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丹尼尔的调查

作者:远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奥尔德南东区,城区最深处的一道街巷中,灯光晦暗。

    这里是整个帝都最黑暗和闭塞的区域,一个仿佛被上层社会遗忘的地方,庞大的奥尔德南就仿佛一座层层叠叠堆积起来的山丘,其上层是富丽堂皇的建筑,底层却如溃烂的伤口般被隐藏在黑暗深处。先进的魔导技术,繁荣的新式商业,愈发光鲜的市民阶级,所有这些东西都和奥尔德南东区最深处的街巷没什么关系——

    这里离黑曜石宫只有半座城市的距离,但却仿佛比更遥远的那些山区城市更远离文明社会。

    而在这远离奥尔德南各种官方眼线的街巷中,一个胡须杂乱、眼窝深陷、穿着破旧外套的男人正脚步匆匆地走过一座座低矮破旧的房屋门前。

    急促且不加掩饰的脚步声响起,一些窥探的视线从那些房屋的门窗中露出来,在这已经入夜的时刻,敢于在东区最深处孤身行走的人总是能引起好奇者的窥探,但那些被脚步声吸引而望向街道的视线很快便都陷入了疑惑。

    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在他们眼中,街道上空无一人。

    但脚步声是确确实实出现过的。

    那些躲藏在门窗后面的视线渐渐带上了紧张和恐惧,迷信的居民们想起了那些关于入夜之后幽魂游荡和黑巫师的恐怖传说,赶紧一个个收回目光,把本就紧闭的门窗关的更严了一些。

    男人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走过了整条街巷,来到黑铁巷14号的门前。

    他在那扇黑漆漆的门前站定,把手按在门板上,稍微感应了一下里面的动静,确认屋内并无异常之后才转动钥匙,无声推开房门。

    他看到房间里亮起温暖的灯光,一个身披黑袍、面容模糊的身影仿佛早已抵达般坐在屋内的靠背椅上,屋子角落燃烧着熊熊的篝火,光洁明亮的地板和桌椅陈设均一尘不染。

    男人飞快进屋,关上房门,在那面容模糊的身影面前躬身行礼:“向您致敬,丹尼尔主教。”

    “无须多礼,格兰度,”身披黑袍面容模糊的丹尼尔摆摆手,话语声直接在名为格兰度的男人耳畔响起,“此地安全,我们可以放心交谈。”

    “是,主教大人。”格兰度深深低头。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丹尼尔静静地询问道。

    “是,属下已经完成初步调查,”名为格兰度的永眠者教徒立刻恭敬回答,“截止到上周,您命我接触、询问的几名下级教徒都已发来反馈,他们均表示不曾在网络中发出过任何求救信号,也不曾遗失过任何记忆——最起码,他们自己不记得这些。”

    丹尼尔点点头:“就只有这些”

    “不,还有更多,”格兰度慌忙答道,“属下对这些下级教徒的反馈也有所怀疑,因此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又偷偷接触、催眠了他们身边的人,从中得到了不一样的情报……根据那些人回忆,上述教徒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基本上都曾出现过精神恍惚、长时间沉睡,甚至性格短暂突变的情况。”

    “性格突变”丹尼尔立刻注意到这个关键词,“存在心智替换或心智寄生的可能么”

    “属下已经确认过,并无这种可能,”格兰度摇摇头,“我之后又数次接触那些教徒,分别在他们清醒以及催眠等多种状态下观察过他们的心智,他们的心智仍然属于自己,意识完整,潜意识也无拼合、切割过的迹象。”

    丹尼尔的兜帽下传来沙哑低沉的声音:“一切正常”

    “是的,一切正常。”格兰度恭敬说道。

    “一切正常,就是最大的不正常……”丹尼尔的声音低沉,“精神恍惚、长时间沉睡以及性格突然变化,这本身就是心智受到影响的明证,而且短时间内一定会留下痕迹,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心智显得一切正常,那就反而……”

    他突然停顿下来,名为格兰度的永眠者教徒忍不住带着好奇和一丝紧张开口问道:“主教大人,您……”

