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引我入局

作者:微子息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牧并不想让卫知行知道当年他目睹过他的那桩丑事,所以并不打算当面提醒,于是从网上下了一个网络电话,给他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了那一刹那,我真希望这一切是周牧说的谎话,我仍无法接受自己爱错了人这个事实。

    电话里传来卫知行平静的声音。“喂。哪位”

    周牧看了我一眼,然后压低声音说:“卫知行是吗我知道你的秘密。”

    电话那头卫知行默了一瞬间。随即冷哼一声:“秘密你倒说说看我有什么秘密”

    虽然他强作镇定,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仍从他平稳的语气中揣摩出一丝惊慌的端倪,这微不可见的一丝端倪毁灭了我心底的那一点点侥幸,这种荒唐的丑事,周牧怎么可能胡编乱造。

    “十年前,小安村的斜坡上,你还记得发生过什么吗”周牧的语调有点激动。

    卫知行大为吃惊,仍是佯装镇定,“你是谁”

    “这个问题问也白问,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身份,但是我只想提醒你一下,那个女孩已经找上门了。她叫汤琳琳,现在就在你们大安村,她很快就会找上你。”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卫知行可能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恶意,语气平缓下来。

    “我说救你,你会信吗”周牧声音微带着悲凉。“大安村这几年死去的年轻小伙子,都是你当年犯下不可饶恕错误的替死鬼,这件事你应该知道吧”

    卫知行沉默。

    周牧继续说:“好自为之。”

    说完挂了电话,周牧看向我说:“我感觉他好像已经知道了。”

    “是啊,在你告诉他那个女孩就在大安村时,他没有感到意外。之前我告诉过他汤琳琳的不良用心,他可能已经猜到了或查到了汤琳琳就是当年那个女孩。”我苦笑,“亏我们还担心他的安全,他查到这个消息,可是丝毫没有向我透露。”

    “这种丑事唯恐让人知道,你们关系摆在这了,他怎么可能告诉你。”

    “希望他别有危险就好,如你所说,他罪不致死,那接下来你怎样告诉汤琳琳真”

    “等会我们去一趟周伟家。”

    不用他说,我也是要跟去的,人命累累,汤琳琳的罪过无法饶恕,虽然同情她的遭遇,但她的手段也太阴狠偏激了些,赔上这么多无辜人的性命,她最后总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周伟最近身体不太好,因为长年无法活动,血液流通从常人要慢很多,所以他特别怕冷,这个季节我们还穿着清凉,他长袖都上身了,晚间还要盖着薄被,而汤琳琳对他的照顾更加无微不至。

    汤琳琳正在帮周牧洗头发,见我们过去,汤琳琳有些意外,又有些紧张,对了,那张照片的事还没个着落呢,她怎么能不紧张呢。

    周伟倒是一直惦记着照片的事,一见我们就问,“是不是拿到照片了”

    汤琳琳也一脸紧张地看着我们。

    周牧笑说:“还没。”搬了两个板凳过来,我和他一人一个坐下,就敞开了话匣子。

    “你说郭志成那小子真是有艳福,上高中那会儿,我们都整天趴在书山里做练习题,他倒好,早早地谈起了恋爱,我记得他高三那年第一个学期,几乎一学期没回过家,天天跟那个女孩泡在一起。”

    一说这事,周伟笑起来,“可不是嘛,那小子长得没见多帅,就是油嘴滑舌会讨女孩子喜欢。”

    “何止他,还有刘泉啊,天天跑去找梅花献殷勤,一到周末就找不见人,从来不跟我们一起回村。”

    “他也是命苦,回来家里又没有亲人,还不如在外自在,不过刘泉也有福气,从高一到高三,他追了梅花整整三年,结果还如愿了,想想都觉得是个奇迹。”周伟摇头感慨说。

    梅花与刘泉家世相差太大,要不是因为梅花对卫知行的情感偏执,想来刘泉的情意只能付之东流,不过我挺佩服刘泉的,明知梅花的心不在他身上,还是几年如一日地去坚持,并且默默包容,这种毅力和胸襟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可能伟大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吧,反正我是做不到。

    汤琳琳一边帮周伟抓头发,一边认真地听着,她肯定也想知道毁了她的男人到底是谁,听到这里她忍不住地问:“那这么说,刘泉和郭志成两个人一学期都没回来”

