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南风玦篇【36】 我老公呢?

作者:顾阿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车子里的气氛又变得僵凝了起来,谁也没有开口说下句话,都在静静地等待着对方开口说一句,哪怕是随便说一句你好或者其他的也行。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对方的一句话,大抵是顾昊受不了这僵凝的气氛,顾昊纠结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那个,你要是觉得不妥的话就当我刚刚说的话是在放屁。”

    顾昊的眼里,有着微微地失落,低着头也不去看琳达,也不知道琳达现在究竟是个什么表情,琳达看似似乎是在认真的开着车,可是心里却似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你自己好好思量思量。”琳达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撇开自己的眼睛继续开车。

    顾昊愣了一下,不知道琳达这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若说我是真心的你可信?”

    淡淡的话语飘荡在车厢内,带着男性特有的磁性,漆黑的天际,繁星点点,细碎的星子洒落在天空中像极了某人的眸子一样。

    终于将南风玦带回了霍家,南风倾看着自己的儿子醉成了那样,自然是心疼的不行,找人也找了那么久,再加上顾昊又被几个女人缠着耗了一些时间,这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快要接近十二点了,然而顾昊和琳达的家离紫竹别院还很远。

    “顾昊,我家客房还有很多,今晚你们两人就先在这里将就着一晚上吧,也省的四处跑了。”

    顾昊让下人将南风玦扶回了房间休息,自然有人照顾着,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当下就想着将两人留下来一起。

    “好的!”

    “不用了!”

    两到声音同时响起,顾昊和琳达同时看了对方一眼,顾昊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琳达,你看现在时间都已经那么晚了,要不今晚我们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怎么样?”

    顾昊难得的用这么温和的语气和琳达说话,以前这两人是怎么看怎么也不觉得顺眼,一见面就掐架。

    “随你吧!”

    琳达说完直接跟着已经上来的老妈子去了南风倾给他们已经安排好的房间,留下顾昊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

    顾昊和霍家算是老熟人了,对于霍家,顾昊也并不陌生。

    至于南风玦和余云卿那边,余云卿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一直没有睡意,余云卿一双眼睛红红的,其实她也知道今天是自己太过于小家子气了,还说了一些伤人的话,气的南风玦直接摔门而出。

    只是现在,南风玦回来了,听下人们说南风玦喝醉了,而且还醉的很厉害,心里的焦躁和不安狠狠地折磨着余云卿,余云卿不知道自己现在应不应该去找南风玦。

    只是若是现在自己去找南风玦的话,他应该不想看见她吧,况且,他也醉了,余云卿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等明天南风玦醒来的时候再去找南风玦。

    一夜未眠,南风玦就睡在她的隔壁,余云卿好几次想要偷偷地跑过去堪堪南风玦,可是心里却害怕着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合着这种压抑纠结的心情就这样过了大半个夜晚。

    可终究还是睡不着,没有了睡意,余云卿终于打定主意,起床蹑手蹑脚的打开门,生怕不小心弄出点声音把别人给吵醒了,小心翼翼的踮起自己的脚尖。

    漆黑的走廊上十分的安静,安静的余云卿只能够听见自己噗通的心跳声,蹑手蹑脚的靠着墙壁慢慢的摸索到南风玦的房间,轻轻地打开门,终于进去了,余云卿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幸亏南风是在她的隔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找。

    余云卿想要打开灯,可是想着要是开灯的话会不会被人发现了,眼珠子狡黠的转了转,直接慢慢的蹭到南风玦的床边,余云卿只觉得一股刺鼻的酒味儿传来,想来今晚南风玦喝的肯定很多。

    那都是因为在自己的原因,要不是自己说了那些伤人心的话,南风玦也不会跑出去喝酒,更不会醉成这样,终于到了南风玦的床边,小手四处小心翼翼的摸着,却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还有点儿软乎乎的东西。

    余云卿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手里的巨物,脸蛋儿发烧的厉害,余云卿虽说是傻白甜一只,可是该知道的自己都知道,余云卿此刻只是在不停地祈祷庆幸,幸亏南风玦是喝醉了的,不然今天丢人就丢大发了。

    顺着窗外传来的微弱的灯光,余云卿看见床上的南风玦,睡得十分安详,一双小手轻轻地摸着南风玦的脸说:“南风玦,对不起,是我错了,我知道自己今天说的话太过分了,可能对你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余云卿将自己的笑脸贴在南风玦的脸上,南风玦没有洗澡,一身的酒味儿,熏得余云卿的鼻子微微有些不舒服。

    她在她的脸上蹭了蹭继续说:“其实我不是不信你,只是心里还没有缓过来,那个……明天等你醒了后我亲自向你赔礼道歉怎么样?”

