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6章 挑拨离间(1)重新谈成合作

作者:恩很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季大酒店。

    顶楼餐厅,VIP包房。

    季白间和陆一城以及许惟妙一起共进晚餐。

    饭桌上。

    陆一城开口道,“为什么不叫你夫人一起?”

    “有些事情暂时不想让她知道。”

    “夫妻之间有隔阂并不见得是好事儿。”陆一城笑,却也是点到为止。

    季白间微点头。

    “上次你到北夏国来亲自来找我,谈关于詹姆斯集团的事情。我大嫂刚好和詹姆斯集团近期有一个慈善宴,如果不出意外,应该问题不大。”

    “感谢。”季白间主动拿起酒杯。

    陆一城和他碰杯。

    许惟妙也礼节性的端起酒杯。

    三个人喝着红酒。

    陆一城说的没错,在宋知之入狱的时候,他离开了锦城去追踪所谓的肇事者,事实上只是为了避人耳目去了北夏国,让陆一城安暗地里帮他和詹姆斯集团进行谈判,对炎尚国而言,丢失了这么大一个经济区的建设,是巨大的损失,他作为商管机构理论上唯一的继承人,他不能让商管机构因为这种事情而成为千古遗憾!更重要的是,商管让炎尚国的经济损失如此之大,夹杂着名誉相关,很容易让官家抓住把柄针对商管,得不偿失。

    挽回最大损失保全商管名誉,叶家千古祖训,他责无旁贷。

    好在,陆一城和他交情不错,不是违背原则的事情,他一般不会拒绝。

    “这次来,一方面是为了解决詹姆斯集团入驻贵国经济商圈的事情,另一方面,贵国在慈善业上面一直没有多加参与,我大嫂也想来实地考察一下贵国是否有兴趣加入全球性慈善机构。”陆一城主动说道。

    许惟妙微微一笑,“是的,贵国经济一直处于全球中上水平,国民经济也是佼佼者,但在慈善上面却很少能够听到贵国的发声,我作为国际慈善机构代表者,诚心的希望贵国可以加入其中,成为全球慈善事业的常驻MC。”

    “很抱歉,暂时,我说了不算。”季白间无奈。

    “我之前有单独约见过贵国的经济代表叶泰廷先生,他婉约的回拒了我。后来我又和贵国统领君先生之子君明瀚先生做过会谈,对方说炎尚国的经济相关一直都是由商管机构负责,他只能建议不能强行要求,所以不能给我准确的回复。如此一来,慈善业一直没能够和贵国达成共识。”许惟妙说着,看着季白间,“一城说,不管现在你身份地位如何,但找你谈准没错。而我一向相信一城的眼光。”

    “承谋厚爱。”季白间微微一笑,“既然莫夫人如此抬举,那炎尚国加入慈善业MC一事儿,我定当全力以赴。”

    “谢谢。”

    “客气了。”季白间说,“这次詹姆斯集团的事情,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说起来也有些羞愧,本来只是出于人情帮你,对我而言不过也是举手之劳的事情,现在看来却成了交易。”

    “莫夫人严重了。让炎尚国加入慈善业不只是莫夫人的想法,也是我的想法,奈何现在我身份尴尬,没办法一口答应莫夫人,倒是有些羞愧。”

    “一城认定的人,就绝对不是简单的人。”许惟妙主动端起酒杯,“季先生,我先敬你一杯。”

    “莫夫人请。”

    饭桌上,客套中,又带着些和谐。

    饭席间。

    许惟妙的电话响起。

    许惟妙看着来电,嘴角带笑,“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你请。”

    许惟妙拿着电话走向一边。

    剩下陆一城和季白间两个人。

    季白间喝着酒杯,开口道,“老狐狸啊。”

    “彼此彼此。”陆一城主动碰杯。

    彼此欣赏又有着共同的利益可以互相利用,一拍即合,何乐不为。

    所以季白间才会说陆一城对事不对人。

    因为商人总能够找到利益点。

    比如这次。

    北夏国在慈善业一直是佼佼者,却一直没能够攻克还算得上是友邦的炎尚国,传出去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季白间主动找上陆一城,陆一城就已经盘算好了,这是一个好契机。

