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南风玦篇【44】 轻点儿,我怕疼……(全文完0

作者:顾阿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南风玦将人按在自己的腿上,让她的侧脸朝上,于是开始了他的掏耳朵之旅,若是此刻有人看见的话,一定会人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或者说是眼睛出现幻觉了。

    高冷无比又倨傲的总裁大人此刻竟然在给一个女人掏耳朵!

    “老公~”余云卿爬在南风玦的腿上,看不见南风玦的神情,只是能够感觉到他的温柔和细心。

    “嗯?”

    南风玦淡淡的嗯了一声,继续掏着耳朵。

    “老公,你今天给我掏耳朵,那你以后就得给我掏一辈子的耳朵。”

    余云卿趴在他的腿上无聊的拿起自己的一撮头发把玩着。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还得我给掏一辈子的耳朵,心里不许想着别的女人,也不可以看别的女人,就像今天那个女人,你碰都不能碰一下!”

    余云卿威胁的说着,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扑到南风玦的怀里,她心里就是各种不舒服,南风玦挑眉,说:“如果我碰了怎么办?”

    “碰了你就回家跪键盘去!”

    余云卿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南风玦依旧默默的掏着耳朵,时不时回答着余云卿各种好笑的问题,然后这一个下午就这样被两人晃晃悠悠的渡过了。

    余云卿在霍家腻歪了几天,终于等到了开学的日子,南风玦亲自将人送去一大,南枢和其他两人都在,一大一大早就已经全副武装,只是听说一大今天要来一个转校生,据说身份还挺高的样子。

    这不,一大早的,一大的校长早早的就在门口候着了,学生们照常上课,只是这学校的领导人都站在门口这是闹哪样啊?

    不过好在学校已经交代过了,学生们的好奇心不要太重,这次来的人物可不简单,就连南枢和陈晋东也在门口等着,南枢和陈晋东在一大绝对算的上是风云人物。

    一个是军阀世家,一个是市长公子,这也就和a市的太子爷差不多。

    一辆辆黑色轿车依次停在一大的门口,学生们伸长了脖子看着外面拉轰的排场,余云卿在心里悄悄地抹了一把冷汗,紧紧地握着南风玦的手说:“老公……你干嘛非要弄成这样?”

    十辆豪车,排场十分华丽,本来余云卿觉得自己坐公交车来就挺不错的,以前在巴黎,她可是从来都不喜欢余子安用车送她去上学。

    可是今天,南风玦却非要这么做,偏偏南风倾也跟着瞎搅合,说什么,她霍家猛地媳妇儿去上学,那排场必须是杠杠滴,不然别人还以为她霍家木有钱。

    余云卿对于这种奇葩思维已经无力吐槽,最后还是被南风玦拖着上车。

    “我这叫宣誓主权,以后a市的人都知道你余云卿是我南风玦的女人,这样,在学校以后就没人敢打你的主意了。”

    南风玦目不斜视,余云卿再次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行行行,你有理由,你是对哒,你爱怎么滴就怎么滴吧!”

    余云卿不爽的嘟着自己粉嫩的小嘴儿,南风玦直接捧着小家伙的脸就吧唧了一口,好在车窗关着,外面的人也看不见,所以某人才会这么的肆无忌惮。

    余云卿闹了个大红脸,嗔了南风玦一眼说:“哼,我这次可是要好久才回去的,我看你这几天怎么办!”

    “如果你不担心我出去找女人,就必须天天想我,不能想其他男人,知道吗?”

    南风玦并不在意,五天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当然,他也有的是办法过来找小东西。

    陈晋东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走上去,踢了踢南风玦的车门说:“你俩还要腻歪到什么时候,大家可都等着那!”

    陈晋东的嘴角挂着痞气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痞痞的,偏偏又是帅哥一枚,听说大学里面花痴挺多,看着陈晋东痞气一笑,里面瞬间有女生在放声尖叫了。

    一边的校长叫了保安维护今天的秩序,南枢和陈晋东都已经毕业好几年了,可在这个学校依旧是属于风云人物的那种,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校长还特意的请了数十名保安过来,足以见证这几人的知名度和热度了。

    南风玦,南枢和陈晋东,基本上算得上是a市的风云人物了,这三个人,那就是杠杠的黄金铁三角。

    南风玦的脸色,不可察觉的黑了一下,打开车门,一双擦得铮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面前,接着就是一双修长有力的腿,一身黑色商务西装,手腕上带着名贵的腕表,输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规矩的贴着。

    一双犀利冷清的眸子停留在陈晋东的身上,高挺的鼻梁,玫色的薄唇抿成冷硬的线条,整个人就是一丝不苟十分严肃外加无比高冷矜贵的气质。

    陈晋东撇了撇嘴,只觉得这家伙又在耍帅了,果不其然,校园内,一眼看南风玦从车里出来都不由得看直了眼睛,难道,这次的转校生就是这个男人吗?

