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2章 季白间,你长这么风骚你都没点B数吗?

作者:恩很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殷勤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

    他怒火冲天的看着面前的路小狼和她二师兄,看着两个人分明抱得很紧很紧。

    他和路小狼都没这么抱过!

    殷勤声音特别大,“你们俩在做什么!”

    路小狼眉头皱了一下。

    二师兄也这么看着殷勤。

    路小狼放开二师兄,拉着二师兄的手就往外走。

    殷勤怒火。

    路小狼这妞是没把他放在眼里,没把他放在眼里吧。

    一个气急攻心。

    殷勤猛地上前,一个拳头狠狠的打在了二师兄的脸上。

    二师兄和路小狼都愣了愣。

    殷勤狠狠的看着他们,就是一副挑衅的模样。

    “野果子给我。”路小狼说。

    二师兄点头。

    他把手上那几个野果子拿给路小狼。

    下一秒,猛地一脚,直接往殷勤的肚子上踹过去。

    殷勤硬生生的接着二师兄的一脚,猛地一下直接撞到了后面的大门上。

    殷勤痛得要死,也没有停下来,上前就和二师兄一拳一脚的厮打了起来。

    二师兄一直以为殷勤很弱,就是那种根本什么都不会的那种男人,却没想到还有两下子,刚开始是有些轻视,所以在和殷勤对打的时候放了点水,知道殷勤有点功夫之后,就开始全力以赴了。

    殷勤刚开始觉得自己还能够和二师兄抗衡,现在这一刻显然就招架不住了。

    他被二师兄这么一拳一脚狠狠地揍着,最后直接被打趴了下去。

    打趴下去那一刻还在不停地挣扎。

    似乎很不服气。

    “你放开我,放开我!”殷勤怒吼。

    二师兄把殷勤压在身下,狠狠的说道,“以后别欺负小狼!”

    我TM能欺负得了她?!

    二师兄放开殷勤。

    殷勤那一刻从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他努力的挣扎。

    眼眸就看着路小狼和她二师兄从他面前离开了。

    有身手的人其实都看得出来,二师兄揍殷勤都是有着极大分寸的,完全没有打到任何致命的地方,就是承受点身体上的痛,没什么大事儿。

    路小狼和二师兄回到二师兄的房间。

    路小狼吃着野果子。

    还是熟悉的那个味道。

    二师兄就在旁边看着路小狼吃。

    “谢谢你二师兄。”路小狼由衷的说道。

    “傻瓜。”二师兄说,“不管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我师妹。”

    “嗯。”

    “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一早就走,你不用送我,我会给师父还有师兄师弟们说你过得很好。”

    “嗯。”路小狼重重的点头。

    她起身离开房间。

    很是不舍的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好一阵,殷勤才回来,回来之后话也不说,似乎是在生闷气。

    路小狼睡在床上,就这么看着殷勤气鼓鼓的样子。

    然后两个人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房间中显得有些压抑。

    殷勤有些受不了了,“路小狼,我都这样了,我都受伤这么严重了,你都不关心我一下!”

    路小狼从床上爬起来。

    她起身去拿了一些擦拭跌打损失的膏药。

    “你躺在床上。”

    殷勤不爽的躺下去。

    路小狼掀开殷勤的衣服,看着衣服底下青一块紫一块的。

    路小狼把膏药放在手心之中搓热,热乎乎的给殷勤揉上去。

    “轻点。”殷勤抱怨。

    路小狼手劲儿小了些。

    殷勤趴在床上,莫名觉得自己不爽得很,就好像有什么没有发泄出来一般,堵在心里面很难受。

    他各种情绪各种不爽透顶。

    路小狼说,“殷勤,我没有家人。”

    “我知道。”殷勤没好气的说道。

    “我师父说我是被狼养大的,他是从狼窝里面把我带回武林寺的。”路小狼说着,“但我没什么记忆了,不过我想师父也没有骗我,因为我对狼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大概就是因为它们养育着我我有一种熟悉感。”

    殷勤没说话,就听到路小狼突然说起她的身世。

    “我从小在武林寺长大,如果不是碰到我另外的师父,就是卫子铭,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走出武林寺。”

    殷勤莫名心头有些波动。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些隐约作痛。

    “所以我一直把我师父还有我师兄师弟都当成了家人。我二师兄就是我的家人。”

    一听到“二师兄”的名字,殷勤脸色就不好了。

    “明天一早他就走了。”路小狼说。

    殷勤皱眉。

    他以为至少还会多住两天。

    千里迢迢从武林寺来,不得多玩几天,这么快就走了?

