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一章 见风使舵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刻钟之后,梭子豹在两公里外的湖边,与众人匆匆汇合。

    他瞧见重伤的崔连城,脸上满是惊喜,忍不住喊道:“崔帮主,你没死?”

    崔连城虽然得了许映愚的治疗,但毕竟伤得过重,勉强吊着一条命,有气无力地说道:“还行,运气好……”

    梭子豹朝着旁边的小木匠拱手,一脸敬佩地说道:“没想到甘爷您真的是说到做到,居然真的将崔帮主等人给救了出来,实在是太厉害了……”

    小木匠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没事吧?”

    梭子豹摇头说道:“我没死,只是刚才那衙门往地下坍塌的时候吓到了一下,等我跑出来的时候,瞧见那一片水域都开始冒起了泡泡来,还有些担心你们的安全呢,等到许爷过来找我的时候,才知道您已经成功将人给救出来了……”

    他简单地说了几句,随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只可惜当时太急了,没有帮兄弟们收一下尸……”

    说到这里,梭子豹的脸色变得有些黯然。

    小木匠见惯了生死,并没有劝他,只是简单说道:“不妨事的,等明天的时候,找些不相关的兄弟来,给他们收尸就好。”

    梭子豹有些担心:“只怕上面会拦着……”

    小木匠笑了,转过身来,将旁边一人揪了过来,没有二话,直接抬手过去,扇了一个大耳刮子,然后问道:“你觉得会有人拦着么?”

    挨巴掌这人,却正是韩馥生。

    他捂着肿成了猪头的脸,眼泪忍不住地流了出来,但还是勉强地挤出了一点儿笑容来,讨好地说道:“之前可能会,但现在不会了。”

    的确,这个世间,就是这么现实。

    小木匠此番出击,绝对吓到了不少人,包括那些肆无忌惮的家伙。

    其实这帮人都是色厉内荏之辈,个个都是软蛋。

    他们表面上有多凶,心中就有多发怵。

    半天之前,他韩馥生还是泉城的地下皇帝,大名鼎鼎的小韩帅,有的时候,这道上的事情,他小韩帅的名声,说不定比韩大帅还要管用。

    毕竟县官不如现管。

    半个小时之前,他韩馥生还有一众手下簇拥,那些招揽而来的江湖高手个个生猛,再加上日本人的鼎力支持,让他觉得自己可以蔑视一切,即便是江湖上最为著名的鲁班圣手,在他眼中,都不过尔尔,只是那夸大其词的江湖破落户而已。

    而此刻,他终于萎了。

    不但萎了,就连世界观都为之崩塌。

    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人物?

    火焰烧不死他。

    毒气弄不死他。

    最为著名的电罡疾雷阵,被他随手破去。

    那堪比江湖超一流高手的生化兵器,在他手中,不比一只鸡崽强上多少。

    就连一直信心满满,大谈科技时代来临的土肥原先生,这位日本特高科的华北总负责人,却是将夸下的海口全部都吞了下去,然后就跟一土拨鼠那般,悄无声息地跑掉了……

    甚至在水牢崩塌之下,他都能够泰然自若地带着自己,以及一众人等,用那华盖护住大家,破土而上,从湖中游到岸边来。

    这等人物,简直就只有传说中才会出现。

    他,怎么可能是这凡尘俗世之中的人呢?

    世界观的崩塌,让韩馥生所有的骄傲都为之消失,他唯一能够奢望的,是怎么委曲求全,努力活下来……

    梭子豹骤然瞧见了他,立刻想起了自己那些死去的兄弟,恨得牙齿痒痒,下意识地就要冲上来。

    但许映愚拦住了他。

    这哥们知晓,活着的韩馥生,远比死去的要更有意义。

    许映愚的大局观,可比梭子豹这些人,要强上太多。

    而梭子豹虽然为人桀骜不驯,但对于这位许映愚,却是下意识地充满了敬畏。

    或者说是恐惧。

    所以他即便是对韩馥生恨之入骨,想要杀之而后快,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心中翻腾不休的情绪。

    许映愚拦住了梭子豹之后,朝着小木匠拱手,问:“甘先生,接下来该怎么做?”

    小木匠指着平泗帮帮主崔连城,以及旁边的三人,说:“大家都受了伤,你和豹哥带着大家撤离此处,找地方休养;至于我,我带着韩馥生继续追查青州鼎的下落——崔帮主,你可有安全的藏身之处?”

    崔连城点头说道:“当然有。”

    他是本地大豪,地头蛇一般的人物,自然不会缺少安全的落脚点。

    而小木匠又转过头来,对着旁边的梭子豹说道:“豹哥,崔帮主等人今晚的安全,就靠你和徐先生了,你没问题吧?”