    然而,这注定是要让他们失望滴~

    因为他的手里,正牵着一位未成年少女,一双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余云卿看着这a市最大的大学,还真是不错,至少要比她在巴黎那所学校要大。

    余云卿这才是直接读的大二,校长看人都已经出来了,连忙上前迎接,和南风玦握了握手说:“南风先生,很感谢你这次能够来到我们学校,你放心,您的未婚妻我们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她,不会用丝毫闪失。”

    南风玦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点点头,没有说话,好在学校的领导们都知道南风玦是个什么性子,也没有过多的在意什么。

    倒是余云卿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戳了戳南风玦说:“喂,人家给你说话呢,你点点头就算完事儿了?这也太没礼貌了吧!”

    余云卿觉得这个男人天生就是矜贵惯了,对谁都是那一副高冷的样子,仿佛对于什么事情都不能引起他内心的波动一样。

    校长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搓了搓自己的手掌说:“没关系没关系,南风先生能够来我们一大就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

    校长知晓余云卿的身份,也知道南风玦的身份,在来的时候,陈晋东和南枢就已经说了,谁能想到霍家的大公子竟然会是在商界打个喷嚏,整个商界都会跟着颤抖的abr的总裁呢?

    要是这个消息就这样传了出去,整个a市还不知道会震惊成什么样子,毕竟,谁也不会想到abr的总裁竟然会是那么的年轻,小小年纪,就已经撑起了商界的半边天,更被说abr总裁在政界的成就了。

    这样的一个男人,简直就是可以称之为鬼才!

    “老头儿,我兄弟的未婚妻能来你学校那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可得给我好生招待着,至于这个学校有什么心怀不轨或者有别的心思的人,更或者是想要上位的女生oR男生,按照校规处置,有什么问题就找我和南枢,要是不服,南枢随时等你来战!”

    “……”

    余云卿嘴角抽了一下,为什么她有种进了狼窝的感觉?这里的人,咋一个比一个霸道?

    至于就连躺着都中枪的南枢,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军人天上的气场已经让不少人都畏惧不已,听见陈晋东小霸王一样的话,南枢嘴角不规则的抽出了一下,然后整张脸都是黑的。

    不过,陈晋东这也算是在一大警告某些心思不正的人,毕竟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谁又能确定这里面会是绝对的安全你?

    完成了一系列的手续办理,余云卿今天算是正式踏入a市一大了。

    只是,这一周的时间该怎么熬啊!

    余云卿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多少次趴在桌上无限的哀怨中,来了学校两天了,一个朋友也木有交到,原因只是因为那天的排场过大,把她未来的朋友都吓到了,余云卿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啊。

    这几天陈晋东和南枢偶尔也会过来看看这小妮子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余云卿在艰难地熬着日子,这国内的课程她是完全听不懂好吧,不过为了保持南风玦的面子,余云卿每节课都还是装作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一些老师看着这个转校生很是认真的样子,以为这次来的会是什么骄横的大小姐,谁想竟然会是一个看起来还未成年的乖乖女,心里对余云卿的欢喜也就越来越重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周五,余云卿眼巴巴的站在校门口等着南风玦来接她,这几天收获还算不错,收获小朋友一只,同样是一只长着娃娃的小女孩儿,身高确实要比余云卿高大的多。

    有了陈晋东的警告,再加上学校的24小时全面保护,余云卿这一周在学校过得还算不错,只是,木有南风玦的日子余云卿表示好难过……

    终于等到了南风玦的车子,只是为嘛来的不是南风玦,而是陈晋东那张痞气的脸?

    “还呆着干嘛,上车,你老公可是在家做好了饭等你回家呢!”

    终于回了公寓,南风玦从余云卿去上学开始,就已经搬回了公寓,每天过着独守空闺的日子。

    回了公寓,陈晋东知道这小两口肯定是小别胜新婚,所以将人送到门口就赶紧走了,南风玦给了他一个还算知趣的眼神,这才灰溜溜的离开。

    一进门,余云卿就给南风玦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只是南风玦身上还拴着围裙,手上还拿着锅铲,就那样默默地任由余云卿抱着,默默地托起小家伙的屁股,像是抱小孩子一样将余云卿抱起来,走进厨房,又默默地将锅铲放着。

    余云卿一回来就开始各种哼哼唧唧,说什么在学校不好玩儿,没人陪她玩,饭也木有她老公做的好吃神马的,只是说了半天,余云卿这才反应过来南风玦似乎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诶。

    从南风玦怀里跳下来,余云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南风玦沉默的脸就开始哭诉说:“老公,你为啥不说话啊,是不是不想我?”