    “以后可能也不怎么会来了。”

    最好不要来了。

    来了也让他添堵。

    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但这一刻听到怎么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

    “好了。”路小狼给殷勤身上上好药,“你早点睡。”

    说着,路小狼就躺在了床的一边。

    殷勤动了动身体。

    路小狼的小手还挺厉害的,帮他上了药揉了揉,身体好像舒缓了很多。

    他躺在路小狼的身边。

    两个人离得有些远。

    前几天睡觉不是还好好的吗?

    现在离这么远什么意思!

    殷勤不爽,就这么盯着路小狼的后背。

    终究有些生气的,翻身背对着路小狼,两个人似乎都没怎么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

    二师兄就离开了。

    路小狼没有去送他。

    越是相送或许越是会舍不得,她就站在外阳台上,看着二师兄背着他的东西离开。

    眼眶有些涩。

    她咬了咬唇瓣,就这么目送着他离开。

    她想,外面的人这么瞧不起他们,他们肯定不会再来了。

    唯有,她回去看他们。

    只是她都已经被师父逐出武林寺了,哪里还有脸面再回去。

    她看着二师兄消失不见,才重新回到床上。

    其实也睡不着了,她就躺在床上,听着殷勤均匀的呼吸声。

    心里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空荡荡的。

    ……

    殷家别墅。

    覃可芹真的是被孕吐折磨得死去活来的。

    自从被殷彬强吻了之后,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准确说,每天早上都是被孕吐给吵醒的。

    她甚至还没睁开眼睛,就得跑进厕所里面吐。

    吐得撕心裂肺。

    好一会儿,她稳了稳,擦了擦嘴唇走出去。

    门口处,就又看到殷彬了。

    就是这么辣眼睛的出现现在自己眼前。

    覃可芹脸色更不好了。

    她没搭理殷彬,转身直接走了。

    殷彬也习惯了,就这么跟在覃可芹的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

    覃可芹走到客厅,对着佣人说道,“今天别忘了多做点饭。”

    “夫人,二师兄一大早就走了。”佣人恭敬的回答道。

    “嗯?”覃可芹眉头微皱,“不是让多住几天吗?”

    “可能不太习惯吧,今天天没有亮就走了。”

    覃可芹点头。

    心里还是有些诧异的。

    她说,“那就按照平常的饭量准备就行了。”

    “是的夫人,夫人早上想吃点什么?”

    “清淡点的吧,胃里面很不舒服,吃点黄瓜粥。”

    “好的夫人。”

    “多做点,我也吃点。”殷彬显得很自若。

    覃可芹看了一眼殷彬。

    殷彬没去看覃可芹,就是一副很坦然的样子。

    鬼知道他心里有多慌张。

    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然后打开电视。

    电视上的节目频道锁定“动物世界”,谁都不能换台。

    覃可芹差点没有气死。

    她现在是一坐到沙发上看着电视就生气,索性看都不去看了。

    此刻殷勤也睡醒了下了楼。

    殷勤脸上没什么伤,二师兄还是给了留了面子,至少不会让外人知道他被人揍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吧。

    “小狼呢?”覃可芹问殷勤。

    “还在睡觉。”

    “嗯。”覃可芹点了点头。

    她以前也经历过生孩子,孩子初期的时候,因为吃奶的原因,巴不得能够有多点时间可以好好睡一觉,也就不会让任何人去打扰了路小狼。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吃早餐。

    覃可芹吻着殷勤,“二师兄怎么今天一早就走了。”

    殷勤顿了顿,有些心虚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他又不告诉我!再说,这地方他也不见得待得习惯。”

    “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做了什么好事儿!”

    “我能做什么?!没看到我对小狼的二师兄很好吗?”

    “没看到。”

    “不和你计较!”殷勤不想多说,实际上就是在逃避这个问题,他左右看了看,“早饭还没好吗?我吃了还要去上班的。玛德一个破剧组,什么都是内定的还搞这么多事情出来,真是无聊透顶。我说殷老头,之前殷河系的节目也是这样吗?全部都是黑幕!”

    殷彬睨了一眼自己儿子,没有说话。

    覃可芹此刻插嘴,“你不用上班吗?”

    殷彬说,“我一会儿吃了饭就走。”

    “哦。”覃可芹明显心情好很多。

    殷彬脸色很差。

    殷勤忍不住笑。

    他老头子是真的很被嫌弃啊!

    一会儿,佣人过来叫他们吃饭。

    覃可芹是真没有什么胃口,吃的很少很少。

    殷彬看着她的模样,关心的问道,“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不吃东西光吐怎么行?”

