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南风玦篇【33】 再深的感情也会被柴米油盐磨光

作者:顾阿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南风玦,你觉得把我当成一个傻子一样玩儿心里很开心很有成就感是么?”

    余云卿背靠着冰冷的墙壁,一双眸子受伤的看着南风玦。

    南风玦眸子微微闪了一下,南风倾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分别了十几年的孩子如今终于回来了,心里的激动比当时生下南风玦的时候还早激动。

    南风倾上前,拉住余云卿的手轻轻的说:“墨宝,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有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解释的,你要知道,玦儿并非有意而为,在你在巴黎受伤的时候,玦儿为了不让你受到打扰,连夜将你连夜送了回来,没等你醒又送了回去,还让余子安和墨浓保密。”

    “墨宝,你始终要信得,我们是一家人。”

    南风倾轻轻的说着,那双依旧美丽的眸子还是像以前那样温柔的看着她。

    那声音仿佛像是拥有魔力一样,慢慢的抚平着她内心的受伤与焦躁。

    南风玦依旧在一边沉默着,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南风倾正要提醒自己的儿子好歹说句安慰或者好听的话。

    却只见南风玦一把拉过余云卿就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南风玦拉着余云卿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碰的一声关上门。

    “你干什么!”

    南风玦一把两人摁在墙上,后背不由得撞上了冰冷的墙,就连脑袋也碰了上去。

    余云卿不由得吃痛,直接怒吼南风玦!

    南风玦低头,狠狠地,带着掠夺,残暴,强悍的气势疯狂的吮吸着她的芳甜!

    “唔!”

    余云卿拼命的挣扎,可一个小女人的力气怎么比的过一个男人?

    狠狠地桎梏着她的双手,火热的身体紧密的贴着女人娇小的身子。

    南风玦!你骗我,现在为何又要来演这一出!

    良久,唇分,气喘吁吁,媚眼如丝。

    用力的将人抱在怀里,南风玦依旧将她抵在墙上,清朗的声线传来。

    “余云卿,我问你,我可有做过伤害过你的事情?”

    南风玦是第一次这么叫她的名字,明明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可是余云卿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他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仿佛只是在审问一个犯人一样,高高在上,带着冷酷铁血的威严。

    余云卿很恐惧,也很害怕这样的南风玦,即使是南风玦骗她,可是至少不会让她觉得陌生和冰冷。

    可眼前这个人,充满了冷酷和铁血,满身的凌厉和倨傲……

    余云卿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忍着眼里的恐惧说:“没有,你从未做过伤害过我的事情。”

    余云卿想了想,从自己第一天遇见这个男人开始,他对自己就是百般呵护。

    更甚者,那日若不是南风玦出现在酒吧,她又怎么能够全身而退?

    “那我可有做过任何背叛你的事情?”

    南风玦步步逼问,余云卿疯狂的摇头:“没有!你没有,没有背叛过我……”

    可是,心里的那层膜却依然还在。

    “余云卿,我且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可曾后悔过认识我?或者,你是否信我?”

    南风玦问完这句话的时候,心脏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他不知道即将等待自己的答案会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

    只是,若非不这样问,他又如何得知她的心,究竟是向着谁的。

    “我……”

    余云卿低着头,眼里闪烁着挣扎和犹豫。

    余云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回答。

    后悔?不,算不上,信任?若非不是因为信任,她又怎么会和他成日里腻在一起,甚至和他一起回国。

    那时的自己,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却依然回来了,出于的无非就是心里的那份信任,可是现在,他要自己怎么回答啊!

    南风玦看着余云卿的眼里闪过挣扎和犹豫,一双冰冷的眸子充满了失望。

    原来,她从未信任过他。

    他问:“余云卿,既然你不信我,又何必跟我回国,你既然后悔,又何必和我领证结婚!”

    余云卿听着南风玦冰冷的话语,记忆里南风玦,从来都是温柔的,就算很少会笑,可是,自己却也是爱极了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切。

    余云卿的眼里,猛地出现了悲怆,她一把推开南风玦吼道:“南风玦,结婚的事情是你骗我的,若不是你拉着我去民政局,我又怎么会和你结婚!”

    有些话,到了喉咙,从开始不经过大脑的思考就那么莽撞的说了出来,可是等说出来才后悔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南风玦猛地后退几步,眸子发红的看着悲怆的余云卿问:“所以,你并不想和我结婚,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个骗子是么?你认为是我玩弄了你的自尊,你的感情,你的一切的一切!”

