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7我们结婚吧

作者:玉宇青檬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追上她,又看到过往曾经出现在她眼中的那种疏离。她反抗着我的手,躲得远远的。“许辰毅,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她红肿的唇,泛着泪光的眼睛,很像下一秒就会消失,把我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但是,男人喜欢才会冲动,表达感情最重要的方式不就是干吗

    可是,他妈的,老子已经很努力地在忍了。

    “我道歉你再给我次机会。”

    “给你什么机会”她眨了眨眼睛,带着疑惑的样子。

    这表现就让我不高兴了。“我操,明显老子在追你,你别装不懂”

    她哦了一声,弄得我心里毛毛躁躁的,这算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程诺,你不能这么含蓄”

    “我又没被别人追过”

    她这么说出来,我差点就把王乾给我发的文件内容讲出来了,上一次那么长的一段感情,难道不算吗我不喜欢跟我说谎的人。

    “真的没有吗”

    “没有。”

    明知道她在跟我说谎,可我还是不忍心掉头离开,抓着她的肩膀,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气。

    “现在有了,说你答应我。”

    “哪有你这么霸道的人,感情不是慢慢来的吗怎么能这么直接呢”

    “我可以慢慢来,但是你得答应我不准跑掉,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她仰着头看着我,呼出来的白气儿在我们之间散开,看了我许久,才问我。“那你能做到专一吗”

    专一我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让我对一个女人专一,这不是开玩笑呢吧

    她趁我走神,挣开了我的手,掉头就走。

    “我能”

    你麻痹冲动了,我他妈竟然跟她说我会专一,算了,管他呢,先骗到手再说。

    过去拉着她的手,她没有抽开,好现象,我拉起来放嘴边亲了亲,故意靠在她耳边低声问她。“你现在对我什么感觉”

    她下意识地抽了手,往边上靠了靠,小声嘀咕着。“不讨厌,不反感,就觉得你挺有魅力的,就”

    “操,这不就是喜欢吗”矫情,实在是太矫情了

    她被我搂在怀里,脸红透了,在外面待的久了,呼着气的声音很大。我故意咬了咬她的耳朵,一般女的耳朵都比较敏感,压低了声音跟她讲:“借我亲一口。”

    她没反抗,这么娇软的模样倒是少见,但我差点亲到的时候,她突然挠了我的咯吱窝,从我腋下跑掉了。

    “程诺,你什么意思啊”

    她躲得好远,搓着手,纠结地讲着:“感情是细水长流,我,我接受不了你这么快的节奏”

    去他娘的细水长流,这都谁说的屁话,她还信了你麻痹,老子想吃一口肉都这么难,我他娘的被坑死了

    “我什么也不做了,去车上吧,我送你回去。”

    去车上,有反光玻璃,找个暗一点的地方,车震也不错。

    所以,我载着她去了个幽静的地方,停了车朝着她扑了过去,她家不方便,我也不喜欢带女人回去,野战不错,惊险又刺激

    她自然是推着我喊不要,在我看来,女的说不要就是欲拒还迎,但是这一招在程诺身上真的行不通,我在车上打算做点什么的时候,她推搡着我,用了很大的力气,甚至于抓伤了我的手跟脖子。

    疼痛感让我找回些理智,松开她坐回去,她屈辱地开了车门跑出去,发疯地往某个方向跑。

    我在车上气了没一会儿就下去追她,当我追上她的时候,她瑟缩在我怀里,像是个受惊的小鹿,浑身都在战栗。我忽然觉得自己混蛋了。

    “许辰毅,你混蛋,王八蛋,臭鸡蛋”她一边喘着气,一边用红红的眼睛瞪着我,反抗着我。抹了抹她眼角,没哭,不过,至于吗

    “我混蛋,王八蛋,臭鸡蛋,你别生气行吗我不做什么,什么也不做了,别闹了,外面冷,回车上去。”

    “放开我”她推开我的手,负气往路边走。

    我他妈也郁闷了。“那本来男女朋友做这个都是很正常的啊,你反应干嘛要这么激烈”

    “我们才认识多久,我接受不了”

    我松开了她,重重地出了口气,是真的接受不了,还是没放下那个人

    “多久,你觉得才是正常的”

    “不知道。”

    “你他妈的”我很想掐死她,这姑娘是专门来折磨我的吧她一扭头,用泛红的眼睛对着我,我心里一疼,低声讲了句。“对不起。”

    回去之后,把她送上楼,她连门都不让我进就把我赶走了。

    我回到自己那儿,想想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拿了给她打电话,行动上表达不了什么,那就语言上表达吧,讲着漫天的情话,最后她竟然憨憨睡去。我该生气的吧,我这边还没睡意呢