    “你别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不会吐了。”覃可芹直截了当。

    殷彬整张脸都绿了。

    殷勤在旁边笑,每次看到他爸在他妈面前吃瘪他就觉得很好笑。

    殷彬一个眼神过去。

    殷勤抿了抿唇瓣,保持严肃。

    殷彬三两口把粥喝光,丢下一句话,“晚上我还会回来。”

    覃可芹眼眸一紧。

    “这也是我家,我回来有什么不对!”

    “你可别忘了你的林小姐……”殷勤提醒。

    “闭嘴!”殷彬脸色很难看。

    “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殷勤一边扒饭一边说道,“男人脚踏两只船什么的最渣了……”

    “哐!”殷彬猛地将筷子扔在饭桌上。

    殷勤吓一跳,怔怔的看着他父亲。

    殷彬说,“不吃了!”

    “你可得好好保养好身体,所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看看你这段时间都消瘦了,还是多吃点。”殷勤连忙又说道。

    殷彬真觉得有一天他会被他儿子给气死。

    他猛地起身,从餐桌上站起来,直接离开了别墅。

    殷勤和覃可芹就这么淡定的看着殷彬怒火冲天的背影。

    殷勤回头对着他母亲,“你看,我是不是很棒,分分钟就把我爸给气走了!”

    覃可芹翻白眼。

    说殷勤不是殷彬亲生都是眼瞎。

    都特么这么智障!

    殷勤也三两口吃完粥,看了看时间也迅速的离开了家门。

    锦城街道上。

    殷彬坐在后座,整个脸色很不好。

    一想到覃可芹对他的不待见他就各种抓狂。

    他都主动示好到这个地步了,覃可芹这女人还要高傲到什么时候!

    越想越气。

    殷彬狠狠的深呼吸一口气。

    转念一想到覃可芹肚子里面又怀了他的孩子他整个人就莫名又放松了,心口还暖呼呼的,一想到他们即将又有一个小孩就瞬间的春暖花开,甚至还会莫名其妙的傻笑。

    给殷彬开车的司机这两天都是一惊一乍的。

    总觉得这段时间老板太过失常,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

    他还是安分守己,争取不被突然炒鱿鱼吧!

    安静的轿车上。

    殷彬一会笑一会儿又陡然严肃的样子终于平稳了下来,他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殷伯父。”

    “嗯,白间,有些事情给你说一下。”

    “你请说。”

    “我老婆又怀孕了。”殷彬直白。

    分明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平静,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说出来还是有些小兴奋,掩饰不住的,嘴角带着笑。

    “恭喜殷伯父。”

    “谢谢。”殷彬笑道,又让自己变得严肃了些,“本来打算好好配合你一起,抓到魏呈的犯罪证据,甚至商管机构不为告人的秘密,但是奈何,覃可芹怀孕了,我不想再和林夕梦假装纠缠了,而我不和林夕梦在一起重新回到覃可芹的身边,我姐肯定不会再相信我,也就是说,我不可能取得他们的信任了。”

    “我理解殷伯父。”季白间并没有多少情绪。

    殷彬说,“不能帮到你,我很内疚。”

    “其实,不用殷伯父亲自出马。很久之前我就提醒过殷伯父,为何不让殷勤扛起这个家的责任。殷勤年龄不小了,现在也经历了很多,甚至已经成家生子,有些事情我觉得可以让殷勤来处理。”

    “我确实对他不抱希望。”殷彬实在是不想贬低自己的儿子,“他能力比起你来,相差甚远。”

    “不过是伯父重来没有给殷勤真正发挥实力的机会。我和殷勤从小一起长大,他其实不笨,智商也不低,就是贪玩了一点,就是有点自暴自弃,不可否认,我曾经对他可能有些负面刺激,让他根深蒂固的就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很聪明,也就不想去追求很多,但一旦很多事情落在了他的身上,我相信他可以有超乎想象的能力。”

    “你对他评价太高了。”

    “我不是在安慰伯父,其实我很多事情都习惯**给殷勤去做,我真正放手让他去做的事情,他没有哪一件事情没有做到。他是真的有那个能力扛起殷河系。”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就相信殷勤可以。”殷彬对季白间的评价是真的很高,甚至挺长一段时间都在感叹为什么他儿子氏殷勤不是季白间,要是季白间,他也不用气得随时可能两眼一闭了。“所以,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殷勤是需要压力的,没有压力他很难做好一件事情。很简单的例子,如果我和他一起做一件事情,那么他的作用就是零,但是如果我让他单独做一件事情,他的作用就可以达到百分之百,他太喜欢依赖别人了。”

    殷彬点头。

    季白间对殷勤的评价很精准。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季白间的能力见识博学沉稳智谋等等等,已经超过了他年龄的很多倍。

