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南风玦篇【40】 小白莲花儿

作者:顾阿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更令人气愤的是,他居然说自己是未成年的小妹妹!

    余云卿只觉得自己的肺擦肝儿啊,里面全是熊熊燃烧着的火气,却也只见南风玦怀里的那个女人主动将自己的红唇凑了上去,似乎是想要索吻,偏偏南风玦还是一脸不肯拒绝的样子,也主动的吻了上去。

    眼看着两人的唇马上就要碰在一起了,南风玦用眼角的余光轻轻地看了眼余云卿,然后继续将自己的唇准备就那样吻了上去,余云卿快要气疯了,现在只需要轻轻一碰,两人就会顺利的接吻。

    余云卿似乎是再也受不了了,在他们的唇即将要碰上去的一瞬间猛地就狂奔了上去,然后一把将南风玦怀里的小白花儿扯了出来,南风玦的眸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伸出手,猛地桎梏住小家伙的脑袋,一手揽住余云卿腰,用力的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余云卿毫无预兆的就那样跌倒在了南风玦的怀里。

    两人的唇不可避免的碰在了一起,终于再次尝试到小家伙的甘甜,南风玦说什么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放手。

    猛烈的长舌攻势,火热的吻铺天盖地而来,余云卿完全没有招架的力气和余地,堪堪直接瘫痪在南风玦的怀里,站在门口的两人再次惊呆了,一张嘴巴张得老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一样。

    被余云卿扯倒在地上的小白花儿,双眼怨恨的看着正在猛烈的激吻中的两人,一双眸子恨不得将余云卿撕碎一样,该死的,明明玦吻得是她,是这个女人,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因为她妒忌,所以将自己推开,她的玦才会吻上她的!

    可怜可悲又可笑的女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一开始就是被南风玦用来利用她从而达到余云卿发怒吃醋的工具,还一心想着南风玦对她是有感觉得。

    还觉得是余云卿抢了她的玦,若是被顾昊和霍一言知道这个女人现在的心里想的是什么的话,估计只怕会是忍不住的笑出来,这么一个白痴的女人,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清楚,还妄想着爬上南风玦的床!

    一吻天荒,唇分气喘,余云卿整个人都瘫痪在南风玦的怀里,全身上下根本就没有丝毫力气,她的嘴角,还挂着可疑的液体,看起来格外的诱人,南风玦只觉得自己某处有些胀痛,却也是只能强忍着。

    她跨坐在南风玦的腿上,只觉得自己额小腹处被某个东西抵着,余云卿不蠢,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当即脸红的很滴血似得,偏偏南风玦那家伙还恶作剧似得动了动,余云卿顿时有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可是够了?”低低的嗓音夹杂着魅惑人心的声线轻轻地在余云卿的耳边响起,他的唇轻轻地挨着她的耳垂,余云卿只觉得一股电流传遍全身,浑身酥麻的不像话,却也是没有力气说出一句话来。

    余云卿这些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是在耍自己,包括那个扑倒在他的怀里,还故意装出一副宠溺的样子,无非就是做给她看的,好让她忍不住的冲上来。

    余云卿暗叹,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腹黑,明知道自己会忍不住上来推开那个女人,却还故意那样做。

    这世上,最坏的男人,就是南风玦了!

    “玦~”

    可怜兮兮的声音响起,黄琳琳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星眸无比哀怨可怜的看着南风玦,眼看着那眼泪珠子都已经在眼眶了打转了,似乎现在只要是谁说话稍微大声了点儿,她的眼泪就会马上决堤而出,然后淹没整个办公室似得!

    “老婆,这个丑女人是谁?”怀里抱着自己的小家伙,南风玦的心情当真是美极了,只是门口站着的两人,在一边装可怜的一人,心情却是无比的酸爽啊!

    顾昊和霍一言齐齐愣住了,心里却有憋着笑,而一边的小白莲花儿却是红了脸色,又黑了脸色,再次可怜兮兮的看着南风玦说:“玦~我是琳琳啊,不是什么丑女人……”

    “唔,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丑女人就是你?”南风玦这家伙绝对拥有能够气死人补偿人的本领,一句话下来,却是气的那个女人几乎要吐血的节奏!