    于是。

    一蹴而就。

    许惟妙接了好一会儿电话。

    她笑盈盈的回到座位上,礼节性的说道,“让你们久等了。”

    “是我哥吧?!”陆一城直言。

    许惟妙脸有些羞红,“他就问我在这边习不习惯。”

    “你们一向聚少离多,你满世界的跑,他明知道你都习惯了,就是故意找个借口给你打电话吧。”陆一城打趣。

    许惟妙带着不好意思的笑,那一刻其实就是承认了。

    “我哥这种不太懂感情的人,也对你春暖花开了。”陆一城笑。

    “人都是感情动物,时间长了就会有感情的。”

    “换成其他人可不一定。”

    “一城。”许惟妙实在是招架不住了。

    “话说你们经常这么两地分居一分开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你都不想我哥吗?”陆一城问。

    许惟妙吃着牛排,摇了摇头。

    她优雅的擦拭着嘴角,说道,“在他那个位置上,我们也没办法。”

    “那倒也是,否则我爸也不会为了我妈,早早就退役了。”

    “嗯。”

    “你埋怨过吗?”陆一城问。

    “没有。”许惟妙一口否认,“我很理解,从我认识子兮开始,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像他们这样的人,能够有感情最好不过,即使没有感情,也得这么过。

    好在,他们有感情。

    更多时候只是藏在心里,不说出来而已。

    “怪不得我爸说我哥是最好的继承人。”

    而他爸不是。

    他爸更感情用事,他哥反而比较理智。

    “我哥和你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们一起出门玩过吗?”陆一城问。

    许惟妙笑了笑,“能够看到彼此,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待上一天都是奢望,哪里有时间出门玩。”

    所以。

    有时候权力越大,牺牲的反而越多。

    “不说他了。”许惟妙转移话题,“季先生应该都不太认识的。”

    “史上年龄最小登上统帅位置的领导人,想不认识都难。”季白间说道,“当然头衔不只是这一个,北夏国统帅在位期间做过多少辉煌的事情,全世界人民应该都知道。”

    自己丈夫被表扬,许惟妙还是有些羞赧。

    “只是没想到,辉煌的背后都会有这么多的辛酸和身不由己。”季白间显得很崇敬。

    “其实习惯了就好,没有外界传的那么伟大。”

    只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不愧对自己,不愧对国民。

    一顿饭吃得很愉快。

    晚宴之后,季白间告辞。

    陆一城陪着许惟妙回房。

    “嫂子。”陆一城突然叫着她。

    “嗯?”许惟妙看着他。

    “想我哥过来陪你不?”陆一城开口。

    许惟妙怔了一秒,随即说道,“不了,不能耽搁了他的工作,他太忙了,有那个时间倒不如多休息一下,他睡眠时间太少了。”

    “嗯。”陆一城点头。

    “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你也是。”

    陆一城回到自己房间。

    他知道一国之事儿肯定是忙的,但是再忙,也应该有陪老婆的时间才对。

    莫子兮就是太死板了。

    从他爸把整个国家交给他之后,他基本就一头全部栽到了国事上,无法自拔。

    虽若许惟妙真的是一个体贴贤惠的好妻子……

    但不能因为她好,就不顾及她的感受。

    不能因为她凡是都为他考虑,就忽略她内心所想。

    他拿起电话,发送信息,“哥,忙不?”

    陆一城发的莫子兮的私人号码。

    真的是他都洗完澡了,然后还给他老婆、儿子,女儿打了电话,才收到莫子兮的回复。

    “在处理一点事情。有事儿?”

    “季白间你有印象吗?”

    “印象不深,好想听你提起过,说是炎尚国以后的重要人物。”

    “对,长得挺帅的。”

    “……”

    “没什么,就是告诉你一声,这几天季白间会和大嫂朝夕相处。”

    “一城你年龄也不小了。”意思是别开这种玩笑。

    “是啊,所以你的青春也快消耗没了。”陆一城编辑着短信内容,“嫂子的青春也是。”

    莫子兮很久没有回复。

    陆一城也不再多说。

    有时候他是真的觉得他哥的生活方式,太过机械。

    少了些生气。

    ……

    翌日。

    宋知之接到了陆一城的电话。

    宋知之直接去了陆一城的下榻的酒店。

    总统套房有专程的会议室。

    陆一城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昨天看过你给我的资料了,关于詹姆斯集团入驻的事情我基本已经清楚了,现在的关键点就是你办法预约到詹姆斯集团的负责人重新谈入驻的事情,是吧?”

