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9章 姐,我回来了。

作者:猪好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问艾美后来呢,艾美说冥王将青殇尸体带走了。

    眼泪当时就落了下来,随后想了想,急忙抹了抹眼泪。

    “我哭什么啊,只不过是几年不见而已,又不是永远见不了。”我自言自语说道。

    “姐姐放心好了,冥王说了,会尽力,将年龄拉的缩小一些的。”后面那一句,艾美蒋声音压的很低。

    我掀开被子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晚上的六点了。

    “放心好了,青殇大人走的时候,给你们班主任打过电话的,说姐姐生病了,请假两天。”艾美看向我。

    就在这时,卧室里起了一阵风,无铘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有些着急的问我青殇呢,我没吱声,还是黑炎进来跟无铘说的。

    无铘听后跺了跺脚,看了黑炎一眼。

    “真是的,这臭小子什么都不跟我说,让冥王给他轮回,那下一世就是人了,这人有什么好的,没个几年就挂了。冥王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十分钟。”

    “还有机会。我去找冥王。”无铘说完就消失了。

    无铘走后,黑炎喊了艾美一声。看样子是有话跟她说,艾美说了一句,让我好生休息,便替我关上了房门,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低头看了一眼右手的玉珠,眼泪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我将头埋进了双腿间,低声哭了起来。

    在房间里整整待了两天,两天后。我便去学校了。

    “青柠,你这是什么了怎么廋了这么多”下课的时候,薛颖跑过来问我。

    “就是男朋友出远门了,有些不大习惯。”

    想起青殇,尽管知道我们将来还会在见面,但我的心,还是有些疼。

    “原来是这样,理解的,难受几天就没事了,像我跟罗琳还没有男朋友呢你放心,男朋友不在的时候,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

    就在这时,我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吕所打来的,我拿起电话接了起来,吕所在电话里问我中午的时候,请我吃个饭。

    “对了带上你那两个朋友。”

    挂了电话后。我跟薛颖和罗琳说这事,罗琳说,被一个所长请吃饭,她会感觉,自己是不是犯事情了。

    “吕所挺好的,你俩不是说要考警校吗可以咨询咨询他。”

    “唉,青柠,你打算上什么大学”罗琳问我。

    我愣了一下,想起之前跟吕所说过,自己会考师范,这样的话,毕业了,我就可以回到连云村,和青殇在一起,可是现在他却走了,说真的,他什么时候回来,我真没有底。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现在的我,有些生无可恋呢。”我苦笑道。

    “唉,青柠,你看我跟罗琳都想考警察呢,你干脆也来,我们三一起做伴。”薛颖说着并拉了拉我的手,说好不容易有了两个朋友,一点也不想分开。

    “好。不过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的上。”我淡淡一笑。

    中午的时候,吕所换了件白色的衬衣过来接我们三,吃饭的时候,吕所说请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怂恿我考警校。

    “沈岸的事情,到现在人毛都没有抓到,我真的内疚,青柠,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希望你在考虑考虑。”

    “好。”

    见我答的如此爽快,吕所有些意外,我冲他一笑,说我这两朋友都说要考警校,如果我不去,那以后就没机会在一起了。

    “那行,我在我的所里等你们,到时候你们三来的时候,我一定拉个大横幅的。”

    没过几天就参加高考了,高考结束后,我直接回了连云村。

    青殇之前的香火店交给了黑炎打理,我去了香火店。黑炎说去接艾美放学,让我照看了一会,我点头说好。

    坐在了青殇曾经坐的那把椅子上,心里有些淡淡的忧伤,这么多年一直习惯了他的存在,而现在他走了,真的有些不习惯。

    突然有个老爷爷站到了我的身前,我急忙回神,问老爷爷要什么东西。老爷爷看着我嘿嘿一笑,撕掉了胡子。

    我愕然的看着他,喊了一声吕所。

    “青柠,我这次来是有重要事情跟你谈的。”

    我急忙点头,将他搀扶进了里屋,并关上了房门。

    “青柠,别考警校了,考这所师范大学。”

    吕所给我拿一个信封,我愣了一下,打开信封,看到里面的是一张女生的照片,照片后写了那女生的名字,叫陈连衣,现在在师范大学读大一。

    “吕所,这照片被骗怎么会有血”我疑惑看向他。

    “这张照片,是我派去的卧底用命换回来的。”