    他和季白间聊天,就好像平辈之间的交谈。

    “所以,如果你还有能力,殷勤肯定不会发愤图强。我的意思是就是,你要彻底的退出殷河系。”

    殷彬有些迟疑。

    殷河系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掌管着一直经营者,他其实对自己在事业上的作为还是感到很自豪,他确实对不起覃可芹对不起家庭,但是他没有对不起殷家这份产业,然而此刻,要让他真的拱手相让,即使是自己亲儿子他也好像很难做到。

    季白间似乎是感觉到了殷彬的所想,他说,“殷伯父,如果你真的想要锻炼殷勤,就真的只有狠心放手。”

    “好,我把殷河系交给殷勤来管理。”殷彬重重的说道。

    不完全是为了锻炼他儿子,当然更不是新人殷勤,他只是觉得,就算一次,哪怕有些晚了,他也想为了覃可芹放弃所谓的工作所谓的成就,他确实已经不年轻了,他还能有多少时间去浪费。

    “要把殷河系交给殷勤就很简单了,只要殷伯父把股份转给殷勤就可以了。”

    “好。”殷彬也不想再纠结了。

    “不过不能简单的给,得制造一些事情,让殷勤觉得这份股份来之不易,他必须为了这些股份而负责。”

    “你说。”

    季白间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殷彬。

    两个人谈了好久。

    殷彬说,“要是殷勤有你一半我就知足了。”

    季白间谦虚道,“殷伯父过奖了,我也是经历得多一些。”

    殷彬蹙眉。

    季白间和殷勤不都是同龄人吗?!

    季家不至于对季白间过于苛刻吧?!

    “而我相信,殷勤以后的作为,一定会超乎殷伯父的预期。”

    “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那就不耽搁殷伯父的时间。”

    “好,再见。”

    “再见。”

    季白间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嘴角拉出一抹笑容。

    宋知之看着旁边坐着的季白间,翻了翻白眼,“殷勤果然不是你亲儿子,你这么算计他!”

    “夫人,有句俗话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是为了殷勤好。”

    “要我真的有了孩子,我第一件事情就要告诉他,一定要防他老爸!”

    “……”

    “到了。”开车的卫子铭突然开口道。

    两个人转头看着锦城国际机场。

    宋知之终究还是被季白间说服了,请了一周的年假,跟着季白间去北夏国旅游。

    宋知之也不知道有用没用,反正什么方法都试一下吧,

    谁让季白间这个老头子这么盼望要孩子呢!

    其实也能理解,一把岁数了,按照他的辈分都该抱孙子了,他还没儿子。

    “子铭哥哥,那我先走了。”宋知之对着卫子铭笑了笑。

    “嗯。”

    季白间推着行李,搂抱着宋知之走进机场。

    机场人来人往。

    宋知之其实长得真的挺漂亮的,就是走出去到哪里都是第一眼就能够吸引人注意力的那种,所以难免会引起来一些目光,然而今天,明显感觉到机场投来了很多目光,她看了看,女人居多,还不分年龄,连个小女孩被她爸爸抱着都在说,“粑粑,那个叔叔好好看!”

    宋知之有些生气了。

    以前还不觉得,和季白间能够在一起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里,即使出席公众场合也都是上流社会的宴会什么的,大家见季白间都见习惯了,少有的还会有特别明显的花痴样,这还是宋知之第一次这么深深的感觉到季白间逼人的帅气在大众的眼中是有多醒目。

    季白间似乎感觉到了老婆的情绪,也会因为宋知之偶尔的小脾气心情很好。

    所以那一刻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起来更加祸国殃民了。

    旁边一个少女就忍不住惊呼了,“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比明星都要帅!”

    宋知之一把将季白间拉过来,让他整个人背对着那个女孩。

    这些肤浅的女人,就知道看长相!

    季白间心情似乎很好,他弯腰,将头靠在宋知之的肩膀上,小鸟依人样,关键是季白间这么高的个,188的身高,做上去一点都不违和。

    宋知之有些奇怪。

    季白间基本从来都不会做这样的举动,特别是在外人面前,这厮一般看上去就性冷淡啊。

    那一刻就听到身后那个说季白间帅的女人喃喃的说道,“是个小白脸啊。”

    口气中略显失落。

    宋知之噗呲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

    季白间也有这一天。

    不是一向大男人得很吗?!