    “是的。”宋知之点头。

    果然和聪明人谈事情,就是这么一针见血。

    “我可以再次预约詹姆斯集团的负责人基鲁先生到锦城来,到时候你和我们一起去接待他。之后的事情,你单独和他谈。”

    “非常感谢。”宋知之显得有些激动。

    “但有一个条件。”陆一城直白。

    “陆先生请说。”

    “我嫂子一直在做慈善事业,可在炎尚国的慈善业上屡屡受挫,能不能有办法借由这次的契机,和商管总舵人谈关于慈善的事情。”陆一城毫不隐晦。

    宋知之那一刻恍然。

    她就说她那里来的这么大面子让陆一城都邀请了许惟妙来锦城,果然商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地。

    她说,“我想想。”

    “等你好消息。”

    “好。”宋知之微微一笑。

    “也不耽搁宋小姐时间了。”

    宋知之在商管这么长时间,自然也学会了很多为人处世,她站起来,“那我告辞了。”

    “慢走。”

    宋知之离开,回到轿车上。

    卫子铭开车送她离开。

    宋知之拿出手机,给季白间拨打。

    季白间现在不怎么去公司上班了,因为他很清楚,不久他就真的不会去了,这个时候应该给更多的机会给季白里历练。

    他接通电话,“夫人。”

    “陆一城那只老狐狸。”宋知之开口,带着些崩溃的情绪。

    季白间嘴角一笑,“夫人被陆一城欺负了?”

    “怪不得陆一城能够成为全球最大集团的总负责人,算起人来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生气了?”

    “哪敢生气,就是发发牢骚。”

    “他怎么了你了?”

    “他说可以帮我和鲁基先生见面,但条件是需要我想办法打通炎尚国的慈善事业。你也知道炎尚国在慈善这一块一向兴致不高,虽若我觉得慈善是好事情,但是体制如此我也没办法啊!”

    “所以……”

    “所以我又得去算计叶温寒了!”

    “夫人于心不忍?”季白间眉头一扬。

    “季白间你不可能连这个也吃醋吧。”

    “哪敢啊。”季白间逗笑。

    宋知之说,“我在想,我要怎么才能够让叶温寒不能拒绝无条件同意许惟妙的慈善事业。”

    “其实很简单。”季白间说,“詹姆斯集团因为对炎尚国的不认可所以愤怒撤资离开,现在要重新回来,总得给詹姆斯集团一个台阶下。詹姆斯集团当时就说詹姆斯一向很看重慈善事业,这个时候商管主动表态愿意为慈善尽一份力,也能够得到詹姆斯集团的好感,更何况暴力拆迁本来就是个人行为的栽赃陷害,现在真相大白不应该上升到国家的立场上,如若还有许惟妙从中撮合,重新和詹姆斯集团合作就是十之**的事情。”

    “你觉得这些话能够说服叶温寒,亦或者钱贯书吗?”宋知之问。

    “就看夫人愿不愿意了。”

    “叶温寒铁定不可能让我邀功。但让我拱手相让把我好不容易谈下来的项目交给叶温寒手上我也没有这么伟大!”宋知之毫不隐晦的说道,“对叶温寒这种人,就不值得被全民敬仰。”

    “我理解夫人的感受。”

    宋知之说,“我考虑一下。”

    “夫人怎么选择,为夫都无条件的支持夫人。”

    宋知之微微一笑,“你就不怕我搞臭了你的商管机构。”

    “夫人的,臭的都是香的。”

    “季白间,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宋知之无语,脸都红了。

    卫子铭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宋知之。

    他觉得,他心智还挺强大的。

    宋知之和季白间有聊了会儿,才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季白间给陆一城发了信息,“应该会很快。”

    “算计你老婆你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季白间没有回答。

    他放下手机,坐在家里的空中花园看着锦城的繁华。

    不是算计。

    对宋知之,从来都不是!

