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九章(二更)

作者:西子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闫军师一直站在门口等统领,一边等一边神色变幻地想着刚刚所见。

    他没等太久,统领便来到了前厅,看了他一眼,脸色一如既往的冷,“管家说你有重要的事情面禀我,什么事情连信使都不用了?”

    闫军师拱了拱手,一边请统领进屋,一边说,“的确是有一桩极要紧的事情。”

    “说。”统领进了屋,坐下身。

    闫军师挥手关上了房门,恭敬地站在他面前,给他倒了一盏茶,“花灼在三日前废除了暗主令,另设临安令,以临安花家供奉了千年的紫雪玉麒麟为令,天下所有花家暗线,悉数听令临安令,但有不从者,逐出花家,重者杀无赦。”

    统领腾地站了起来,面色森寒,“什么?”

    闫军师深深垂下头,又将话重复了一遍。

    统领震了半晌,死死地盯住闫军师的脑袋,声音似乎从牙缝里挤出,森冷带着杀气,“既然是三日前的消息,为何不早早禀告我?”

    闫军师摇头,“是三日前的消息没错,但属下也是昨日晚才得到的消息,因如今属下不敢轻易动飞鹰传信,也不敢轻易用信使,所以,便想着多不过一日您便到这里与属下汇合了,与你面禀最好不过。”

    统领杀气不减,“好一个花灼,他倒是会壮士断腕。”

    闫军师点头,“没想到花灼会这么早发现我们动用了花家的暗主令,且如此干脆地自损筋骨,一年的时间,半年用来筹谋,半年用来动手,还是太短了,若是再给我们些时间,即便花灼发现了,哪怕废了暗主令,另设什么临安令,也不管用,那时花家已被我们收进囊中了。”

    统领坐下身,寒气森森地说,“苏子斩呢?死了没有?”

    闫军师看了统领一眼,摇头,“二公子他在两日前破了牵梦阵,我们的人不是对手,他带着人不知所踪了。”

    统领冷笑,森然道,“既然破了牵梦阵,想必已有了记忆了,不必找他,花颜在我手里,他会找来的。”

    闫军师点点头,“二公子那里倒不怕,但是花家暗线,还请统领示下。”

    统领眯了眸子,寒光乍现,“我们这一年,至三日前,收了多少花家暗线?”

    “不足十之二。”闫军师道,“花家暗线十分不好收服,若非有暗主令,怕是十之二都收服不来。如今花灼此令一出,怕是这十之二也不保证,还需防范,毕竟花灼这一招实在是釜底抽薪,打乱了我们所有谋划。”

    统领冷笑,“十之二也够了,趁着花灼废暗主令,另设临安令,花家暗线都震动中,让我们收服的人立即扑向东宫,让云迟先扒下一层皮来。”

    闫军师立即笑道,“统领您的计谋妙,花家暗线与东宫近来牵扯的深,由花家暗线反噬东宫,最好不过。若是让云迟和花灼打起来,那就更好了。”

    “打起来倒不至于,云迟精炼,花灼也不傻,我要的是云迟的命,至于花灼,此回就给他点儿颜色看看。”统领摆手,“你现在就去传信,即刻动手,我要花家暗线的这十之二折东宫五成人马。”

    “是。”闫军师点头,刚要抬步,又顿住,看着统领试探地问,“想要云迟的命,其实十分简单,只要杀了花颜……”

    统领眸中瞬间蹦出利剑,盯准闫军师,“在皇宫,我既然没杀她,便不会杀她,别给我打她的主意。”

    闫军师心底一寒,避开统领的眼眸,还是问,“统领既然不杀她,留着她该当如何处置?是将她给二公子?还是自己……”

    统领拿起茶盏,随手一扔,茶盏碎裂在闫军师脚下,他森寒地说,“做好自己的事情,她不是你该过问的。”

    闫军师面色一变,看着脚下碎裂的茶盏和四渐的茶水,垂手应是,“是属下逾越了,统领恕罪。”

    统领寒声道,“你记住我的话就好!”

