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二十九章:互相折磨

作者:苏妲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惨的大概还是前经历之女杜氏,没了让云家人巴结的背景,还被只会怪别人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云家人怨恨,觉得是她父亲言秀惑着云成耀犯错,家里的家务活都被推给她干不说,就连给老爷子把屎把尿都得她来做。

    这一来二去的一分析和安抚,村民们总算冷静了一些,尽管还是不愿意和这么一家人同住一村,可刘里正说的不无道理,那房子,那块地本就属属于云家的,他们可都是本分良民,难道还能学着城里那些仗势欺人的,硬逼走云家人?到时候万一云家人狗急跳墙反过来状告他们,为这么一家人把自己搭进去,想想就不值当啊!

    平头百姓平时最怕和官府打交道,但要说他们最恨的是什么?自然是搜刮民脂民膏让他们过得不好的贪官污吏。

    云家事一曝光,村里的人没少骂,等真见到了回村的云家人,骂的就更狠了,不少人直接堵到云家或直接怒骂。

    “要我说,读书读得再多又什么用,学完了却成了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读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去!”

    “当年里正看云家日子困难供不起云成耀那厮,不还接济过他们吗,现在想来,真真是白花了那些钱,买点吃食拿来喂狗都好过养大这么一个贪官污吏!”平日里就嘴毒的村妇们这会儿更是不介意用十二分的恶意和狠毒的话语咒骂云家人。

    而且,这个时候不会有人认为她们说得有任何不对,反而还点头赞同,同仇敌忾,还有人不愤地说:“当初既然都去了县城,为什么还要回来!咱们村子里有这种品行不端的人家,岂不是坏了我们的名声,要我说就该把他们赶走!”

    “不对,云家的人但凡还有点羞耻心就该自己主动滚蛋,别在这儿碍眼!一个不小心让咱们各家的孩子把他们家那套学会了可怎么办!”

    最惨的大概还是前经历之女杜氏,没了让云家人巴结的背景,还被只会怪别人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云家人怨恨,觉得是她父亲言秀惑着云成耀犯错,家里的家务活都被推给她干不说,就连给老爷子把屎把尿都得她来做。

    村民们越说越起劲,同时觉得很有道理,不但许多人不断地吆喝着让云家的人赶紧滚出村子,还有人跑去里正家怂恿里正,想办法赶走他们,而这期间,云家的人就憋屈地龟缩在家里,曾经脾气很大不愿意吃亏,碰上这种情况必定要出去和村民不甘示弱大吵一架的李淑秀老太太,赵氏和王氏却没有一个有勇气出去。

    仅凭她们三个人能不能骂得过全村的人先不说,以前没出他们家这档子事,村民们彼此吵吵嘴一般不会闹大,吵闹完就各回各家,可一旦她们今天还敢冒出头去,怕不得被愤怒的村民们打得皮青脸肿甚至直接打出村子。

    上溪村已经是他们唯一能待得地方,为了不真的流落街头,哪怕被骂得脸都绿了,云家的人仍然破天荒识相地忍了。

    另一头,被村民们找到的刘里正也很为难。

    云德顺四人看着自己家那几块地,心都凉了。

    他不是不能理解村民们的愤怒和对云家人的厌恶,便是他自己,得知云成耀贪墨了上万两银子,云成祖居然还杀死了人,都觉得又怒又担心。

    云成祖的事个中缘由外头也不是没有传闻,娶个gua妇又被戴了绿帽子,情急之下错手杀了人不是不能理解,可难免会让人担心,云成祖会如此,那云家的其他人会不会有一天和人起冲突了也酿成什么惨剧?

    最惨的大概还是前经历之女杜氏,没了让云家人巴结的背景,还被只会怪别人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云家人怨恨,觉得是她父亲言秀惑着云成耀犯错,家里的家务活都被推给她干不说,就连给老爷子把屎把尿都得她来做。

    现在上溪村全村的人都不待见云家人,云家人固然因为理亏不吭声,可一直以来刘里正又知道云家人不是好脾气的,万一哪一天被骂得忍无可忍了奋起伤人,到时候真是后悔都来不及。

    偏偏另一方面,房子确实又是云家人的,他再怎么是里正也不办法把人逼走。

    之后还是云景灏想到刘里正可能会头疼云家人的问题,特意让人给他送信安抚,刘里正这才心中有数。

    他先将村里的人叫过来安抚劝慰了一番,让他们骂的差不多了便不要再去主动招惹,村里人担心的孩子被教坏或者和他一样担心云家人伤人的问题也都一一给他们分析过。

    其实道理很简单,云家总共才几个人?老爷子已经瘫了动都动不了,家里算得上壮丁的只有云德顺和云德喜,云成继和云成辉,好吧,一家有四个劳动力其实不算少了,但放眼全村加起来上百个壮丁,区区四个人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只要村民们不上赶着往上凑,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出不了什么大事,云家人如今一贫如洗,想继续过日子就要重新把地种起来,四个劳动力当中只有云德顺一个是老实的,其他三个都游手好闲,心思从不曾放在种地上,以后光是云家自家人就又得闹腾,还能有心思和村里闹?

    这一来二去的一分析和安抚,村民们总算冷静了一些,尽管还是不愿意和这么一家人同住一村,可刘里正说的不无道理,那房子,那块地本就属属于云家的,他们可都是本分良民,难道还能学着城里那些仗势欺人的,硬逼走云家人?到时候万一云家人狗急跳墙反过来状告他们,为这么一家人把自己搭进去,想想就不值当啊!

