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四十九章 大好时代

作者:远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塞西尔城边陲。

    一座巨大的魔网中继塔伫立在白雪皑皑的田地边缘,高塔在明媚的阳光下闪耀着金属和水晶的光彩,塔顶上庞大的天线装置以及水晶阵列在一系列机械结构的控制下静静旋转,为这座城市,以及城市周围的广袤地区提供着魔网信号的转播服务。

    在高塔的塔尖上,静静旋转的天线装置底座上,一条长长的蛇尾正攀附在那冰冷的钢铁表面。

    蛇尾收缩摆动,提尔从天线下面探出头来,她仰起头,迎着寒风,长发在风中舞动,只有海妖才能听到和理解的“歌声”乘着魔力的涟漪,萦绕在她的耳边。

    “娜迦……”这位海妖小姐皱了皱眉,带着疑惑轻声自言自语着,“这么一段时间不回去,竟然还发生了如此古怪的事情么……”

    说着,她轻轻摇了摇头,俯下身子,松开尾巴,准备顺着高塔回到地面。

    “无所谓了,深海里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只不过不知道高文对此感不感兴趣……嗯”

    提尔困惑地眨了眨眼,身子往前拱了一下,然而尾巴后半截却纹丝不动。

    她回头看去,看到自己的尾巴仍然牢牢地缠在天线基座上,鳞片表面覆盖着一层晶莹剔透的冰晶,其内部也呈现出半透明的模样。

    “哎……”海妖小姐终于略有点惊慌起来,加倍使劲地挪动着自己的尾巴,“糟……冻住了……这上边怎么这么冷……谁来帮……”

    咔擦一声轻响传入耳中,提尔挣扎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她略有点呆滞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看到自己的尾巴后半部分清脆裂开,道道裂纹正沿着透明的冰晶向外蔓延。

    提尔扭头看了一眼自己来时的方向,看到了光滑且结冰的小半截塔顶斜面,以及下方遥远的地面。

    尾巴咔擦一声断开。

    “……温柔的深海啊……今天真是鱼生失败……”

    ……

    塞西尔城内,三名来自天南地北,却因机缘巧合而聚在一起的年轻人正走在冬日的街头。

    整洁的街道一尘不染,高大美观的房屋排列在道路两边,商店、民居、咖啡馆与各类公共设施错落有致,交织在这座不可思议的城市内,而身穿暖和冬装,精神奕奕的市民们随处可见,在这寒冷的冬天,似乎无人担忧饥寒。

    在街道的交错处,在广场上,在各类人流聚集的地方,魔网终端投射出的全息投影随处可见,投影上或呈现出最新的广播节目,或呈现出政务厅的通告短片,或呈现出某些商会与公司的广告宣传。

    菲尔姆就仿佛一台正在全功率运转的魔网终端,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城市中的一切,观察着他所能观察到的一切细节,在这位来自巴伦的年轻人眼中,整个塞西尔城都好似一座充斥着幻想、奇观以及不可思议的人和事的舞台,在这舞台上上演的一切对他而言都仿若戏剧,每一丝细节都是那么奇妙,那么不可思议,然而这些不可思议的东西,在这里却是真实存在。

    芬迪尔也在观察这座城市,但在这位来自北境群山的年轻贵族眼中,他所感觉到的是和菲尔姆截然不同的层面。

    这是一座没有贵族区和平民区划分的城市,这里的所有城市设施都对所有合法公民开放,这里以生存和舒适为优先。

    在旧式的贵族看来,这里大概可以用离经叛道来形容。

    但古典贵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这座城市里的秩序已经成为新的“体统”,这里的一切,迟早要推广到北境的群山之间。

    姑妈似乎已经为此做好准备,那些仍然占据着城堡和庄园的北方贵族们也必须做好准备,而芬迪尔自己……则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姑妈一定要把他送来这里,让他在这里接受塞西尔秩序的耳濡目染。