    豹哥?

    小木匠客气的称呼,让梭子豹的骨头都酥软了大半,听到吩咐,他立刻拍着胸脯说道:“甘爷你放心,你一句话,我梭子豹肯定肝脑涂地,绝不含糊……”

    小木匠瞧见众人效力,松了一口气,走到许映愚跟前,伸手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费心了。”

    许映愚心中一暖,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们这边没问题,甘先生您小心。”

    小木匠点头,随后抓着韩馥生,深吸了一口气,人便消失于夜幕中。

    这身法,简直如同鬼魅。

    梭子豹瞧见这等手段,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这甘爷,以前的时候总觉得被人夸大了,言过其实,直到现在,我才知晓,人家是真的厉害啊……”

    许映愚听了,宛如夸奖自己一般,得意地说道:“那是自然——世人皆道他只不过是幸运,狗屎当头,正好分了一份满清的龙脉之气而已;但却不知晓,他这背地里,受过了多少的苦难与折磨,又磨砺出了多大的毅力和勇气来……那董惜武,你知道吧,就是重新回来,给满洲国当狗的那位,他也同样获得了同样分量的龙脉之气,而且人家还是醇亲王府的世代包衣奴,正统的满清龙脉守护,结果呢,那家伙连给我甘师叔提鞋都不配……”

    他与小木匠交流之时,叫“甘先生”,然而在外人面前,却凭着他师父与小木匠的情谊,叫一声“甘师叔”。

    还别说,这么一叫,那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一下子就涌现心头来。

    梭子豹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呢?”

    许映愚说道:“因为那董惜武虽然得了龙脉之气,却固步自封,永远都局限于此,但我甘师叔却不同,他直接将那龙脉之气给散了去,利用那玩意清洗了自己的筋骨经脉,使得他虽然失去了力量源泉,却获得了走向这个世界巅峰的可能……”

    梭子豹和崔连城等人听得出神,许久之后,那崔连城忍不住说道:“他这么强……能干得过凉宫御么?”

    随着中日两国的交集越来越多,凉宫御这个名字,也开始渐渐地压在了一众江湖人的心头来。

    无数中国的有识之士,都在想一个问题。

    谁人,能够顶得住那位日本半神?

    这个问题,让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僵,随后变得沉重起来。

    许映愚就算是再自豪与骄傲,但也明白“凉宫御”这三个字的分量。

    他沉默了一会儿,却是抬起了头来,认真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干得过凉宫御,但我觉得,整个道上,倘若说谁人能够成为凉宫御的阻碍,我想应该就只有他了……”

    ……

    在众人议论着小木匠的时候,这位受到无数人期待的男人,则已经带着韩馥生,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山头。

    他一脚踢在了韩馥生的腿弯上,让这家伙跪倒在地。

    随后,小木匠往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淡淡说道:“大道理我不跟你讲,讲也没有用,我只说一点,你只有一个机会能够活下来,那就是告诉我青州鼎在哪里,让我得到青州鼎,便放你一条生路,不然的话……”

    他停顿了一下,也没有出言威胁,而是平静地说道:“你自己揣摩吧。”

    跟聪明人讲话,不用说太多。

    说多了浪费唇舌。

    小木匠想着变得有些懒了,主要是不想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修行之外去,特别是对于敌人而言。

    要么跪,要么死。

    就是这么干脆。

    韩馥生在这江湖上摸爬滚打十数年,虽说做惯了老爷,但在兄长和其他强人面前,也还是当狗的份儿,故而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心理转换,当下也是立刻表明了态度:“哥,你说啥就是啥,我都认了……”

    小木匠看了一眼韩馥生,然后笑了。

    他虽然瞧不起这样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但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比较轻松,不费心。

    小木匠没有再扯,直接问道:“青州鼎,现在在哪里?”

    韩馥生立刻回答道:“在孙联营手上。”

    小木匠问:“孙联营在哪里?”

    韩馥生说道:“人在七里社,那里有我哥的一秘密别院,东西就在附近,但那家伙行踪不定,只有我哥能够联络到他……”

    小木匠问:“那么,你兄长在哪里?”

    韩馥生低头,说:“他怕出事,所以下部队去了,至于是哪一支,谁也不知道。”

    小木匠听到,脸色转冷,淡淡说道:“所以,你等于什么都不知道,对吧?”

    他的话语一冷,韩馥生立刻吓得浑身发抖起来。

    他慌张喊道:“等等,等等,甘爷、甘爷,我的亲哥,我还知道一个人,那个人绝对知晓孙联营的下落……”

    小木匠盯着他,问:“谁?”

    韩馥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了两个字来:“孔五……”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