    他的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眼神也陷入了短暂的茫然,而在他视线失去焦点的瞬间,房间中充斥的温暖灯光、房间角落熊熊燃烧的壁炉、整洁的家具陈设等事物也瞬间消失不见。

    房间中一片漆黑,连一根蜡烛都没有,也没有燃烧的壁炉,事实上除了一把靠窗的椅子之外,这里甚至没有任何家具。

    名为格兰度的男人便静静地站在这空荡荡的漆黑房间中,站在门口的位置,眼神茫然地呆立了整整两分钟。

    两分钟后,他的眼睛才眨了眨,于是房间又瞬间恢复了之前温暖明亮的模样,身穿黑袍的丹尼尔主教也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靠背椅上。

    一股寒意流过脊背,格兰度瞬间打了个冷颤,他意识到自己刚刚接受了眼前这位强大的永眠者主教一次详细的“检查”,忍不住紧张畏惧地开口道:“大人,我……”

    “你的记忆被修改过,”丹尼尔直截了当地说道,“这件事的调查到此为止,你不要再深入下去了。”

    “……是,”格兰度耳边滴下一滴冷汗,带着十足的后怕,“感谢您的提醒。”

    “嗯,”丹尼尔点了点头,“另外,近期也尽量不要长时间连接心灵网络,如果必须连接,保持浅层接入,不可深入。

    “最后,近期可能会有最高主教团的大主教联络你,询问你近期的调查行为,到时候不必替我隐瞒,坦然相告即可。”

    格兰度不禁露出惊愕的表情,并瞬间意识到了自己记忆被修改的真相,脱口而出:“大人,难道修改我记忆,遮掩真相的人是大主教们……”

    他话刚说到一半,便警惕地闭上了嘴巴,低声继续问道:“大人,最近心灵网络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要问太多,”丹尼尔淡然打断了他,“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又是一阵寒意袭来,格兰度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谨慎地不再开口。

    随后,他视野中的各种事物突然摇晃了一下。

    灯光消失,壁炉消失,家具陈设尽皆消失,黑铁巷14号重新变为一间黑沉沉空荡荡的房间,名为格兰度的男人眨眨眼,完全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房间门口,一只手探向身后,还保持着随手关闭房门的姿态。

    那位强大神秘的永眠者主教已经离开,从格兰度的脑海中离开了。

    ……

    奥尔德南法师区,一座灯光明亮装饰考究的别墅内,丹尼尔正坐在书房的安乐椅上,手中拿着书卷,随手翻过一页。

    他身后的人造神经索安静、贴服地待着,只有末端从衣服下摆探出,在椅子靠背附近微微摆动着。

    “……该考虑怎么应对某位大主教的询问了,”这位老法师无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只是不知道会面对哪一位……”

    最高主教团果然在试图隐藏什么巨大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绝对牵涉甚广,影响巨大,他们在紧盯着跟这个秘密有关的一切情报流动。

    丹尼尔感觉到一阵庆幸。

    幸好,他一直在严格遵循主人的吩咐,在控制自己调查的幅度,精心处理过自己行动的细节,尽管他在调查有关心灵网络波动的事情,但他表现出来的并不是那么异常,而更像是一个关切心灵网络运行,在发现异常之后积极主动排查故障的忠诚教徒。

    一个优秀的,热忱的,积极工作的安全主管。

    除了有些越权之外,简直忠不可言。

    ……

    黑曜石宫,罗塞塔奥古斯都正坐在他那张宽大的书桌后,公爵裴迪南温德尔则坐在他的斜对面。

    看着正在低头阅读信件的皇帝陛下,裴迪南突然有点心生感慨。

    似乎自从塞西尔崛起,自从局势突然转向一个所有人都未曾预料的方向,这位饱受精神诅咒困扰的提丰统治者就一下子摆脱了家族的诅咒,变得精神振奋、斗志昂扬起来,而他自己,也比往常更加频繁地受到皇帝陛下召见,更加频繁地来到这黑曜石宫了。