    最惨的大概还是前经历之女杜氏,没了让云家人巴结的背景,还被只会怪别人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云家人怨恨,觉得是她父亲言秀惑着云成耀犯错,家里的家务活都被推给她干不说,就连给老爷子把屎把尿都得她来做。

    和村民们开完会,刘里正又去云家一趟对云家人警告一番,如此,闹腾了好几天,上溪村总算是重新归于平静,云家那边也终于偷偷摸摸地开始出来活动,没办法啊,再不出来他们全家就真的要饿死在家里了。

    云德顺等人先去地里查看情况,以前他们离开的时候村子里的人没卖也没往外租,当时他们觉得家里要发达了,看不上把地租给别人拿的那点租金,反而还觉得把自己家的地租出去丢人,就要在那儿放着。

    现在想想这想法何其脑残!

    最惨的大概还是前经历之女杜氏,没了让云家人巴结的背景,还被只会怪别人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云家人怨恨,觉得是她父亲言秀惑着云成耀犯错,家里的家务活都被推给她干不说,就连给老爷子把屎把尿都得她来做。

    把地租出去,不管是租地的人将一部分粮食当租金给他们解决口粮问题,还是如今春播以过,他们直接捡现成的连播种都不用就能坐等秋收,哪一种都好过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杂草丛生的几乎快荒了的田地啊!

    云德顺四人看着自己家那几块地,心都凉了。

    云德顺四人看着自己家那几块地,心都凉了。

    村民们有路过的,无不露出鄙夷唾弃的表情,还有人直接‘呸’的一声往他们的方向吐口水骂:“活该!”

    云成继和云成辉向来脾气冲,火气一上来就想冲过去和村民打,却被云德顺赶紧拉住,低喝:“你们要干什么!不知道咱们家现在什么情况吗,一旦我闹出什么事情来,村里人就有理由把我们赶走,没了这里的安身之处,你们还想去乞讨不成!?”

    两个小子面色一僵,尽管仍然心中愤怒,却还是憋屈地咬牙忍下来,老大不乐意地开始拿着镰刀割草,那动作和眼神看着可凶,分明就是将这些野草当成村民们来泄愤。

    这个时节再想种稻谷已经晚了,家里的口粮又没剩多少,把草清理干净后只能先多种一些长得比较快的蔬菜或是土豆早白菜之类的,好歹先保证了不会饿肚子。

    但是……到底他们是在县城过好日子过得太舒服了,阔别许久再次起早贪黑地翻弄起地来,不但满心满身的不乐意,身体也不适应这种强度,包括云德顺在内,不出三天的功夫就累得直不起腰来,效率更是完全比不上当年。

    云德顺四人看着自己家那几块地,心都凉了。

    不仅仅是他们四个人不适应,云成继云成辉抱怨连连,便是家里头,没了下人伺候的赵氏王氏又要重新操持起家务,洗衣做饭整理屋子,即便还有儿媳妇孙氏和刘氏搭把手,也是老大不乐意,成天抱怨这抱怨那,做出来的菜难以下咽不说,还见天儿地和老太太吵嘴。

    大房的人一回来,云家就更热闹了,本来吵闹不休的老太太和二房三房都开始一致对外地怼大房,而张氏一下子两个儿子都蹲了大牢,同样濒临崩溃,一个人对上他们战斗力也不遑多让。

    老太太不敢和村民们吵,还能忍了儿媳孙媳?云家内部基本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时不时地动手互相又抓又挠那都是常有的事儿,有时候吵闹得忘了时间,云德顺等人忙活一天身心俱疲地回到家,连口热汤都没得喝,男人们又少不得要一通怒骂娘们们不争气,不好好做饭。

    “当年里正看云家日子困难供不起云成耀那厮,不还接济过他们吗,现在想来,真真是白花了那些钱,买点吃食拿来喂狗都好过养大这么一个贪官污吏!”平日里就嘴毒的村妇们这会儿更是不介意用十二分的恶意和狠毒的话语咒骂云家人。

    最惨的大概还是前经历之女杜氏,没了让云家人巴结的背景,还被只会怪别人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的云家人怨恨,觉得是她父亲言秀惑着云成耀犯错,家里的家务活都被推给她干不说,就连给老爷子把屎把尿都得她来做。

    回到村里不到半个月,云家就因为负担不起药费,老太太做主干脆断了老爷子的药,只每天凑合喂点流食,让他勉强活着,甚至云家人想着,要是老爷子早点死了,他们办个白事,村民们顾念着老爷子和老一辈的一点情分,还能给点随礼钱缓解一下他们难过的日子。

    如果老爷子知道他们这种想法,大概会活活被气死吧。

    说的最多的当然还是说,要不是老太太当年一门心思偏心云成耀,他们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说她和老爷子偏帮大房,什么好的都先紧着大房,可到头来,连累家里连累得最惨的就是大房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云家人并没有因为云成耀的倒台就真的家破人亡,但日子却过得比曾经还要穷困潦倒,尤其云老爷子瘫了还要给他买药,更是让他们的日子雪上加霜。

    然后又是赵氏王氏反过来和自家男人吵,总之云家内里头是乱得不可开交,原本对他们家极为反感还带着警惕的村民们看了不少热闹后都觉得无语了,觉得警惕这么一群依旧没清醒过来内斗不休的人的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等到云成耀那头的判决下来,确定要蹲十年大牢后,知道再无回旋余地的大房于德春和张氏也回了村,一同带回来的还有云成耀后来娶的经历之女,当然,现在也不过只是个平头百姓,且还是个有个被发配的爹。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