    ……

    宋知之回到商管机构。

    季白间给她说的那些,她带着原话直接去找叶温寒就行了。

    叶温寒当初为了弄下她所以做了这么一个阴谋,奈何没有成功反倒是丢了这么大的一个经济利益,不管过程如何,但最终结果就是,商管机构让炎尚国损失巨大,他作为商管掌舵人,责无旁贷,如若有机会可以弥补,叶温寒肯定会答应。

    只是,就这么白白的把这么一块肥肉送给他?!让他做足好人,她可没这么好心。

    事情要做,功劳也要领。

    宋知之想了好久。

    她深呼吸一口气,拿起电话走向落地窗。

    电话接通,“宋小姐这么快就已经带来好消息了吗?”

    “陆先生,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不用客气,你直说就是。”

    宋知之把自己的请求说明白。

    陆一城一口答应。

    宋知之挂断电话,也没有停留,直接去了叶温寒的办公室。

    敲开办公室的房门。

    叶温寒看着宋知之那一刻,冷冷的笑了一下,“这不是大忙人宋总吗?怎么有空来找我?”

    口吻无比讽刺。

    “知道叶先生日理万机,不是很重要很紧急的事情,怎么敢打扰你。”

    “进来吧。”

    宋知之走进他的办公室,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有事儿就说,我没那么多时间应付你。”

    “关于詹姆斯集团入驻空港区建造经济商圈的事宜。”宋知之开门见山。

    叶温寒眉头皱了皱。

    宋知之说,“之前在北夏国考察的时候,刚好和陆一城有些交情了。”

    “你可真是能耐,任何男人都能够攀上!”叶温寒讽刺。

    “是啊,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叶温寒脸色一变。

    宋知之拉回主题,“通过了解,陆一城的嫂子也就是北夏国的国母,和詹姆斯集团交情很好。我现在联系到陆一城,希望能够通过莫夫人的关系再和詹姆斯集团谈重新入驻的事情,对方答应了,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叶温寒问。

    显然,还是有兴趣的。

    叶温寒再蠢,也知道给自己做业绩。

    “莫夫人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希望能够通过这次机会,和商管机构谈慈善。”

    叶温寒有些沉默了。

    显然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没办法做决定。

    宋知之说,“你可以考虑一下,现在陆一城还有莫夫人已经抵达锦城,我个人觉得耽搁他们太长时间应该不好,如果你决定了,我就带你去见他们。”

    说着,宋知之也没有停留,是知道叶温寒不能立马给她答案,她也不需要浪费时间在他身上。

    她起身准备离开。

    叶温寒叫着她,“宋知之,你的能耐倒是比我想的还要强,你怎么能够想到去找陆一城,还能够真找上了?”

    而他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弥补这次的损失。

    不管是之前陷害宋知之,还是诬陷楚溱,从未想过要去重新挽回这件事情。

    “叶温寒,方法都是人想的,像你这样一味的只想要坐享其成……”宋知之冷讽,“就等着,坐食山空吧。”

    叶温寒脸色阴沉。

    宋知之不在乎,转身就走。

    “宋知之。”叶温寒狠狠地叫着她,“你再聪明又能怎么样?!要是没有我的权利,我不同意你的所有想法你能怎么样?”

    “我不能怎么样?商管机构是你的,你让它好让它坏那是你的事情,我做到我的本分。”

    “你可没这么好心,把这么大一个功劳拿给我!”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样自私吗?”宋知之冷笑,“既然我在商管工作,我就会做好我应该做的,至于做不做得成,我尽力就行了。”说完,宋知之这次再也没有停留直接就走了。

    叶温寒看着宋知之的背影。

    这个女人到底在盘算什么?!

    他想了想,给他父亲拨打电话。

    “什么事儿?”钱贯书严肃道。

    “刚刚宋知之来找我谈关于詹姆斯集团的事情……”叶温寒把宋知之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钱贯书。

    钱贯书有些沉默。

    叶温寒问,“我现在担心的是,宋知之会不会从中耍诈?!她没道理把这么大一块肥肉就这么送给了我。”

    “确实是,但也不见得这件事情对她没有好处。不管如何,这事儿和她也脱不了干系,如果能够重修让詹姆斯集团入驻锦城,她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对她没有害处。”

    “但怎么都觉得,对我们好处更多。”叶温寒喃喃道,“宋知之可不是这么好心的人!”