    余云卿一双眼睛红红的,格外委屈的看着南风玦,自己都那么那么的想他了,可是一回来他竟然木有任何表情,这是神马意思嘛!

    只是,余云卿这才刚幽怨完毕,下巴猛地被人抬起,火热的唇瞬间覆盖上她的唇,余云卿瞪大了眼睛,想要挣扎,可是口腔里,鼻子里,传来的都是那人身上熟悉的味道,渐渐地,余云卿停止了挣扎。

    激烈的吻铺天盖地而来,余云卿无力招架,最后只得完全瘫痪在南风玦的怀里任由南风玦予取予夺。

    这次的吻,来的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激烈凶狠,带着无尽的思恋,又带着说不清的柔情和爱怜。

    一吻罢,便是地老天荒。

    余云卿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就连嘴唇也有着红肿。

    “想我?”

    “嗯,想你。”

    小脑袋埋在南风玦的怀里,整个人都被南风玦按在墙上,全身的力量就那样依靠在南风玦的身上。

    “有多想?”低沉魅惑的声音缓缓响起,余云卿想了想说:“我的心有多大,我就有多想你。”

    晚上的时候,两人吃了饭,南风玦拿着一份报纸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灯光打在他的身上,莫名的慵懒矜贵,长长的睫毛投射出一片阴影,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啦的水声。

    浴室的门被打开,余云卿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穿着,是南风玦的一件白色睡袍,穿在她的身上格外的大,余云卿咬了咬唇,走到南风玦的面前怯生生的叫到:“老公。”

    南风玦抬起头,看着余云卿,眸子里又是看不出的情绪。

    对于余云卿穿他的睡袍,南风玦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不穿,今天还非要穿她的,不过看着小家伙那张红扑扑的小脸蛋儿,南风玦的心里软的不可思议,真是恨不得一口就给咬上去,只是现在,只能看,不能吃。

    多悲催。

    见余云卿还眼巴巴的看着他,南风玦挑了挑眉说:“怎么了?”

    余云卿咬咬牙,上前,一只腿抵在南风玦的双腿之间,双手撑在南风玦的身侧,整个人就那样面对着南风玦,余云卿看着南风玦那双深邃的眸子,有一瞬间的害怕,可是,余云卿依旧咬咬牙,没事的,大胆一点,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挑开睡袍上的纽扣,本就很宽松的睡袍直接滑落在地,大片雪白的肌肤就那样裸露在空气外面,南风玦只觉得自己喉咙一热,却还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小家伙究竟想要干什么。

    余云卿以为南风玦会主动,可是睁开眼睛,却看见南风玦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余云卿心里在打鼓,却还是鼓足了勇气,双手缠上南风玦的脖子,媚眼如丝。

    “老公……那个,今晚,你要我吗?”

    南风玦觉得,这句话,是他今晚最大的挑战,不知道小家伙怎么就想起来这样做了,不过,如果不是小家伙自愿 ,他不会碰她,可是今天,小家伙却在主动的……

    “不后悔?”南风玦问,她的身上没有穿一件衣服,唯一的睡袍也被她自己解开。

    “不后悔。”

    余云卿本就继承了林墨浓的妖娆和妩媚,只是在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又格外的清纯天真。

    南风玦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弯腰抱起余云卿,余云卿一张小脸已经红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将脸放在他的怀里,南风玦将人轻柔的放在床上,一件一件的褪去自己的衣服,余云卿忐忑的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那个……一会儿可不可以轻点……”

    听说,这样会很痛。

    “闭上眼睛。”南风玦说,他不想看见余云卿那双干净的眸子,不然他会以为自己是在QJ未成年少女。

    他的手指轻轻地游移着,余云卿在轻微的颤抖着,却不敢睁开眼睛看南风玦,她从今天晚上开始,就即将成为南风玦正式的女人了……

    房间里的气温在逐渐的上升着余云卿只觉得自己下面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疼的她眼泪都彪出来,南风玦爱怜的看着她,轻轻地舔去她眼角的泪水,她眼泪汪汪的看着南风玦哀求的说:“老公,求你轻点,我怕疼……”

    一夜疯狂纠缠,一夜花枝乱颤,他就像一只永远都不知道满足的饕餮一样疯狂的餮食着,这一夜,余云卿彻底成为他的女人。

    (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