿朝他看过来,认真问,“阿承,你还喜不喜欢我?”

    宁承差点被气死,他越发不知道珵儿想干什么了,他反问说,“大小姐,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吧?”

    珵儿的眼眶忽然就红了,回头朝巴图看去,“好了,我是耍了你,要命一条!你过来吧。”

    宁承的右手都不自觉握紧了,他这才意识到珵儿是来真的。这才几天呀,她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变笨了?她到底是变笨了,还是疯了?

    真不要命了吗?

    她就不知道落到巴图手里,会比落到马管家手里还要惨吗?

    巴图淫笑起来,“小娘们够胆量,不愧是流北商会的二把手,呵呵,爷怎么舍得杀你?爷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任由巴图一步一步走近,珵儿没动,就死死地盯着宁承看。

    其实她一点儿都没疯。

    她在赌。

    赌宁承会不会护她,赌宁承的心。

    她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她拿着从乐正秘密档案里偷出来的信物去般救兵了。她虽是个废材,可是,她终究是上官家族的女儿。没有哪一个家族会任由自家人在外头被欺负的,这是极其丢脸的事情。

    上官家族在玄空南部的势力和地位,相较于狼宗来说,并不逊色。虽然不至于超越,但至少能平起平坐。

    她不管阿承和韩香之前有过什么勾当,巴图这件事是她惹来的,她自己收拾,不连累任何人。

    她只是想顺道……试一试眼前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有多硬?

    看着巴图一步一步靠近珵儿,宁承终究是狠不下心的。或许,当初他从马管家手下救人,就注定了他再也狠不下心了吧。

    这个小妖精一点儿都不乖,不安分,从来不会把什么仁义道德放嘴边,可是,她真的一点儿都不坏。她在流北商会这么多年,救了多少被拐卖的孩子,他心中都有数。她在自己的心腹里立下过规矩,但凡十三岁以下的孩子,无论如何都必须救!即便是卖出去了,也得想方设法赎回来送回家去。

    在好人中当好人,很容易,无非是愿不愿意的事情。但是,在一帮坏人里当好人,有多难,宁承亲身经历过。

    就在宁承要开口的时候,韩香忽然开了口,她的声音冷而傲慢,“巴图,退下去!”

    巴图再心痒难耐,也立马乖乖退下,一声都不敢吭。韩香朝珵儿走了过去,高傲的目光由下而上地细细地,慢慢地打量她。

    这样打量人已经是非常不礼貌了,韩香打量的速度也故意放得很慢很慢,什么都不必说,就这眼神便是十足的轻蔑。

    珵儿虽是乐正养女,可自小到大合适被人这么打量过了?她不悦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人吗?”

    韩香这才收回视线,轻笑道,“确实长得挺美的,怪不得能把乐逍遥打理得那样好,还勾走了本小姐手下一条公狗。”

    巴图低着头,恭恭敬敬的,仿佛没听到自己被骂了。

    珵儿最恨这种变着法子,阴阳怪气骂人的人,尤其是女人。这种女人最为虚伪、阴暗,一点儿都不洒脱、坦荡。

    珵儿大大方方,直截了当地说,“韩大小姐,你都没把巴图喂饱,他当然要出来偷食。我还真没喂过他,呵呵,他的饭量挺大的吧?”

    这话一出,巴图的腿就软了。

    韩香冷不丁扬起了一巴掌,朝珵儿打去,速度快得让宁承都拦不住。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