    “叶温寒,就算如此,现在你也应该站在更高的立场上想事情。”钱贯书严厉无比。

    叶温寒一怔。

    平时,不都是教育他要心狠手辣,任何威胁到自己利益的事情,都要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吗?!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道理,都是他教导自己的!

    “你现在是商管掌舵人,就应该站在掌舵人的立场上,把国家经济发展到更好,这样才能够得到国民的信任!上位以来,你至今都没有做出什么成就,这样怎么能够服众!”

    “你的意思就是,这次就听从了宋知之的安排?”叶温寒问。

    “我现在生气的是,所有事情都是宋知之能够想到而你却从未有过任何想法!”钱贯书越说越气。

    叶温寒很不是滋味。

    钱贯书说,“我真想有一天你能够给我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让我来给你做任何决定!”

    猛地,电话挂断。

    叶温寒脸色难看到底。

    他总是得不到任何人的认可!

    他到底哪里比不上别人了?!

    哪里比不上!

    他咬牙切齿,隐忍了好久。

    他拿起电话,“宋知之。”

    “叶先生。”

    “陆一城在哪里,我要亲自见他。”

    “我帮你预约。”

    叶温寒挂断电话。

    一次又一次的被宋知之碾压,他就不相信他捏不死她!

    下午四点。

    宋知之带着叶温寒一起,去见了陆一城还有许惟妙。

    叶温寒身边自然跟着钱贯书。

    没有钱贯书在,叶温寒根本就没办法独当一面,出席如此重要人见面会。

    互相寒暄之后。

    叶温寒显得非常的热情,“我听知之说,你们来到了炎尚国,怎么都不提前通知一声,现在我才知道,真是怠慢了。”

    “叶先生客气了。叶先生日理万机,我们不过是来贵国参观而已,无须太过兴师动众。”

    “你看你才是客气了,上次我跟随宋知之一起到北夏国考察学习,当时你的盛情接待我还没有好好感谢,无论如何我也要好好招待你才行。”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也想多和叶先生多交流交流,增加两国的经济贸易。”

    “随时欢迎。”叶温寒很是爽朗。

    两个人又是一番客套之后。

    叶温寒说道正题,“陆先生,这次我让宋知之找到你,确实也是情非得已。”

    一句“我让宋知之找到你”就成功的把功劳给抢过去了。

    宋知之冷笑了一下,显得很淡定。

    陆一城转眸看了一眼宋知之,嘴角淡笑着。

    叶温寒说,“因为我们内部的一些原因导致和詹姆斯集团经济商业圈的建造失败,相信陆先生应该也有所耳闻,听闻贵国国母和詹姆斯集团有着深厚的交情,这个不情之请,我也只能厚着脸皮来讨要了。”

    “叶先生无须这般。宋小姐和我私交甚好,本是朋友,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我们也和詹姆斯集团做过初步沟通了,詹姆斯集团对于你们内部真正的原因表示理解,但还是存在很多顾虑,暂时不想再考虑入驻炎尚国的事情。不过好在,我嫂子刚好和詹姆斯集团在启动一个全球性的慈善项目,正好需要多个国家的共同发声共同号召,如若贵机构能够主动加入慈善机构,我相信这个面子,詹姆斯集团还是要给的。”

    “之前我有听钱秘书说过,我父亲当初有拒绝莫夫人的一个慈善合作,在此,我代表我父亲给莫夫人道歉。”叶温寒显得很诚恳。

    许惟妙微笑着以示回应。

    叶温寒说,“我没在我父亲身边长大,是不太清楚我父亲当初的一个考虑,但现在站在我的立场上,我是非常支持慈善事业,不是你们这次主动邀约,我相信不超过半年我也会主动申请加入。”

    “叶先生的意思是答应了?”陆一城问道。

    “是的,不只是答应,还非常荣幸能够得到莫夫人的亲自邀约。”叶温寒显得非常的客套。

    许惟妙笑道,“没想到叶先生是这么爽快的人。”

    “莫夫人过奖了。”叶温寒说,“为了达成一个共识,起到国际效应,我专程为我机构加入世界慈善组织而专程召开一个官方新闻会,如若莫夫人方便,我们真诚的邀请莫夫人一同参加。”

    “可以。”许惟妙一口答应,并说道,“詹姆斯集团是慈善组织的商业发起人,叶先生介意邀请他们一起参加吗?”