    “是啊,他们都忙着讨女孩子欢心呢。”周伟笑着答。

    汤琳琳的脸色微微一变,手上的动作明显一滞,却不再追问。

    周牧也注意了她的变化,继续对周伟说:“别光说别人,你的业余生活也不差啊,我生日那天,是九月二十四,周五,你约我去看展览,结果我没去,一个人回了家,后来你跟谁去的”

    提到这个日期,汤琳琳的脸色刷地一白,手指不紧抓紧,疼得周伟不由吸冷气,倒也没责怪,汤琳琳意识到自己扯了周伟的头发,忙道歉:“对不起,我轻点。”

    “没事。”周伟朝她笑笑,然后回答周牧的话,“哪有别人,就是几个同学,本来想约你和行子一起去的,结果那天是你生日,你偏要赶着回家,行子担心他哥哥,每个周末都要准时回来”

    周伟的话还没说完,汤琳琳突然问:“那天就周牧和行子两个一起回了大安村”

    她的语气急促而焦虑,脸色透着不正常的苍白,只是怕我们发现她的异样,垂着眼皮不敢正眼看我们,更尽量将头低下。

    “我们两个没有一起,我在行子前面,他坐的是我后面那班车。”周牧平静地看着汤琳琳,语气明显地歉意。

    汤琳琳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怕我们看出来,她对周伟说:“我去上个厕所。”说完急匆匆地跑开了。

    我与周牧互看一眼,他垂下头轻不可闻地叹口气。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那天对汤琳琳施暴的人是谁,已经一目了然了。

    周伟盯着汤琳琳远去的背影,呆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周牧,“怎么突然提起以前的事了好多年前的事,没想到你连日期都记得那么清楚。”

    周牧轻笑一声,“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了。”

    “是啊,那个时候多好,我想去哪就去哪,不用拖累任何人。”周伟拍拍自己两条腿,苦涩地感慨,随即一笑,“幸好有琳琳。”

    盯着周伟安稳幸福的脸看半晌,见汤琳琳还没回来,周牧不由地出言问:“你和琳琳什么时候结婚定日子了吗”

    一提这事,周伟脸上的笑容瞬间冻结了,叹了口气说:“我现在这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能力去娶一个女人承诺她一生,琳琳是个好女人,我不想耽误她。”

    “那你打算怎么办”可能早知道周伟是这个想法,周牧并没觉得意外。

    “她这次回来我就想和她好生谈谈,以后让她不要再来了。”周伟的眼中滑过一抹无奈的伤痛,声音低了下来。

    “谈过了吗她怎么说”

    “谈了,她松了口,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回去,以后不来了。”

    再过一段时间,大安村的事就可以结束了,她自然可以不用再来,她本来就是怀着不良的目的接近周伟,之所以现在还在和周伟纠缠,是因为她需要利用周伟的身份在大安村立足,来完成她的复仇。

    周伟现在这种情况,我想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愿意跟他的,他有自知之明,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样挺好,汤琳琳的真面目暴露之后,或许我们还可以想方法将对周伟的伤害降到最低。

    离开周伟家,周牧的心情一直不好,内疚对汤琳琳曾经的暴行,更同情周伟今日的遭遇,可任何一种都已经酿成大错,谁都无法挽回。

    昨天晚上遇见的那个找我要食物的人,成了我心底一大谜团,为了找到真相,所以,晚上天黑之后,我就跑去了青娘娘庙,上次追他时就是在青娘娘庙这里失去了踪影,我想碰碰运气。

    当然,我叫上了周牧,把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公公的小棚子还在,我就和周牧躲去了小棚子里聊天,等着那人的出现。

    我害怕他可能不会再来,有点后悔昨天晚上给了他四个馒头,要是给一个就好了,四个够吃两天的吧,够吃也许他就不会来了。

    很久没看到梅花了,没想到今晚竟然会在青娘娘庙看到她,穿着一身黑色长衣长裤,很正经的打扮,低着头走进了青娘娘庙,根本没发现我和周牧的存在。

    现在看到梅花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愤恨了,说到底这种事还是男人自己守不住,加上卫知行着实让我心寒,我对他早已没有当初的情意,自然也就不在意了。

