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02章番,头一个不放过你

作者:叶微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102章 番,头一个不放过你

    “撞到哪里没有?”

    韩希朗首先在意的自然是宁黛的安全,宁黛心有余悸,摇摇头,“我没事……”

    突然脸色一变,“我的包!”

    韩希朗一怔,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们俩,竟然还会遇上被人抢劫的事儿?

    不过并不用他去追,韩希朗看一眼新来随行官,那人已经追出去了。

    宁黛这会儿靠着韩希朗,同样是很疑惑,“真是奇怪……抢我的包干什么?一定是我看起来很有钱的缘故。可是包里都是卡,零钱只够明天买菜的……”

    韩希朗捏捏她的鼻子,完全是宠溺的口吻,“小傻子,就算是只空包……那可是当季限量款,卖了都多少钱了?”

    “……”宁黛一愣,笑了起来,“嘻嘻,也是。”

    两个人先回车上等着,以为不过是件简单的抢劫事件。

    然而,随行官很快回来了,手上拿着宁黛的手袋,“孙小姐,给。”

    韩希朗瞄了一眼,随口说到,“看看有没有少什么。”

    “嗯。”宁黛低头翻看,一边摇着头,“没少……”

    突然又顿住了,抬头看着韩希朗。

    韩希朗蹙眉,“怎么了?少了?”

    “药不见了。”宁黛觉得奇怪,看向随行官,“是不小心撒出去了吗?”

    随行官摇摇头,“属下追过去的时候,那个人正在里面翻找……属下没注意,快速就给抢了过来。”

    韩希朗和宁黛面面相觑……这就奇怪了,看样子,那个人应该是把整个包都翻遍了,这里面最值钱的钱包和钥匙串上的碎钻挂件都原封不动的放着,偏偏她的药盒不见了?

    那么,那个人劳师动众的,为的就是抢一盒药?

    “咦!”

    宁黛打开钱包,里面竟然塞了张纸条。

    她自己都没看,先递给了韩希朗。

    韩希朗忙接过,摊开来一看。是一张A4纸,裁了一半,上面是打印的字体,内容却很让人震惊!

    ——药不能吃!

    药……宁黛吃的药!

    韩希朗拧眉,一时间思绪纷乱。“你不是不吃那个药了吗?怎么会……一直不是都好好的吗?宋国医不是说,你控制的很好?”

    “……”宁黛双手交叠在一起,不太敢看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因为这次,我又发作了……因为急着过来江城,我怕犯病了会让你担心,所以这个药……”

    韩希朗明白了,这药是宁黛自己买的。

    “呼!”韩希朗长舒口气。

    “希朗。”宁黛拽拽他的袖子,“对不起。”

    韩希朗失笑,揉揉她的脑袋,“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在想,这个人是谁?他好像对你的事很了解。而且,他这样大费周章、迂回曲折的说这件事,看来是不方便露面。”

    顿了顿,又问,“你有这样的朋友?”

    宁黛茫然的摇头,自然是没有的。

    “当然没有。”韩希朗手一敲方向盘,他真是问了个蠢问题,宁黛的朋友,他怎么会不知道?

    事情好像复杂起来了,其中更让他担心的……还是宁黛的病。

    宁黛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什么了,“希朗,你不要赶我走……我和你在一起,才能安心的。你要是送我回去,我觉得,我会病的更重的……”

    被他这样依赖着,心都化了。

    “没有要赶你走,不过……”韩希朗想了想,“在江城给你找个医生吧?你要不想我担心,就要治疗……不能越来越严重,对不对?”

    “嗯!”宁黛连连点头,她到不是讳疾忌医的人。“都听你的。”

    说好了,要在江城治疗。

    这个医生的人选,韩希朗也没有含糊,是通过宋国医介绍的,也是宋国医的老朋友了。

    “姑爷。”

    宋国医在电话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宋伯伯有话直说无妨。”韩希朗听出了异常。

    “是。我总觉得孙小姐的病不一般,当然可能我不够专业,我毕竟不擅长心理治疗……孙小姐接受治疗之后,我会和这位朋友保持联系,孙小姐是不是单纯的抑郁症,我想还不能下定论。”

    这话,犹如一枚炸弹,炸在韩希朗心湖上。

    韩希朗想到了‘抢劫’事件……这些事会不会有关系?

    如果宁黛不是单纯的抑郁症,那会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已经有人对宁黛下手了?为什么……目的何在?

    这一连串的问题纠缠着韩希朗,犹如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如果一切都是计划,那么背后的人是谁?