    “求之不得。”叶温寒有些激动,在微微的调整自己的情绪,“多谢莫夫人。”

    许惟妙又是微微一笑,得体的说道,“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个慈善大使,一是为了正面宣传慈善事业,二是为了让慈善组织的相关事宜进行互联互通,经过综合考虑,我建议推选宋知之小姐,不知道叶先生可否同意?”

    叶温寒脸色微顿了一下。

    许惟妙装作没有看出来,她说道,“我和宋小姐接触过几次,她对慈善了解非常深刻,很适合做慈善大使,加上她又是商管宋部长的女儿,宋部长作为外交官,对外交际甚广,慈善是全球性的组织,更需要这样的人际关系。不知,叶先生意下如何?”

    叶温寒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钱贯书。

    钱贯书微点头。

    叶温寒说道,“莫夫人推选的人,自然是最好的人选。我当然举双手赞成。”

    “好的。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会一并宣布宋知之的慈善大使的身份,所以还希望到时候叶先生带着宋小姐一同参加。”

    “当然。”

    “新闻发布会大概定在什么时候?我需要提前和詹姆斯集团进行洽谈。”

    “初步定在本周五下午三点,当然,最终以莫夫人安排为准。”

    “如果我确定了时间,我第一时间通知叶先生。”

    “那就有劳了。”

    “不客气。”

    事情商谈完毕。

    叶温寒一行人告辞。

    许惟妙对着陆一城感激的说道,“一城,这次谢谢你,不是你,还不知道多久能够攻克得了炎尚国。炎尚国是全国最特殊的一个国家,唯一一个政体和经济分开的国家,想要谈定一件事情,真的不容易。”

    “和商人打交道其实是最容易的。”陆一城笑了笑。

    许惟妙可不觉得容易。

    商人都太狡猾了,有时候和资方什么的谈慈善基金,每次都让她身心疲惫。

    “找到共同利益点,就能一拍即合。”

    “才没有你说得这么简单。”许惟妙真诚的说着,“你哥说你是天才,智商奇高,他说他很多成就都是靠后天的努力,而你……”

    “不劳而获?”陆一城笑。

    他就占了他父母的便宜。

    “不是。”许惟妙笑了笑,“说你除了后天努力先天还强,是人才中的才人,可惜爸让你从商。”

    “不可惜,我爸那只老狐狸算得比谁都精。”陆一城从来不怀疑他爸的任何一个决策点。

    许惟妙忍不住又是一笑。

    没有进入莫家之前她一直以为莫家是一个特别严肃的家庭。

    进入了才知道,没有哪个家庭会幸福到这个地步。

    仿若是上天眷顾。

    只是现在极少还有人知道,这份幸福来得有多么的不容易!

    ……

    离开酒店,回到商管机构。

    叶温寒直接把宋知之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宋知之,你倒是无时无刻不想到给自己点甜头吃啊!”叶温寒很是讽刺。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慈善大使的身份!”叶温寒咬牙切齿。

    一般一个国家的慈善大使都是国家重要人物,或者统领者的直接亲属,亦或者统领者的夫人,哪里轮得到宋知之这么一个身份不详的人!

    “那是莫夫人说的,不是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暗中做了什么手脚。”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还能够左右莫夫人不是?”

    “宋知之,别给我嘚瑟!”