    梅花走进青娘娘庙,给青娘娘点了一支香,然后虔诚地跪了下来。

    我好奇,趴到门前偷听。

    梅花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时带着哭腔,“我只想这样肆意地活一次,苦了这些年,我也受够了,现在能有这样一段日子,我也心满意足了,最初的时候拿着他的把柄去要挟他,我就知道自己会有那么一天,可是我不后悔,信女在这里祈拜娘娘,能保佑他平安无事,我愿意为他承受所有的罪孽。”

    说完,梅花拜了下去,拜了三拜才起身。

    不用说,这也替卫知行求的,没想到梅花和卫知行纠缠在一起竟然是因为抓到了他的把柄我还以为是她的深情感动了他呢,果然是我把卫知行想得太单纯了。

    我退了回去,不过一个为情所苦的女人,我没兴趣去多过问。

    刚回到小棚里,梅花就从娘娘庙里走了出来,用手抹了抹眼角,然后挺直身子走回了村子。

    脚步声远了,周牧才笑说:“你现在很有沉得住气啊。”

    “看开了,觉得不值得。”我语气轻松地说。

    黑暗中,周牧突然握紧我的手,我想抽回,他却紧紧握着不放,我感受到他灼灼的目光,却拒绝不得,半晌传来他的叹息,“知道疼的人才会看开放手,虽然很高兴你能看开,但也很心疼,可惜遇见你太晚了,如果我是他,肯定不会这样伤害你。”

    太直白了,我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拍拍他的手臂,抽回手笑笑说:“别那么感性好不好我又不是看破红尘了,你这么紧张干嘛”

    周牧失笑,“是啊,我还有机会呢。”

    我笑笑,不语。

    枯坐了一会儿,村子里突然传来哭喊声,我和周牧惊得同时站起来,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我婆婆家的位置。

    “快去看看”周牧拉起我的手就往村子里跑。

    婆婆家围了好多人,我心头的预感让我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发软,千成别出事啊

    可是事与愿违。

    院子里,大哥正傻傻地瘫坐在地上,身旁落了一把菜刀,上面还沾着血,卫知行蹲在他旁边紧紧地抱着,在他不远处,有一摊血铺在地上,在灯光下像一张血盆大嘴。

    我挤过人群,跑到大哥面前,只见他的目光涣散,整个人已经傻了。

    我正想询问是怎么回事,这时村长从婆婆的房间怒气冲天地出来,指着大哥就骂:“知名,你是怎么回事那是你妈,你怎么能对她动手”

    大哥被村长一骂,哇地哭出声来,卫知行站起来说:“村长叔,我哥他是一时冲动,请你不要再怪他了,要怪就怪我吧。”

    村长怒道:“幸好没死人,不然你就等着坐牢吧。”

    “他心智不全,就算杀了人也不用坐牢。”卫知行皱眉,似乎很不喜欢村长所说的话。

    村长一噎,瞪着他怒道:“就算不用坐牢,大安村也是容不下他了。”说完气呼呼地回了婆婆的房间。

    卫知行抿抿嘴唇,转头看向大哥,眼里闪过心疼。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原来大哥对婆婆动手了,我是非常震惊的,大哥一向对婆婆逆来顺受,怎么突然奋起反抗了,而且一出手就是这么狠

    这事真是透着蹊跷。

    大哥一直哭,不想大哥再被别人指指点点的议论,卫知行把他扶回了房间。

    我去看婆婆,她的伤不重,只是大腿划了一刀,皮外伤,包扎一下就没事了。

    昨天晚上公婆刚去菜园子里挖坑,今晚就被大哥拿刀刺伤,这事真是巧啊。

    出了婆婆的门,就见卫聪坐在桐树下抽烟,低垂着头,精神非常萎靡,自从秀秀死后人,他整个人都消沉了,不出去打麻将了,更不出去瞎晃了,偶尔会去秀秀的坟前坐坐,其他时间都是呆在房间里,我想这种情伤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别人代替不了,只能他自己熬过去。

    婆婆这次真的被大哥吓到了,包扎好了伤口,就哭着跟村长说要搬去老宅子上住,要远离这一家不孝的儿女,村长无所谓,然后公公婆婆带着几件换洗的衣服和铺被就走了。

    老宅子距离村长家很近,以前公婆在那边养猪,后来不养了,就荒废下来了,床都是现成的,掸掸灰铺上铺盖就能睡。

    其实我并不赞同公公婆婆离家的决定,可是我想他们根本不会听我的劝告,就什么也没说。

    晚上我睡觉的时候不仅反锁了门,还把书桌推到门后顶着,我太害怕了。

    睡到半夜,外面再次传来脚步声,很响,似乎是故意的,我起身透着窗户往下看,有人出门,我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好奇心跟了出去。役华何才。