    但是,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似乎感觉也不错,内心蛮平静的。

    后面,能坚持三个月跟她细水长流,我也没想到,但是在三个月里,我慢慢发现了很多事情,她的防备心理太重,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草木皆兵。

    因为某天我没忍住跟一个女人约会时,被她看到,她竟然连续好多天不理我。

    我还好郁闷,她前任到底是谁,难道从来没碰过她啊,她被我取笑过好多次老处女,然而反应也不是很大。

    我特意找人查了她跟她前男友的事情,得到的结果让我意外,她的前任跟她是在大学的时候开始的,是她追了那个男的两年,然后才在一起,他们在一起五年。

    她真没骗我,没有别的男的追过她,可是一个女孩用两年的时间来追一个男的,那是什么概念具体他们怎么分手的我没了解。可我常常忍不住想她跟她的前男友之间的事情,想着想着,我就会心疼,又嫉妒的发疯。

    我也是真郁闷她到底在想什么,但三个月的时间我真的熬了过来,还你麻痹的学会了做菜,为什么我会去学做饭,这事儿我很多年以后都没弄明白,大约我就是受不了她在别的男人怀里温柔旖旎吧

    想想,能被她仰慕的感觉也不错,她说会做菜的男人有魅力呢

    她的自我保护意识有多强,我是在被禁欲三个月多以后的那个晚上发现的。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们用脑子想想,一个肉食性雄性动物,在憋了三个多月不开荤之后会发生什么

    那时候已经是四月多,那天刚好下了雨,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其实雨不算大,但在恋人之间用作借口也不为过,彼此之间相互骗一骗,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想知道哥做了什么吗没错,我打电话给程诺,告诉她我生病高烧,躺床上动不了,把她骗来了。

    高烧其实很容易装的,用热毛巾敷在额头上,多敷一会儿自然就烫了。

    没错,她被我骗了来,我找着各种理由,今晚再吃不到肉,老子就飚了

    至于什么借口就不告诉你们了,反正我一直把她缠着留到了晚上十点钟,那晚上十点以后一个女孩子独自回家多危险啊,必须在我这儿睡。

    具体故事是发生在灭了灯以后,我很保护她的让她睡床上,我睡沙发,她说我生病了,要休息,她要睡沙发,我自然就说我舍不得了。好吧,实际上是舍不得,好歹自个女人呢。

    我跟她保证什么也不做,我生着病,没力气,她将信将疑地跟我睡在一张床上。但是盖的不是一床被子,佩服死她了吧

    没多久,我觉得她大约睡着了,坐起来瞧了眼,她没什么反应。就掀开她的被子摸了进去,伸手摸着她有弹性的胸,好多次都只给一点甜头,这次终于可以吃够本了。小心地解着她身上的衣服,我梦寐以求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忐忑,期待,甚至于悸动

    “许辰毅,我不是第一次。”

    她低低的声音讲出口,她没睡

    黯淡的房间里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我能感觉到清晰的她的忐忑跟紧张。我忽然愣住了,停下了所有动作。“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个”

    “男的不都有处女情结吗”

    原来,她一直在乎的是这个

    我低头轻轻地吻着她。“我不在乎。”

    “嗯。”她轻轻地应了一声,我就按捺不住自己了,伸手撕了早就放在枕头下的东西,疯狂地做了几次,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反应我都喜欢,我也喜欢在她身体里的感觉,让我失控。

    不同于其他的女人,不管她做不做我喜欢的事情,挑逗不挑逗我,我都失控。

    完了她躺在我怀里,搂着我的腰,安安静静的,像空气一样。

    她就像是朵棉花糖,只要我稍微用点力,她就能融化在我身体里。

    我知道,冷漠疏离不过是她的外衣,她的内心还是软的,要征服这样一个女人并不难,可我也知道,如果我再伤害她一次,她身上的盔甲会更坚硬,对我的防备甚至比我刚认识她的时候更重。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我抛弃她之后她会用绝望怨恨的眼神瞪着我,会再也不给我一点机会靠近她,我会心疼。

    紧紧地搂着她,我舍不得放手了。“程诺,我当真了。”

    她干干地笑了两声,终于有了点反应,往我身上蹭着,嗓子哑哑的。“我要小心地保护好自己的心,这样,以后你抛弃我的时候,不会那么疼。可是”

    “你在乱想什么”女人在做完的时候,不是应该想怎么把男人留住,她竟然在想如何跟我分开。

    胳膊把她环起来,很用力地搂着她,可是为什么,不管我把她搂得多紧,总感觉她会跑掉。她以前遭遇过什么,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她的心这么难捕捉。

    “许辰毅,我们之间差距这么大,你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我们结婚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