    有些东西,果然是没办法从书本以及旁人的描述中体验清楚的。

    “我还以为我们会立即开始制作你的‘魔影剧’,”行走中,伊莱文看向身旁的菲尔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场地,也招募到了一些人手,但看样子你还需要做些准备”

    “是的……”菲尔姆有些迟疑地说道,但很快语气便变得自然起来,“陛下提醒我,让我注意剧本的真实,让我注意观察真正的南境是什么样子——今天出来走走,我才真正体会到陛下的良苦用心。我之前的剧本中存在太多想当然的东西了,南境真正的模样其实已经超出我的想象,如果没有认真观察这里,我制作出来的剧目怕是会让当地人耻笑的。”

    “虽然我觉得情况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但也有些道理,”芬迪尔笑着耸耸肩,“毕竟我们亲眼看到了城市里的居民并不会用充足的木炭取暖——这里用的是魔能热交换器。”

    菲尔姆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

    “明天开始,我会去走访一些人,”他说道,“我听说西区有很多移民家庭,他们经历了这座城市的第一次扩建,对那些日子非常了解,然后我还想去拜访几位住在工匠区的先生,他们在两个月前才从旧王都抵达这里,从他们口中,我应当能听到真实的移民是如何在这里开始新生活的。”

    “脚踏实地,很好的开始,”芬迪尔笑着点点头,“我和菲尔姆过两天也会去学院正式报道,到时候也欢迎你来学院,你可以看看那些为求学而来到南方的人是如何生活和学习的。”

    另一旁的伊莱文也接过话:“另外你也放心,我们会继续帮你制作魔影剧——我想学院里的课业应该还不至于让我们两个连帮助朋友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哪怕再忙碌,我们至少也是能为你出谋划策的。”

    “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帮忙,有些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着手,毕竟我远不如我的父亲那般成熟,”芬迪尔露出感激的表情,随后又露出有些犹豫的模样,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说实话,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机会和你们这样的人在一起做事。”

    芬迪尔看着菲尔姆:“仍然介意我们的身份”

    菲尔姆看着这位身材高大的北方贵族,短暂思索之后还是点了点头:“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在和你们交谈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拘束的,但我觉得自己正在渐渐适应。你们带给我的感觉和我之前接触过的贵族们不太一样,你们有一些特殊的……氛围,很奇妙,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

    芬迪尔静静地看了菲尔姆两秒钟,突然轻笑着摇了摇头:“事实上,如果你在白银堡签字仪式之前见到我们,那你对我们的感觉会和你之前接触过的其他贵族毫无不同。”

    菲尔姆有些愕然地愣住了。

    “你曾经见过的那些气派,我们都会,只不过我们比那些年老的人更懂得如何克制自己的习惯,”芬迪尔平静地说道,“贵族的规矩……呵,那东西就像堆满鱼虾的房间,待在里面的人都会被它的气味深深浸染,在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谁也逃不出去,或者说,谁也不准逃出去。

    “我的朋友,我和伊莱文也是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但就如皇帝陛下所言,新的时代已经来了,而任何熟读历史的人都会懂得一件事,只有及时拥抱新时代的人,才有资格生存下来。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意味着我与你的友情是在作假,相反,我很满意我们现在的状态,因为就如一千瓶葡萄酒中总会有一瓶被失手打碎,一千个贵族里也总会出现那么一两个奇怪的家伙。”

    另一旁,伊莱文也插言道:“感谢白银堡的那场签字仪式——至少现在有一些不愿意在那个堆满鱼虾的房间里待着的贵族可以有机会合法地走出来了。我已经可以预见,那场签字仪式肯定会被记录在史书上,并且成为后世的学者们必须研读的一课。”

    菲尔姆听着这两位伙伴的话,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但又略带尴尬地摇了摇头:“虽然我听懂了,但我并不怎么熟悉历史……我对历史的了解都来源于那些夸张的老剧本。你们应该知道,在过去平民是不允许接触真正的史书的。”

    “……帝国学院中有历史课,”芬迪尔沉默片刻,突然悠悠说道,“我想,这或许是皇帝陛下最伟大的一点。”