    那人走得很快,夜色太暗,看不清到底是大哥还是卫知行,我便一路尾随。

    随着他的两次转弯,我心底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果然,最终那个人在公婆家的老宅子门前停了下来。

    驻足犹豫了一下,然后去推门,结果门从里面锁了,他扒着墙边的草垛子就上了墙,然后翻进了院子,我倒是傻眼了,他能翻,可我不会啊。

    正在发愁,结果大门一声轻响,大门从里面打开了,我心想他这是闹哪样,是为了逃跑方便吗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不管了,我悄悄地推门跟了进去。

    我刚进去,就听见屋里传来疑似打斗声,紧接着有人倒地的声音,我吓得两腿发软,正想喊人,屋里冲出来一个人,直接向我扑过去。

    我来不及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嘴就被他给堵上了,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冲得我鼻子不禁发酸。

    “别叫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卫知行的声音不带一丝不毫感情。

    “为什么”我推开他的手,质问。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卫知行拉着我进了公婆的房间,他打开手电筒,照亮了小屋,公公婆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杀了他们”我惊颤得不得不扶着墙。

    卫知行的手还是紧紧地的扣着我的胳膊,慢慢向我身边靠近,带着一丝得意,在我耳边低声说:“不是我,是你。”

    我大惊,看向他,他一笑:“好奇心太重的人,可是活不长久的。”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要杀我”

    原来刚刚他开门就是为了引我进来,他早知道我跟踪他了

    “是你自己害死了自己。”卫知行的语调从始至终都是这么淡定,对于他来说,我好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我知道他已经对我没有什么爱了,可是我却不知道他对我已经凉薄到这种程度了,无缘无故地却要我的命,这个结果我无法接受,也接受不了。

    “为什么我们在一起六年,我们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对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算已经不爱,你为什么还要杀我我自认为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不爱,可以放手,我可从来没有纠缠去你惹你厌恶。”

    “你还脸说这话没有对不起我吗你再想想你真的没有吗”卫知行一听这话勃然大怒,声音终于有了起伏。

    “没有,从来没有,我跟周牧只是”

    “不是周牧”卫知行粗暴地打断我。

    “那是谁”这下我彻底糊涂了。

    “你如果没有对不起我,你是怎么升的职你那个上司盯上你很久了吧,如果不是被他潜,你哪来的机会升职”

    三个月前我是刚升职,可是这全是我努力得到了,跟我被潜有什么关系我有点哭笑不得,“你从哪听来的风言风语”

    “别管我从哪听来的,你敢说这事没有发生过打死我都不信。”

    “我明白了,难怪三个月前你突然松口要带我回来探亲,你带我来这里,就是想报复我吗”我心里震撼到了极点,原来他和我结婚,带我回来探亲,都是他设好的局吗

    “你还不算笨,这辈子我最恨的就是出轨的人”卫知行猛地掐上我的脖子,阴狠的话像刀子割着我的神经,“方楠,你说好好的日子你不过,你为什么要出轨呢啊回来大安村跟周牧又不清不楚,你让我的脸往哪搁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丈夫吗”

    “我没有出轨,我从来没对不起你,你信也不好,不信也罢我没有。”我被他掐得几乎喘不过气,想挣脱他的手,力气却没他大。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卫知行突然流泪了,他吸吸鼻子,泪水滴打在我的手上,“我那么努力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你过上好日子,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真该死”

    “所以,青娘娘庙是你毁的,是你把我的发夹扔在了庙里,是不是”我直觉得好笑,在这件事上,我从来没怀疑过卫知行,可偏偏我最信任的人,却是那个始作俑者,只恨我醒悟得太晚。

    “明白了就好”卫知行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块布堵住我的嘴,又抽出一根绳子,把我的双手绑上,最后把我五花大绑在房中间的一根柱子上,然后低头在我耳边轻笑说,“放心,你现在还有用,我不会杀了你的。”

    他绑得太紧,我拼命挣扎了一会儿,手脚就开始发麻,渐渐失去了知觉,我不敢再动,安静下来,放松自己,感觉才好了些,那边卫知行把不知是昏迷还已死的婆婆背起来就往外走,我不知道他要去哪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