    “那是叶先生气度不够。”

    “宋知之!”叶温寒咬牙切齿。

    “叶先生如果只是为了发泄心里的不爽而不是工作上的事情,恕我不能奉陪。”宋知之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叶温寒气得想要杀了宋知之。

    这个女人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宋知之回到自己办公室。

    她应该是越来越激起叶温寒的愤怒了。

    她就是要让叶温寒忍无可忍。

    而这个时候,钱贯书一定会让她忍。

    如此……

    她不相信他们之间不会有矛盾,特别是,在故意的挑拨之下。

    周五。

    下午二点三十分。

    如期而至的新闻发布会在锦城商管机构最高会议室举行。

    如此大规模的会议引起了全球的瞩目。

    当天来到商管机构的记者,除了本国的媒体之外,还有国际上很多知名的媒体记者,纷纷拥挤在商管的高档会议室,全场一片安静,安静的等待发布会的开始。

    临近三点。

    叶温寒、詹姆斯集团负责鲁基先生、许惟妙以及宋知之,四个人一同出席。

    叶温寒和许惟妙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詹姆斯坐在许惟妙的身边,宋知之坐在叶温寒的身边。

    按理。

    宋知之根本没有资格出现在这么大的场合里面,虽若是在商管举办的发布会,但除了叶温寒,如此档次的新闻发布会,也只有首席或者执行CEO可以有资格坐上,断然不是一个小小的部门老总,何况宋知之还是跟着商管掌舵人一起出现而非首席,宋知之的身份地位瞬间涨了好几倍,就跟明星片酬一个意思,从三线以外瞬间变成了一线大明星。

    “非常感谢来自五湖四海国际友邦媒体的到来,非常感谢我国本地的记者朋友,感谢大家来参加商管机构正式入驻世界国际组织并成为常驻MC的新闻发布会。”钱贯书开口,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掌声之后,钱贯书又开口道,“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今天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的重要人士。首先是世界慈善组织的许惟妙女士,大家掌声欢迎。”

    现场掌声不断。

    “接着是我们全球十强企业詹姆士集团CEO鲁基先生。”

    “接下来是我们商管的掌舵人叶温寒先生以及我国慈善大使宋知之小姐。”

    全场气氛很热烈。

    现场新闻发布会气氛很好。

    在所有常规化的流程过后,到了记者发问环节。

    现场一半以上的媒体都是国际媒体,没有之前的彩排,全部都是现场回答,叶温寒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叶先生,我能问你一个可以问题吗?”一个国际记者用国际语言问道。

    “当然。”叶温寒的国际语言还是过硬的。

    这一点,聂文芝之前对他的文化课要求还是很严格。

    “之前贵机构一直不愿意加入慈善组织,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了决定?仅仅只是为了讨好詹姆斯集团,让詹姆斯集团可以继续和贵机构开展经济商圈的建造?”国际记者毫不留情,言辞犀利。

    叶温寒有些紧张,他努力让自己平静,“当然不是,加入慈善组织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想法,只是因为很多事情有些耽搁才会一直拖延到现在,我个人一直很支持慈善。从小,我也是在孤儿院长大,所以很清楚慈善的重要性。”

    “听说贵机构之前是排斥的?”

    “我父亲当初确实有拒绝过,具体原因我并不太清楚,我相信他老人家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但逝者已逝,还希望大家给予他的尊重,不必过于追究。”

    “那么叶先生,任命宋知之为慈善大使也是你的决定吗?”

    “是我和许惟妙女士一起商议的结果。”

    “听闻你和宋知之小姐关系并不太好。”

    “都是传闻而已。”叶温寒笑道,“关系不好,我们今天也不会坐在一起。”

    “当初你和宋知之小姐是男女朋友关系,是什么导致你们分手的?”记者问。

    问出来,现场突然一片寂静。

    记者不屈不饶,“你和宋知之小姐的感情一直扑朔迷离,这也是国际上十大难解之谜的其中一个,叶先生是否能够给我们一个答案?”

    叶温寒此刻有些尴尬。

    以前说的宋知之始乱终弃在这个时候肯定不适合,刚刚才说了他们关系很好。

    他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

    当着国际记者的面,很怕丢了面子。

    反倒是宋知之。

    她这一刻诺诺大方的说道,“看来全世界记者都是一家人,对八卦尤其的感兴趣。”

    ------题外话------

    今天有事昏睡了一天然后爬起来更新。

    都这么努力了!

    亲们可否多给宅一点鼓励呢!

    月票什么的,宅不嫌多。

    (* ̄3)(ε ̄*)

    顺便打个小广告。

    想要看陆一城、许惟妙故事,想要看陆一城父母的股市,可以看小宅的旧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一样精彩哦!

    笔芯。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