    闫军师点头应是,再不敢多言,出了前厅。

    统领在闫军师离开后,脸色寒气席卷,周身如放在冰窖中,管家本要询问统领是否用膳,探头瞅了一眼,吓得腿顿时软了,身子也缩了回去,躲开了门外。

    “缩头缩脑做什么?滚出来!”统领冷喝了一声。

    管家哆嗦着又出现在门口,跪在地上,隔着门颤声说,“奴才是想问问,主子是否用膳?您一路舟车劳顿,不知想吃什么?”

    统领脸色冰寒,“滚出去!”

    管家闻言连滚带爬,离开了前厅门口。

    闫军师去往书房方向,听到后面前厅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恭谨的眉目深深地皱起,眼底全然是隐忧。他驻足了片刻,转了道,走到一处背静处,喊了一声,“晋安。”

    “闫军师。”一声黑衣名叫晋安的男子出现在他身侧。

    闫军师转过身,对着他道,“你一路跟随统领来此,途中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晋安摇头,“不曾有,一路十分顺利。”

    闫军师点头,“花颜与统领这一路上可发生过什么?”

    晋安摇头,木然道,“不曾,她出了陵寝后,便一直昏迷着,已昏迷了七日。”

    闫军师皱眉,“你可知道为何统领不杀他?那一日,是你跟着统领进了宫,在宫里,见到花颜时,发生了什么?”

    晋安摇头,“不曾发生什么,统领与她走了一段路后,她便发现统领不是二公子了,她发现时,统领也不再伪装了,之后不等她出手,便将她劈晕了,她那名婢女是属下出的手。”

    闫军师看着他,“你是说,是统领那日临时改的决定?本来在那之前,统领还是要杀她的。”

    晋安点头,“应该是。”

    “为什么?”闫军师问。

    晋安摇头,“属下也不知。”

    闫军师又问,“那这一路上呢?她昏迷,统领在做什么?今日我看他亲自抱着那女人下了马车,别告诉我统领何时懂得怜香惜玉了?他从生下来,我跟随了他多年,就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子怜香惜玉,换句话说,也没见过他对哪个人有过好脸色。”

    晋安看了闫军师一眼,压低声音,说了两句话。

    闫军师听了这两句话,脸色已十分沉,每日亲手喂她参汤,怕她冷,每隔一段时间换手炉,这两件事情虽简单,但是在路上,参汤本就不好弄,手炉换热水也没那么简单弄,可是却坚持了一路,花颜这是什么待遇?

    在北地时,他是一直跟在统领身边,统领想杀花颜之心,他分毫不怀疑,可是短短时间,他不在统领身边,发生了什么?

    若非他多年来一直跟着统领,也清楚统领绝对不是二公子,否则此时真是怀疑他换了个人。他不但不杀花颜了,竟然还对她好?什么道理!

    他静默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对他问,“你怎么看?”

    晋安摇头,“统领必有道理,军师您还是不要想着杀她了,一旦惹怒统领,后果不堪设想。”

    闫军师又沉默片刻,泄气道,“我倒是想杀她,但统领这般,让我如何杀?如今二公子破了牵梦阵,有了记忆,更不会杀她,若是找来,怕是会护死。殊不知,这女人根本就是祸水,留不得。”

    晋安沉默不接话。

    闫军师又道,“两位主子,一奶同胞,一脉传承,我倒更该担心他们以后。”话落,看着晋安,又跟着沉默片刻,摆手,“罢了,先做正事儿要紧,总之,如今花颜在统领手中,我们先对付东宫要紧。立刻依照统领的吩咐,即刻动手。”

    晋安点头。

    统领在前厅坐了片刻,冷着脸出了前厅,回到了早先送花颜过去的院子。

    此时,玉漱已动作利落地给昏迷的花颜沐完浴,换了崭新的衣裙,将她又安置回那张床上,盖了被子。

    统领进了院子,又跪了一地人,他摆摆手,进了屋,玉漱挑开珠帘,侯在一侧。他径直走进屋,看了床上的花颜一眼,回身问玉漱,“你给她收拾的?”

    玉漱垂首应是。

    统领冷然地吐出一个字,“赏。”

    玉漱跪地,“谢主子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