    差不多每次遇到关于塞西尔帝国或者国内魔导工业的事情,陛下都会召见自己,这让裴迪南公爵甚至想要申请一下,干脆在黑曜石宫中为自己留一个房间,他就住在这里得了。

    “塞西尔那边已经同意了我们派驻留学生的想法,并表示愿意与我们加深联系,打造更加符合这个新时代的国际关系。”罗塞塔奥古斯都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打断了裴迪南大公的思考。

    裴迪南抬起头,脸上表情多少有些复杂:“那个高文塞西尔果然直接同意了么……”

    “是啊,他比我们想象的更有魄力……”罗塞塔奥古斯都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摇了摇头,手腕一抖,将那份带有塞西尔帝国皇家徽记的信件投到裴迪南公爵面前,“你可以看一看。”

    裴迪南公爵接过信函,细细看去,眉头微微皱起:“……在双方国都互相派驻长期联络的使者,建造‘使馆’”

    “没错,这也符合局势的发展,”罗塞塔点头道,“我们不能永远依靠这种信函以及一波一波的信使维持交流。”

    裴迪南继续向下看去:“……开放更多商业渠道,增加现有各类订单规模,增加新的订单品类,包括更多的魔导零部件,合成晶体,工艺品,以及开放民间商人在双方境内合法、有限的投资行为……”

    “这部分内容,有很多值得探讨和分析的地方,抄录一份副本,送交议会和皇家顾问团,尽快完成风险评估和讨论。”

    “我明白。”

    裴迪南低头说道,在看完信函最后的内容之后,他看向罗塞塔:“陛下,关于派遣留学生一事,人选如何敲定”

    “这个先不急,我们应先派特使前往塞西尔,就像当初我们决定引进魔导列车时一样,应该有人去亲眼看看那里的情况——这也是作为一个帝国在和另一个帝国交往时必要的礼仪和郑重态度。”

    “特使……”裴迪南看着罗塞塔甚少有表情变化的面孔,“您已经有人选了,是吗”

    “让玛蒂尔达带队吧,”罗塞塔淡淡说道,“她的眼光总是很好。”

    “玛蒂尔达殿下么……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

    大陆极北之地,越过塞西尔帝国北境的群山和莽原,另有一座位于冰雪之中的国度,静卧在群山之巅。

    宏伟高耸的城市建筑在群山之间,日复一日的寒风呼啸着吹过山壁、城墙和山涧,在冰雪为基底的单调色彩中,灰白色的石头建筑仿佛与群山融为一体,迎着北方,散发着孤傲、古老、苍凉的沉重气息。

    自称龙裔的族群生活在这座万里冰封的国度中,已度过了不知多少岁月。

    这是一座封闭的国度,高傲却又自感背负罪孽的龙裔们封闭着他们的群山和莽原,也几乎从未关注这片大陆的风云变幻,但即便是封闭的国度,也并非是永恒不变,永不与外界交流的。

    民间的商人们仍然可以造访这个神秘的“圣龙公国”,而后者也并不拒绝来自人类的商人和冒险者——只要他们能忍受得了极北之地的恶劣气候。

    龙裔们倒是乐于和那些能够挑战极北寒冬的“勇敢者”打些交道。

    只不过在过往的大部分岁月里,能够挑战北境极寒的人终究是少数,有资格造访圣龙公国的,基本上只有令人敬畏的超凡者,普通的平民商人……是不可能有本事在极北之地行走的。

    但这种情况最近有了些改变。

    一个新生的“塞西尔帝国”取代了旧日的安苏王国,许多勇敢而且装备齐全的塞西尔商人开始频频出现在圣龙公国边境,往日里能够让大多数普通人望而却步,甚至让安苏北境的山地人都望而却步的寒冷气候竟无法阻挡那些塞西尔商人——他们穿着厚厚的御寒衣物,驾驶着能够抵御风雪寒气的魔法车辆,顿顿顿地灌着寒霜抗性药水,带来了据说是来自“魔导时代”的无数新鲜事物。

    改变,正以塞西尔帝国为中心,向着那些曾经封闭的地区悄然蔓延……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