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七章 梭子豹的惊诧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sky 嘉庚)

    夜很深了,这一处位于大明湖畔的老旧衙门,周围一片空荡荡,所以位于前院的箭楼之上,能够将周遭给一收眼底。

    这一处箭楼,也有两百年的历史,不过重新修葺,又用洋灰浇筑之后,却又焕发了新的生机,算得上是十分牢固,上面驻守了一个班的士兵,全部都是精心挑选、百步穿杨的神枪手。

    那枪法,全军前列,都是军阀混战中熬出头的厉害之人。

    他们值着夜,目光巡视各处,显得十分小心谨慎。

    毕竟上面来了通知,说今夜很有可能会有大胆之人,过来这鬼门关劫囚。

    对于这个说法,大家都觉得简直是搞笑。

    毕竟只有身处其间之人,方才能够明白,这个地方,到底代表着什么。

    绝望。

    即便他们没有能够下到衙门底处的地牢去,也能够知晓此处的恐怖,要真的是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到此处,也不过是给这水牢,多添几道亡魂而已。

    两百年来,这水牢之中的亡魂不计其数……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所以即便是小心谨慎地左右张望着,但这些神枪手们,都不觉得有人胆敢前来此处。

    但终究还是有人来了。

    衙门临水的那一面,那黑沉沉的水面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七八个身影来,而随后,这些身影开始攀爬着满是青苔的墙体,攀墙而入。

    那临水一面的墙上,绘着许多的符文,而墙头上还有不少的铁蒺藜和倒刺,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很明显,这一处临水的墙壁,虽然处于视线死角,但防范却是最为森严和用心的。

    但从水里浮现出来的这些人,显然对这儿是有研究过的。

    他们宛如壁虎一般攀附,爬上墙来,然后选了一个似乎被处理过的墙头,宛如鬼魅一般地晃身,最后纷纷落入了院中,紧接着朝着衙门内部摸了过去。

    这破旧衙门,作为泉城水牢的入口,显得十分低调。

    毕竟是关押修行者的场地,它在许多道上人的心中宛如龙潭虎穴,但在普通民众眼中,却并不算起眼。

    这儿一到了晚上,便是黑乎乎一片,寂静无比。

    即便是箭楼之上的岗哨,也都隐身于黑暗中,常人是瞧不见的。

    当然,如果有事的话,箭楼之上的探照灯,会第一时间发出亮光,将周遭照得透彻。

    从临湖这边的院墙,到衙门中的水牢入口,有一段距离,而这一段路,是完全落入箭楼之上岗哨视野里面的,所以不能直接摸过去。

    怎么办呢?

    这些从水中爬出来的人里,简单比划了一下,随后其余人都藏在了阴影之中,但有两人,却顺着墙边阴影,一路摸到了箭楼这边来。

    十几息后,这两人已经抵达了箭楼之下,随后他们开始朝着上方摸了去。

    这两人都是高手,而且对这地方似乎有了很多的研究,所以人如幻影一般,很快就抵达了箭楼顶的高台下方。

    他们藏身下方,甚至都能够听到头顶上的岗哨们磨牙打屁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感觉果然与情报所说的一般。

    上面这些枪手,都不是厉害角色。

    他们两人,应该能够搞得定。

    就在两人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翻身而上,将岗哨之上的守卫给悄无声息地击杀,突然间一片黑暗的破旧衙门中,有一束光,照在了箭楼之上来。

    他们两人的身影,一瞬间就被照得透亮,纤毫毕现。

    两人大惊,脸虽然蒙住了,但双眼之中,却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来。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退路了。

    两人当下也是一个翻身,跳上了箭楼高台之上,抽出贴身短刃,对这班神枪手动了手。

    此番劫狱,这班神枪手虽说不是修行者,但威胁还是挺大的。

    高台之上,一片混乱,众人战作一团。

    后院也传来了动静。

    这两个蒙面客的确是高手,无端凶猛,连着杀了四五人,突然间有高手闯入其中来,架住了这两人的手中利刃。

    随后七八个身穿劲装的男子跃上了箭塔上来,将这两个逞凶之人围住。

    有一个蒙面人实力差了一些,几个照面之后,就被一刀割了脖子,直接鲜血洒落,摔倒在地之后,再无气息。

    而另外一个蒙面人则强上一些,却是突破重围,随后从几丈高的箭塔之上一跃而下。

    他的身子划出了一道弧线,最终落到了地上来。

    因为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力,那蒙面人在地上滚着好几下,这才一跃而起,这才发现自己这帮人都已经被发现了,后院那边杀成了一片,悄无声息的暗箭飞出,将自己的这群兄弟射杀大半。

    还有躲过箭雨,朝着这边冲来的,也被高手接下,随后黑暗中出现的伏击者一拥而上,乱刀之下,竟然没有几人能够活下来。

    他这边也是无比的危险,因为黑暗中冲出三人来,有人劈掌,有人拿刀,有人拿长枪,将他围住。

    这三人,每一个都厉害无比,而三人联合,让蒙面人感觉到气都喘不过来。

    几招过后,他落入了绝对的下风,并且开始好几处受了伤。

    虽说都是小伤,但积少成多,很快就要崩溃了。

    直到此时,蒙面人的心头,终于生出了悔恨之意来——他仗着一身修为,再加上满腔豪气与怒火,想要带队,闯一闯这鬼门关,让众人瞧一瞧他的本事……

    没想到,他最终还是落到了如今的下场来。

    不但如此,他还害了那些信任他的兄弟和朋友……

    这才是他最为悔恨之事。

    想到这些,重压之下的他终于扛不住了,不由得心生倦怠之意,手中抵挡的利刃下意识地迟缓了一下——落入如此田地,迟早都是要死,与其被擒住,折磨致死,还不如此刻死个痛快呢……