    “我们这边派去了好几个精英骨干,可是都死了,这张照片。是唯一的得回来的线索。”

    “这是毒枭代号夜的女儿。”

    吕所说起这个毒枭夜,眼里划过一丝恨意,说这人嚣张了很多年了,警方一直都没有抓到他,最可恨的一点就是警方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之前抓到过一些小毒贩,小毒贩交代他们都听说过夜的名字,可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人离我很近。或许他就在青城。”

    我问吕所。警方从这个陈连衣的身上查不到这个叫夜的吗吕所摇了摇头,说只查到陈连衣从小跟就跟她养母陈红一起。

    陈红是个单身母亲,私生活有些混乱,也不知道陈连衣的亲生父亲是谁,更别说见过夜了。

    吕所说夜这边知道陈连衣是自己的女儿,而陈连衣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不过我相信,夜肯定会在暗中照顾她的,青柠,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吕所说怀疑他们警方有那边的眼线。对方能掌握吕所的的动向,派谁去都是死路一条。

    “上次沈岸也惨遭了夜手下的毒手,我实在是太想解决这颗毒瘤了。青柠,我也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可是我想不到合适的人了。”吕所有些痛苦的看着我。

    吕所让我放心,他已经得到上级的指示,如果我在这件事情立功了,将会破格入取。

    “好,我去。那我所要做的是什么呢”我收起照片,问向吕所。

    吕所说很简单,接近陈连衣,成为她的好朋友。

    “我想夜总有一天会对她女儿现身的。”

    “好。”

    “青柠啊,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我得回去了。”

    吕所刚离开,黑炎就接艾美回来了,艾美问我那老爷爷是谁,我说是来买香纸的,我也只知道是谁。

    “看着怎么这么面生呢。不过话说青殇大人走后。这买香火的都少了一大截呢。”艾美说道。

    “放心,姐姐,不会饿着你的。”我冲她一笑。

    这时,乔山就利用下课时间给我打电话过来了,问我成绩考的如何,我说应该还不错。

    乔山又问我在哪里,我说在连云村。

    “雨婶跟你说的话,你忘了吗今天晚上罗叔叔在酒店安排了饭局的,说庆祝你高考了。”

    乔山一提醒,我恍然想起来,想起高考的前一天,我妈特意跟我打电话说了的,因为青殇走了,所以做什么事情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居然把我妈说的话忘记了。

    我对乔山说了声谢谢,挂了电话后,我跟艾美说我得去我妈那里,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要是去了。我们家黑炎就一个人在家了,我要陪我们家黑炎。”艾美朝黑炎身上一靠。

    我回去换了件衣服,去我妈家的时候,我妈说见我还不来,正打算跟我打电话。

    “怎么回连云村没把青殇叫过来”我妈看向我身后,有些疑惑的问我。

    我鼻子一抽,抱住了我妈,我知道我跟我妈说青殇是出远门了,我妈会相信我,可是时间久了,她就不会信了。

    我跟我妈老实说他死了,我妈急忙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给我妈听,我妈呼了一口气。

    “会回来那就好,他对你那么好,等个几年没事的。”

    “青柠啊,这么说来,那个魔鬼是死了吗”我妈问我。

    这让我想起了千面死的那晚,他说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可青殇说,他死了,是真的死了。

    “应该死了吧”我抬头看向我妈。

    “我在想那个魔鬼既然死了,也不知道我们家青然他现在在哪里”我妈叹了一口气。

    我在想,既然千面死了,那苏家的血契就失效了,也不知道青然在没有千面的庇护后会过着怎样的生活,会不会回来。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梦见青然被人给杀了。”我妈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我拥紧我妈。说青然不会有事的。

    我妈看了下时间,说时间不早了,她得去接笑笑了。

    “我跟您一块去。”

    我妈带着我去学校将笑笑接了回来,在家里等了一会,罗平就开车回来了,我跟罗平说乔山要上晚自习,过来不了,罗平嗯了一声,让我们三人上车。

    坐在车里看路边的风景。罗平问我打算报考什么学校,我说师范。

    “青柠姐姐,你是想当老师吗”坐在一旁的笑笑问我。

    “嗯。”