    “我……玦,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明明你刚才还在哄着人家的,要不是这个女人推开了我,你的怀里抱着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可怜的小白莲花儿,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被人当做利用工具的事情,还傻兮兮的觉得是余云卿抢了她的一切,顾昊真是为这个女人的智商捉急啊!

    “哦,刚才我有抱着你?”

    “是啊是啊,本来你还要打算……打算吻人家的……可是就是因为你怀里的那个贱女人,所以,所以我才会……”

    小白莲花儿说的时候,还不忘羞涩的看了南风玦一眼。

    最后目光却变成了怨恨,恶狠狠地等着南风玦怀里的余云卿,南风玦心情不错,拿着小家伙的大辫子放在上手心里把玩着,只是,在听见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眸子却陡然冷了下来。

    如刀的目光幽幽的看先小白莲花儿,声音冷的仿佛是从九幽地狱传来的一样,那股寒气顺着小白莲花儿的脚底直直窜上了头顶了,冷的她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

    “你说我老婆是贱女人?”似乎是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因为南风玦嘴里还喊着的是老婆,那也就证明着那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女人真的是南风玦的老婆!

    可是自己一直没有听说过南方局结婚的消息啊!

    再说了,自己算是在南风玦身边待得最久的一个女人,自认为在自己已经将南风玦的性子了解的差不多了,又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清汤寡水的女人!更别说什么结婚了!

    事情能有今天这个局面,也还得归功于南风倾,自从南风玦长大后,南风倾也不知道抽什么风,一个劲儿的往南风玦身边送女人,那些女人,不是世家千金就是交际名媛,看的南风玦心里一阵的反胃,后来被南风倾逼得无奈的,才勉强留下了几个比较懂事的女人放着。

    不过那也就仅仅只是单纯的放在一边而已,南风玦对于这些女人可是没有丝毫的兴趣,而这朵小白莲花就是当时留下来的那个,乖巧,懂事,知进退,所以南风玦才会将她留了下来。

    那些留下来的女人,都是知晓南风玦的真实身份的,不过南风玦倒也不担心这些女人会将他的身份说出去,因为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不想自己身边成日里都有记者围着而已,实际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害处,所以说与不说,也就都那回事儿了!

    “我……对不起,玦,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妻子……”

    当着人家妻子的面上前公然勾引人家,还装作一副可怜而又无辜的样子,霍一言真心是给跪了!

    “顾昊,五分钟时间,我不想再次看见这个女人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急的赶出去的时候给公司贴上她的大头贴,以后凡是这个女人来这里,都给我赶出去!”

    南风玦行事乖张邪肆,一句话,轻轻松松的解决了这个女人,小白花儿在被abr保安拖下去的时候,哭的那叫一个鬼哭狼嚎惊天动地,顾昊见自家老板脸色不好,连忙又随意去找了个东西堵住小白莲花儿的嘴,办公室里瞬间就给安静下来了!

    办公室里是安静了,可是顾昊和霍一言的心却是沸腾起来了,南风玦又恢复了他那副高冷倨傲的模样,依旧抱着怀里的小家伙,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接近十二点了,马上就要下班了。

    余云卿和霍一言刚才在一楼前台的时候耽搁了一些时间,再加上黄琳琳那个女人的作死法,时间也就这么的过去了。

    “说吧,刚才在一楼发生的事情,还有,你们来的目的。”南风玦就高高在上的坐在老板椅上,像是审问犯人一样的口吻和语气。

    简单的给南风玦解释了一下刚才一楼发生的事情,又将霍一言和余云卿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南风玦轻轻地拍了拍怀里小家伙的屁股说:“怎么,还呆在我的怀里不愿意出去?”

    余云卿将自己的头完全埋在南风玦的怀里,现在她表示已经没脸出去见人了,刚刚还有那么多人在,她和南风玦居然就那么的接吻了!

    余云卿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跳得厉害,脸也烫的厉害,估计现在是红的不能再红了,所以余云卿干脆选择装死直接待在南风玦的怀里的了!

    “咳咳,老板,你老婆这是在害羞呢,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和一言就先出去了!你俩慢慢的好好地,认真的谈谈人生理想哈!”

    顾昊干咳了一声说,说完为了避免被南风玦一个眼神射到,赶紧拉着霍一言就跑了出来,还不忘替两人关上门。

    霍一言无语,本来是想要来找哥一起玩儿的谁知道他哥玩儿媳妇儿去了,根本就没有注意他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