    只可惜,韩希朗还没来得及弄透这些问题,又有事情发生了——吴亮越狱了!

    得到这个消息,梁隽邦立即打了电话过来。

    “大舅子,你现在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韩希朗倒还是很镇定,“慌什么?不是早就料到了吗?”

    梁隽邦的口吻不无佩服,“可以啊!大舅子果然不亏是受过训的。我已经得到消息了,吴亮越狱后,放出来的头一句话是……他不会放过你!我马上到,我们商量一下!”

    “好。”

    韩希朗挂了电话,神色却没有刚才那般轻松了。

    他此刻坐在诊室外的长椅上,他是来陪宁黛做治疗的。吴亮一越狱,势必是一场恶战不可避免。宁黛怎么办?她这样脆弱、需要他的保护,要送走吗?

    此前他就是想送她走,所以急着要孩子……但那已经错了,这一次呢?

    韩希朗想,还是留在身边的吧!不管多苦,他们是夫妻。

    诊室的门开开,宁黛笑着朝他跑过来。

    “希朗。”

    韩希朗站起来,他的个子高,无端就给人一种安全感。

    “觉得怎么样?”

    宁黛笑嘻嘻的点头,“没什么特别的,我也没有觉得不舒服,好像是因为你在身边……我挺稳定的。”

    韩希朗轻声应了,握住她的手,“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回到美度城,没有想到门口站着个意想不到的人——厉江城。

    厉江城倚靠在门边抽烟,看到他们过来,捻灭了烟头。“韩总、韩太太。”

    韩希朗蹙眉,隐隐对他有些抗拒,“城少,有事?”

    “韩总。”厉江城点点头,面色些微凝重,“吴亮越狱了,他头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你。”

    “所以呢?”韩希朗扬眉。

    厉江城耐着性子,“你现在孤立无援,可是吴亮不一样,江城的黑势力都要卖他的面子!他既然放话了,就一定会做到……韩总,我好歹是你的投资人,我也不想我的投资打水漂,去厉家避一避吧?”

    对于厉江城的这个举动,韩希朗着实意外。

    按理来说,厉江城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如果此前一切没有白做,那么厉江城应该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却说要帮他?

    厉江城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韩希朗都不会答应。一来,吴亮此举本来就在他的计划中,二来……这个厉江城对宁黛的态度,实在有些诡异。韩希朗断然没有把人送到他那里的度量!

    “谢谢城少好意,韩某心领了。”

    韩希朗摇头笑笑,礼貌而客气。

    见他拒绝,厉江城有些急了,“韩总,不要直接拒绝,吴亮真是亡命之徒!你这次害的他要把牢底坐穿……他更是不管不顾了……”

    “那又怎样?”韩希朗蹙眉,反问,“即使我被他盯上,即使我真的出了事,城少的资金还是可以收回……而且,还能顺带接下项目,有损失吗?”

    “……”厉江城怔住,他这是想要帮他,怎么他还不领情了?

    “城少,我就不请你进去坐了。”韩希朗冷着脸,带着宁黛进了院子。

    感觉到他身上沉重的气息,宁黛抬头小声说到,“你不高兴吗?”

    “……”韩希朗看了她一眼,“没有,只是觉得不必要接受他的好意,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关系,对吗?”

    “嗯。”宁黛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她这样乖,韩希朗一肚子的怨气瞬间消散了,“乖,我的好女孩。”

    梁隽邦在晚间赶了过来,那时候宁黛已经睡着了。

    楼下客厅里,梁隽邦和韩希朗在商量着对策。

    “吴亮还没有露面,应该是躲在暗处伺机而动。”

    梁隽邦往楼上看了一眼,“大嫂跟着你,挺危险的。”

    “这几天不让她跟去公司了,我们速战速决,吴亮能等,我等不了。”韩希朗自然比他要更加着急。

    “那这件事,你还是要跟大嫂说一声,不然你突然不见了,她会害怕的。”

    韩希朗静默片刻,点点头,“好。”

    然而,韩希朗还没来得及向宁黛说起这件事,吴亮已经动手了……

    宁黛听话,留在家里,白天会定时去医院复诊。

    但是那天天很黑了,她也没有等到韩希朗回来。

    “这么晚?”宁黛嘀咕着,给韩希朗打电话。可是,希朗的电话不通。

    心中疑惑加重,又给梁隽邦也打了过去……情况竟然是一样的!他们怎么回事?

    难道是……宁黛想到了吴亮!她还记得吴亮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怎么办、怎么办?”宁黛咬着手指,握着手机,在客厅不安的来回走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