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一十四章 厚脸皮

作者:公子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敬宗大抵也没料到今日褚遂良居然胆子这么大,敢当着房俊的面将这些话说出来,他一直留意着房俊的脸色呢,见到这厮面色阴郁,顿时心中大急,赶紧辩解道:“吾非曾说过这话,更不曾有这个意思,老匹夫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却为何又要怪到吾的头上简直无耻!”

    褚遂良毫不示弱,冷哼一声道:“男儿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出的话岂能吞回去纵然你极力狡辩不认,可那话确实就是你说的,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如何抵赖”

    “去你滴娘咧!”

    许敬宗勃然大怒:“老匹夫,焉敢这般血口喷人,今日需饶你不得!”

    褚遂良今日也硬气,“砰”的一生拍案而起,横眉立目:“你自己瞧不起房二这个棒槌,却又摄于他的淫威不得不卑躬屈膝,却又为何当着老夫的面编排房二的不是老夫看不惯房二,明里暗里人前人后,都是这一个态度,不似你这个奸诈小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真真是令人作呕,呸!”

    “娘咧!老匹夫焉敢啐我”

    “啐你又能如何毫无气节、奴颜卑膝,蠹虫尔!”

    ……

    值房大堂内的书吏们纷纷驻足,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犹如两只斗鸡一般,互相将唾沫星子喷到对方的脸上,须发箕张面红耳赤,眼瞅着就要掐到一起去了,便有人赶紧上前,意欲劝阻。

    房俊却挥了挥手,淡定道:“吾尔等无关,该干嘛干嘛去。哦,来个人给本官换一杯茶水,这杯有些温了。”

    “……喏!”

    书吏们微微一愣,但是房俊的威信可不是吹嘘出来的,整个书院上下对他既是敬重又是畏惧,单单能够将整个长安城的纨绔们降服,这一点就让人倾佩无地。

    所以即便心中再是好奇,却也不敢违背他的命令,赶紧各司其职,有人跑过来给房俊重新沏了一杯茶,也迅速退下。

    房俊捧着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然后调整了一下坐姿,饶有兴致的看着火星四溅的两个老家伙。

    请继续你们的表演!

    结果他这么一副看戏的神情,倒是令两个老家伙无所适从了……

    都一把年纪了,儿孙满堂,难不成当真如市井地痞那般打一架不够丢人的。只是刚刚还怒气冲天气势汹汹恨不得将对方一刀两断,若是就这般偃旗息鼓了,岂不是让整个书院的人笑话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难堪和懊悔。

    冲动了啊……

    到底还是许敬宗心黑脸皮厚,怒道:“老匹夫信口雌黄,小人也!吾不屑与你为伍,不过今日之事绝不会就这么算了,你等着!”

    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褚遂良心底一松,亦道:“老夫懒得与你这等奸诈之徒计较!”

    言罢,也转身离去。

    房俊一愣,你两个老无赖这就完事儿了

    还没见血呢……

    眼见许敬宗已经走到门口,计算着他的脚步刚刚迈出门槛,房俊从后喊道:“许主簿欲往何处”

    许敬宗答道:“不与那等老匹夫为伍!”

    说着,两脚出了门槛。

    房俊这才幽幽说道:“还准备将上次许主簿垫付的钱还给你的,既然如此……那明日再说。”

    许敬宗顿时一僵。

    还钱特么你不早说

    可是这时候整个大堂里头的书吏都看着自己呢,自己的话说得也很有气势,难道这个时候回去

    一百贯固然很重要,不要回来自己寝食难安,但是面子也很重要啊!自己虽然可以在房俊面前舍去脸皮,但是若被手底下的书吏们冠以一个“要钱不要脸”的印象,那往后他在书院可就没法混了,但一百贯真的不少,今日错过,也不知这个棒槌下次什么时候还……

    他心中左右权衡,取舍两难,恰巧褚遂良也从门口出来,冷笑一声,道:“无耻吝啬,德行浅薄,此辈亦能身居书院,简直天下笑柄!”