    果然,他这边一放慢节奏,就被一名敌手瞧出破绽,当下也是一刀过来,直取喉咙处。

    好狠的刀法。

    蒙面人脑子里想着,却懒得去躲,只求一死。

    眼看着自己即将毙命,蒙面人甚至都闭上了眼睛,但对面那一刀,却停滞了下来,迟迟没有到来。

    紧接着,鲜血激射到了他脸上的黑布去。

    血,是温热的。

    还有点儿腥咸。

    蒙面人感觉到了不对劲儿,睁开眼睛,瞧见刚刚围猎自己的那名刀手,脑袋直接飞了起来。

    从脖子上,直接飞起,干脆利落。

    而下一秒,他瞧见有人闯入了战圈之中,简单一个弹腿,却是将那那长枪的家伙给踢飞到了墙上去。

    那力量是如此的大,那人直接撞破了墙体,一直跌落到了屋子里去。

    里面还有一片轰隆声,不知道撞倒了多少人。

    而当那响声消停之时,那个实力最为强劲,一双肉掌逼得蒙面人近乎绝望的高手,也被那不速之客给抓住了双手,使劲儿挣扎都动弹不得。

    那人双拳难以施展,唯有蹬腿,宛如出鞘利剑。

    结果他的速度很快,但突然闯入其中的不速之客更快,却是一个膝击,直接顶住了那人的肚子,让他整个人如同戳破了的气球,直接变得软绵绵,再也没有了攻击力。

    这时那蒙面人方才发现,这个使掌的高手,居然是那孔府的孔乙凡。

    难怪此人如此厉害,能够逼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原来是孔府高徒。

    但这个三下五除二,帮他解围之人,又是谁呢?

    蒙面人只瞧见那人的背影,心中惊骇,不知道是敌是友,而这时那人却是回过了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后竟然一下子认出了他的身份来:“梭子豹?”

    蒙面人这时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来:“甘、甘爷?”

    小木匠看着眼前这个贸然闯入水牢入口的鲁东豪侠梭子豹,开口说道:“你没事吧?”

    梭子豹身上受了好几处的伤,但并无大碍,当下也是回答道:“没事。”

    小木匠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许映愚也赶了过来,对他说道:“甘爷,搞定了……”

    听到这话儿,梭子豹这才发现原本闹成一团的这破旧衙门,此刻居然一片寂静,仿佛鬼蜮一般。

    这……

    梭子豹下意识地朝着刚才的伏击圈望去,瞧见倒下了一大片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得活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刚才还有那么多敌人,怎么一转眼间,就全倒下了?

    这是什么神仙手段?

    太可怕了!

    梭子豹一脸愕然,而小木匠则跟梭子豹介绍道:“这位是蛊王徒弟。”

    苗疆蛊毒?

    梭子豹有些骇然,而许映愚则与他点了点头,有些歉然地说道:“对不住了,我赶到的时候,你的同伴已经都……”

    梭子豹这才发现,他与这个年轻人似乎有见过面。

    这个蛊王徒弟,是戒色大师叫过来的。

    然而他当时实在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所以倒也没有怎么结识,多做了解。

    现在想来,真的是……

    无比羞愧的梭子豹一声惨笑,说道:“这都是命,我们来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活着离开。”

    小木匠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要下水牢了……”

    救下梭子豹,只是顺手而为,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将这传说中的鬼门关给搅个底朝天。

    梭子豹赶忙说道:“我一同去。”

    小木匠点了点头,没有拦着,随后手一拧,却是将那满脸惊恐的孔乙己给拧断了脖子。

    这孔乙己师出名门,一身技艺,满腔抱负,但此时此刻,却连半句话都没有说起,就直接殒命于此。

    这真的是……

    郁闷。

    毕竟他还以为小木匠会问他几句,而他还能拿捏一下身份,却不曾想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孔府门徒的身份,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小鸡崽子一样。

    所以孔乙凡先生,只能带着满腔憋屈和言语,奔赴了黄泉去。

    而小木匠没有耽搁,直接带着许映愚和梭子豹,一路来到了藏在衙门中的水牢出口。

    这是一个厚铁浇筑的金属大门,他们赶到的时候,那铁门发出了一声闷响,显然是刚刚从里面关闭了去。

    很显然,这些人知晓有高手来袭,便直接从里面给关了上去。

    小木匠瞧见,不以为意,对梭子豹说道:“你在门口守着,我们进去救人……”

    梭子豹一脸担忧地说道:“甘爷,这水牢铁门是有讲究的,一旦从里面关闭了,外力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打开的——我们之前的计划,是打算突袭此处,趁着没人注意,得以冲入其中……”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到“轰隆”一声响动,那铁门却是发出了一道让人牙酸的声音,随后居然缓缓打开了来。

    梭子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