    菲尔姆一时间露出了有些茫然的模样。

    芬迪尔注意到他眼中的茫然,便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有机会的话,多去买些书来读吧,现在允许平民阅读的书籍,已经比当初多多了。”

    “我想去一个地方,”伊莱文突然说道,并看向芬迪尔,“你应该也想去看看吧”

    芬迪尔几乎瞬间便领会了对方的意思,轻轻点头:“也好,他毕竟在这里……”

    菲尔姆困惑地看着两人:“你们在说什么”

    “我们要去见一个人,是我们共同的朋友,”芬迪尔轻声说道,“你也一起来吧,去认识他一下。”

    菲尔姆的视线在芬迪尔和伊莱文身上分别扫过,他发现这两位朋友的表情似乎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却不知道这变化是因何而来,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远么”

    “并不远,”伊莱文抬起头,看向这条街道的尽头,“我听说……他就被安置在那边。”

    菲尔姆注意到了对方话语中一个古怪的单词:“安置”

    伊莱文却并没有回答,只是跟上了芬迪尔的脚步,向着街道尽头走去。

    菲尔姆只能带着些许困惑,迈步跟上。

    ……

    街区尽头,一座肃穆的建筑物伫立在一座小广场上。

    那建筑物看起来格外崭新,似乎刚建成不久。

    “安苏内战纪念馆……”菲尔姆抬起头,好奇地看着那座建筑物门口的立牌,“你们的朋友在这里”

    “没错。”芬迪尔点了点头,率先迈步向着纪念馆的十级台阶走去。

    纪念馆门口有卫兵守卫,他们告知三人今日是闭馆日,纪念馆不对普通市民开放,但菲尔姆看到伊莱文和芬迪尔上前对卫兵说了些什么,并展示了各自的身份证明,在一番交涉之后,两名士兵便点头同意,转身打开了纪念馆的大门。

    “请在一个小时内离开,并且不要进入偏厅和后部回廊。”卫兵在开门之后提醒道。

    “这算是动用了一点‘特权’吧。”芬迪尔看着走上台阶的菲尔姆,略带调侃地说道。

    三人走进了这座看起来有些特殊的建筑物,进入大门之后不久,菲尔姆便看到一间大厅出现在自己眼前。

    因为是闭馆日,这里显得很是安静,大厅中的灯光也只点亮了不到一半,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中,菲尔姆第一眼便注意到了那立在大厅中央的“人影”。

    在跟着芬迪尔二人靠近之后,他才意识到那人影原来是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塑。

    一位拄着长剑、身披甲胄的年轻人立在那里,沐浴在一盏单独的魔晶石灯的光辉中,正静静注视着大厅入口的方向。

    到这里,菲尔姆已然明白过来。

    这恐怕就是芬迪尔和伊莱文口中“共同的朋友”。

    “他是贝尔克,贝尔克罗伦,”芬迪尔果然开口道,他注视着那栩栩如生的雕塑,视线久久没有移开,“他是我们三人中最年长的一个。”

    “他走了一条我们从不敢想的路,迎来了我们未曾想过的结局,”伊莱文轻声叹息,“他曾经和我们说过很多关于时代与变革的事情,但在他愿意和我们说那些的时候,我从未听懂过,当我能听懂的时候,他却已经在这里了。”

    芬迪尔与贝尔克的“塑像”相对而立,他久久地注视着那双已经化为冰冷岩石的眼睛,突然打破了沉默:

    “贝尔克,如你所愿,这个大好时代终于到来了。”

    一种沉重而肃穆的氛围萦绕在这里,菲尔姆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终于开口道:“能跟我说说他的事情么”

    “当然可以,但我们只知道一部分,”芬迪尔慢慢说道,“剩下的,曾经参加过那场战争的士兵们或许知道一些,庞贝城的前领主或许知道一些,磐石要塞的指挥官们或许也知道一些……我不确定这些四散零落的碎片是否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如果有可能,如果将来有机会,我希望你能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写进你的魔影剧里。

    “就当是,给旧时代的最后一位骑士留下一笔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