    昂头与许敬宗擦身而过。

    许敬宗顿时大怒:“吾只是不屑与你为伍,既然你走了,那吾自然要好生料理书院事务!”

    说着,他一转身,又回来了……

    大堂中诸多书吏齐齐无语。

    这人……真是无法形容。

    许敬宗给自己找到了台阶,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了,走向房俊的时候还振振有词:“这等阴险匹夫,根本不配称为书院司业,定然是巧言令色蒙蔽了陛下,稍后吾便写就一道奏折,弹劾这个无耻之徒!”

    书吏们默默不语,行吧,你脸皮厚,怎么说怎么是……

    房俊也有些发呆,这人真是奇葩啊,这就回来了

    许敬宗坐到房俊下首,笑道:“那个啥,刚刚二郎说……”

    房俊抬起手,打断他的话,说道:“正好许主簿回来,本官还想跟你说及开学典礼之事。依照本官之见,咱们也别将开学典礼搞得太过隆重,请陛下过来发表一番训话,激励书院学子的上进之心足矣。倒是这开学之后,某认为不宜立即授课,而是应当进行一段时间的军训,使得这些学子收一收心,亦能彰显书院文武并举、内外兼修的宗旨,许主簿意下如何”

    许敬宗愣了一下,琢磨了一会儿,说道:“请陛下训话,此乃必要之举,至于所谓的军训……哎不对,刚刚二郎不是说要还给老夫钱的吗”

    房俊大手一挥,不悦道:“钱财乃是小事,陛下将书院交由吾等手中,自当尽心竭力鞠躬尽瘁,岂能为了钱财这等身外之物误了陛下的大事还钱之事明日再说,今日咱们得将开学之后的章程定下来。”

    许敬宗无语。

    一百贯呐,怎么就是小事了

    这棒槌屡次三番的搪塞,分明就是诚心想要贪墨了我这一百贯,富可敌国还这么抠,真真是不当人子……

    可是房俊的话题高大上,任谁也不敢反驳,只能说道:“二郎所谓的军训,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房俊喝着茶水,道:“就是开学之后,从军中选拔优秀将士,将学生按照学科和年龄分班,以将士统御,每日里经受军中最正规的操练。如此,定可以磨砺学生之意志、锻炼学生之体魄、扩展学生之视野、培养学生之勇武!吾等开设书院,宗旨便是要为大唐培育人才,这人才不是只知死读书却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是上马可定乾坤、下马可安万民的宰辅之才!”

    对于这番话,许敬宗深以为然。

    《周礼保氏》有云:“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其中射与御,便是培育士子强身健体,拥有武技。

    这是自周朝起便延续下来的精英教育体系,古之士子,莫不如是。

    大唐以武立国,起初之时,无论关陇贵族,亦或是山东世家、江南士族,生于乱世存于草莽,族中子弟皆是文武并举之辈,故而隋末唐初的那些个宰辅们,五经贯通文采斐然的同时,皆是上马提剑即可杀敌的将才。

    然而天下承平未久,不过是短短二十年间,世家子弟便已经渐渐堕落,固然嫡系子弟依旧文武兼修,但是更多的旁支子弟则渐渐舍弃了武功,转而专心向着文士方向发展,因为等闲的军功已经落不到他们头上,与其随军出征赔上性命却捞不上半点军功,还不如好生读书,起码依靠家族资源混个一官半职的时候,能够有所成就,治理一方。

    “贞观书院”蕴含了陛下的殷切希望,实际上也注定会成为未来帝国官员的摇篮,绝不可只是一味的注重各种学科的灌输教育,却忽略了身体无力的培养,丢弃了大唐“以武立国”的根基。

    许敬宗固然贪财吝啬,固然脸厚心黑,但是见识还是有的,颔首同意:“二郎之谋划,吾深表赞同,不过还需请示陛下,予以允准,吾等不可擅自主张,谨防小人作祟。”

    很多事,好心未必办好事,办好事也未必得好报。

    谨言慎行,才是官场之上永恒的正确。

    这一点,眼前这个棒槌比自己差远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