    到达酒店后,服务员给我们安排一间包房,我们几个跟服务员进包间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叫了罗平的名字。

    转头一看,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杵着一根拐杖看向罗平。

    “达叔,您怎么在这”罗平急忙走了过去。

    我妈小声告诉我。罗平在出狱后,那时候没有人愿意跟他做生意,直到后来有次在路上,意外救了心脏病突发的达叔。

    达叔是一家百货公司的老总,为了感谢罗平,给他介绍了很多客户,让罗平生意好了起来,所以罗平一直很感谢他。

    “哦,约了个朋友过来吃饭。结果没放鸽子了,正打算回去。”达叔回答着罗平。

    “这样啊,达叔,刚好我们一家过来吃饭,咋们一块吃。”罗平拉着达叔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妈喊了他一声,那个叫达叔的将目光看向我。

    “哦,这是我大女儿,青柠,她高考刚刚结束,一家人一起吃个饭。”罗平急忙介绍道。

    “青柠,这是武爷爷。”罗平看向我。

    “武爷爷好。”我喊了他一声,他冲我一笑。

    吃饭的时候,罗平跟武达一直聊着生意上的事情,我安静的吃着饭,没一会,服务员敲门,给我送了一束百合花,说是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拿到服务台让她送过来的。

    “谢谢。”我疑惑的接过服务员手中的百合,百合花里放着一张信卡,打开信卡,发现上面有几个字。

    “姐,我回来了”

    我猛的睁大了双眼,急忙问服务员那年轻的小伙子呢。

    “他刚走。”

    我扯下信封,急忙跑出了酒店。

    我转头看向前方的时候,看到一个十六七的男孩子背对着我在快跑着,我以为是青然,急忙追了过去。

    他听见脚步声。跑的更快了,很快就进了巷子里,我也跟了过去,跑了有一会,我伸手拉住了他,他气喘吁吁的转过身来,我才发现,他不是青然,愣了一下。

    “你跑什么”对方还没有开口。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没跑什么。”他手朝后缩了缩,慌张说道。

    虽然想要离开,被我给拉住了,问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关你什么事。”他不爽的看了我一眼,另一只手将东西放进了口袋,喊了一句让我松手。

    我没放,他伸手就朝我挥了过来,还好我眼疾手快,将头一歪,躲开了,气呼呼的朝他就是一脚。

    他哇哇大叫了起来,我白了他一眼,将从他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女士小钱包。

    “看来是小偷啊。”我瞟了他一眼。

    就在这时,我听见脚步声传了过来,转头一看,愣了一下,是陈连衣。

    “这是你的包吗”我问道。

    她说是,走了过来。将钱包拿了过去。

    “臭小子,你居然敢偷我的包。”陈连衣也踹了他几脚,随后对我说了声谢谢,便快步离开了。

    我想了想,暂时不要刻意接近的好,以免让人怀疑,我瞅了蹲在旁边的男孩子一眼,让他以后别干这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了,说完我便离开了。

    回到酒店的时候,我妈正好到酒店门口,问我去哪里了,我看向我妈,我说送我百合的是我们班的同学,我去找他说清楚,说自己有男朋友了。

    “哦,哦,赶紧上去吃饭吧。”

    我上去的时候,罗平也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把刚刚跟我妈说的话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赶紧吃饭吧。”

    刚坐下来,武达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过电话后,脸色沉了下去。

    “这种小事情需要跟我说吗你自己看着办。”

    武达挂了电话看向罗平,说他百货公司的新来的店长跟他打电话,说有个经理跟顾客吵架了。

    “就这么一点小事情,他居然还跟我打电话,真的是”武达看向罗平。

    “确实,这点小事情,达叔不要生气,多吃点菜。”罗平跟武达夹菜。

    吃过饭后,已经十点了,出酒店的时候,武达说让罗平送我们三回去,他自己有司机过来接,罗平点头说好。

    夜里的时候,是在我妈家睡的,睡的有些不太习惯,加上会想念青殇,所以眯了一会便醒了过来。

    有些无聊的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余光瞄到床边上多了一抹身影,急忙看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