    床上的人没有丝毫的动静,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余云卿将自己的小手塞进南风玦的大手中,想着南风玦拉自己的样子,嘴角的笑容都快咧到耳根子去了。

    余云卿沉默了一会儿说:“老公,我们和好吧,你看,你出去喝酒喝醉了多不安全呀!”

    那么尊贵冷清的人,居然会喝的烂醉如泥,平日里的形象倒是多添了积分颓废的感觉进去,看的余云卿的心里一阵的发堵难受。

    余云卿发誓,自己以后再也不说这么伤人的话了,都怪自己太蠢,没有理解过南风玦,到最后还是南风倾去找余云卿说了很多,余云卿才知道自己已经是蠢到了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

    余云卿不再说话了,只是轻手轻脚的钻进南风玦的被窝里,然后双手紧紧地搂着南风玦的脖子,在他的怀里像一只小兽似得蹭啊蹭。

    在南风玦的怀里窝了几分钟,余云卿还是没有睡意,想着自己出来的时间也已经够长了,便从南风玦的怀里出来,打算离开,只是,南风玦的一只脚这才刚落地,自己的腰就陡然被人一把拽住。

    有力的手臂揽住小家伙的小蛮腰,余云卿没有防备,突然被人拽住,一声惊呼猛地就朝后面倒去。

    余云卿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就已经被人压在了身下,暴虐狂躁的气氛传来,余云卿还没发出声音。

    一双粉嫩的唇就已经被人含住用力的吮吸着,趁着这一会儿的空挡,火热湿润的长舌已经开始猛烈的进攻着她的口腔,檀香小舌被人狠狠地缠绕着,口腔里一阵的酒味儿让余云卿觉得非常的难受。

    南风玦死死地抵着怀里的小人儿,唇上的温软让南风玦根本就舍不得放开余云卿,好在南风玦此刻是清醒着的,也知道小家伙会受不了,不过刚才小家伙的那番话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除了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以外,南风玦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说余云卿这个蠢的要死的家伙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余云卿以为自己已经快要窒息的时候,南风玦终于放开了她。

    “那个……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么?”

    余云卿红着脸问,她又不是傻,只是有些白痴了而已,怎么也想到了南风玦其实是早就已经清醒了,只有自己还在这里傻兮兮的说这话,还被人妥妥的吃了一个豆腐,余云卿担心南风玦还在生气,黑暗中,一双眸子格外忐忑的看着南风玦。

    “睡吧!”南风玦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人继续按在怀里,然后沉沉的睡去。

    余云卿张了张嘴了,不知道南风玦现在是个什么心思,看样子,似乎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想来被宠的上天的小家伙心里微微有些委屈,不过想想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所以南风玦生气也是应该的。

    这样一想,余云卿的心里果然就好受了些,安安静静的窝在南风玦的怀里,闭着眼睛睡觉觉!

    不过,等余云卿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身边早就已经没有了南风玦的影子,只是旁边还残留着南风玦身上的体温和味道。

    迷迷糊糊的起了床,身上的衣服也是松松垮垮的,不过,显然,余云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出了房间,恰好遇见霍一言那个家伙。

    余云卿揉了揉眼睛拦住霍一言问:“一言,我老公呢?”

    “你老公上班去了,你怎么从我哥的房间出来了?难不成昨晚你俩有好事发生?咦?这也不对啊,昨晚我哥醉成那个样子,怎么可能……omg!该不会是你主动爬上我哥的床的吧!”

    霍一言那张大嘴巴,一大清早的就在楼上瞎嚷嚷,楼下的人听见了,纷纷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余云卿,这下,就算余云卿再怎么迷糊也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成为众人的焦点了。

    “霍一言,你瞎说什么呢!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担心他才跑去他房间的好不好!”余云卿有些心虚,昨晚还真的是自己主动跑去南风玦房间的。

    不过,余云卿不知道的是,就算最后她不去南风玦的房间,某人也会大半夜的跑去她的房间,只不过正当南风玦想要起床去余云卿的房间的时候,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细微的相声,接着就是自己房间的门被人打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