    南风玦真是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在她的心里竟然是那么的一个存在。

    他应该早就知道的,从一开始,她就不想和他结婚。

    一切,不过是自己想要早些将她拐回家的计谋罢了!

    “是,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说过你是谁,在你的眼里我就想傻子一样随便你玩弄,就连我的爸妈也帮着你,明明你们谁都知道,可是却将我一人蒙在鼓里!”

    余云卿大声的哭喊着,明明不想这样说的,她看见了他眼里的受伤了疼痛,自己的心也会痛。

    可余云卿终究是骄傲的,从小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即便是再怎么傻白甜也不希望自己就这样被人玩弄!

    她也有自己的脾气,她不是温柔贤淑的娇娇女,也不是什么通情达理的千金小姐,她就是一个爱胡闹,爱任性,爱耍小脾气的大小姐而已!

    林墨浓和余子安太过于溺爱余云卿,事事都顺着余云卿的脾气来。

    可是一旦这个公主病发作了起来,也顾不得刺伤周围所有的人!

    “好!很好!余云卿,几年不见,你脾气倒是见长了!”

    南风玦说完,一脚踹开门,转身,不带丝毫留念的转身,带着满身的怒气和受伤大步离开了房间!

    楼下的人,个个都眼巴巴的看着南风玦房间的方向,希望两人可不要闹出什么误会才好。

    “玦儿,你……你这是怎么了!”

    南风倾看着满身怒火的南风玦,不由得吃了一惊,问。

    南风玦身上的气温很低,低的足以冻死人,冷漠冷酷的眉眼带着浓浓的煞气。

    南风倾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南风玦,就连霍一言也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南风玦!

    身上的气势,仿佛是从九幽地狱传来的寒气一样,眼里黑色暴虐翻滚。

    南风玦薄唇紧抿,用力的甩开南风倾的手大步往门外走去。

    “玦儿!”

    南风倾急急忙忙的想要喊住南风玦,身后却传来一到低沉的声音。

    “让他走!”

    南风倾转身,看见男人正一身休闲服的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

    南风倾只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车子发动的声音,外面南风玦的车子已经狂飙而出,直接消失在紫竹别院!

    “霍天,为什么不拦住玦儿!”

    眸子里带着微微的怒火,好好的午餐被弄成这个样子,想来玦儿和墨宝定是弄出了什么误会。

    “太过于安稳的爱情总有一天会被安逸的生活消磨殆尽,偶尔的磕磕绊绊,才会让这两人知道感情的来之不易。”

    男人眼皮也不抬的直接说了句。

    南风倾愣了一下,忽的就晃了一下神。

    是啊,太过于安稳的爱情会让两人失去对爱情的新鲜感,就像普通人家一样,再深厚的感情,也总有一天会被柴米油盐磨光。

    到时候,想着的,是怎么去生活,如何渡过每一天,哪有心情想着儿女情长。

    玦儿对墨宝的感情有多深,南风倾知道,可是墨宝,毕竟分开了那么多年,出了一些事情便失去了对玦儿的信任。

    如此感情,如若不用某些事情来稳固一下,总有一天会被未来的日子彻底的土崩瓦解。

    “是啊妈妈,我觉得爹地说的非常对,我哥爱着嫂嫂呐,可对于嫂嫂来说,我哥还仅仅只是知道陌生人而已,所以有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咯!”

    霍一言这个小屁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呢懂起了爱情这一套。

    南风倾美好气的瞪了霍一言一眼,终究是无奈的说:“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反正这是后辈们的事情,是好是歹都是他们自己的造化,我也懒得去瞎掺和了。”

    南风倾摇了摇头,嘴上虽然是那么说,可是心里终究是有些不安,今天的事情,怕是已经成了这两个孩子的心结了。

    玦儿有多优秀,不用说,谁都知道,可是再怎么优秀的人,他的内心终归是柔软的。

    玦儿不是石头,也不是冷血动物,若非不是墨宝说了什么伤人的话,依着玦儿的好脾气,又怎么会气的直接飙车去了。

    南风倾倒不是在为自己的孩子说话,而是自己从小就了解玦儿的性子,脾气好的不行,虽说经常冷着脸,也不爱说话,好在脾气好,不怎么发脾气。

    今天能气成这样,八成是墨宝说了什么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