    “博夫人一笑,也算值得了。”季白间在她耳边低语。

    所以,季白间是知道她不开心逗她开心了。

    心口一暖。

    在刚开始接触季白间的时候,在刚开始说要嫁给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是冷的,就是那种就算喜欢都不会说出来的那种男人,然而事实上,季白间变得越来越……开朗。

    应该可以用开朗来形容吧。

    这个貌似孤独了很多年的男人,在遇到她之后,变得这么的暖入心扉。

    两个人换了登机牌,通过VIP通道坐上了飞机头等舱。

    整整坐了8个多小时,季白间和宋知之到达了北夏国的首都帝都,而后又飞了个多小时,到达北夏国最繁华的城市文城。那个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凌晨了,他们走出机场。

    接机口,一个男人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季白间和宋知之”的名字。

    “你让人接机了吗?”宋知之问。

    “没有。”

    没有?!

    季白间和宋知之走向牌子。

    那个人男人看着他们,恭敬的说道,“你好,我是我老板叫过来接你们去酒店的。叫我小李就好了。”

    “你老板是陆一城吗?”季白间问。

    分明就是陈述句。

    “是的季先生。”

    “走吧。”季白间微点头。

    男人恭敬的走在前面带路。

    宋知之转头,“你真没让陆一城来接你?”

    “没有。”

    “那他怎么知道我们来北夏国了。”

    “因为他够聪明。”

    “……”宋知之翻白眼。

    这就是和一群高智商人打交道的后果,完全不懂他们都知道些什么,说不定你在想什么人家都能知道。

    两个人跟着走进了一辆黑色的宾利。

    轿车在街道上行驶,文城的夜景一点都不逊色于锦城,锦城是炎尚国的首都,而文城只是北夏国一个经济比较繁荣的一个城市,可想北夏国在国力方面比炎尚国更胜一筹,北夏国的经济早就达到全世界发达国家水平之上的位置。

    这也就不得不说莫家的统治。

    莫家在这个家族在全世界都很闻名,能文能武,能从政能从商,从莫修远的那一届统帅开始,就已经被全球所关注,即使他上任的时间不长但却为北夏国带来了很多荣誉,而他儿子莫子兮更是遗传了他的所有,将北夏国达到了鼎盛时期。

    轿车到达酒店。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酒店工作人员早就在大厅门口等候,看着轿车到达,连忙为他们打开车门,邀请他们下车。

    工作人员从后备箱接过他们的行李。

    宋知之还真的有点不太习惯。

    他们就两个行李而已。

    需要8个人这么跟着他们吗?!

    这架势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她挽着季白间的手臂。

    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此刻却莫名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工作人员一路护送将他们带到总统套房。

    到达后却没有急着离开。

    两个人直接将他们的行李搬进了总统套房的衣帽间,恭敬的询问他们是不是需要为他们将衣服拿出来挂好,被宋知之客气的拒绝了,毕竟里面很多贴身衣物,她实在不习惯自己的文胸小内裤……好吧,事实上是不想第二个女人来碰季白间的贴身衣物。

    另外两个人去浴室为他们放了洗澡水。

    还有两个人为他们倒上新鲜的水果汁,并给他们换上舒适的拖鞋。

    剩下的两个人就一直站在他们身边,恭敬的等候他们差遣。

    一会儿,洗澡水放好。

    工作人员恭敬的上前,“季先生,季太太,洗澡水已经为两位都准备好了,你们一路过来辛苦了,我们为你们准备的是玫瑰牛奶浴,不仅可以有效缓解两位的疲劳,还能够让两位的皮肤更加柔嫩。泡完澡之后,我们为两位准备了烛光晚餐。”

    “好的,谢谢。”

    “不客气。”

    季白间就被宋知之拉着走进了浴室。

    宋知之看着若大的浴室偌大的浴缸。

    浴室里面还放着轻音乐。

    浴缸此刻漂浮着红色玫瑰花瓣,旁边还放了两杯红酒。

    “我们一起?”宋知之问。

    “难得人家盛情招待。”季白间嘴角一勾。

    她怎么觉得一切都是预谋呢!

    终究。

    两个人还是洗了。

    洗完澡,分别穿着一套粉色的浴袍和蓝色浴袍。

    一看就是情侣套装。

    一走浴室。

    房间中就弥漫在了一股浪漫的氛围之中。

    地上摆放着蜡烛,一个一个爱心形状。

    爱心的中间摆放着一张方形西餐桌,餐桌上摆放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中间也放了三支蜡烛。

    此刻两个男服务员站在餐桌旁,一个男服务员穿着衬衣马甲西裤,打着领结,站得笔直,一只手托着一个圆形西餐托盘,托盘上放着异形醒酒器,醒酒器里面装着红酒,另外一只手非常绅士的背在身后。

    另外一个男服务员也是穿着如此一副,待宋知之和季白间过去之后,绅士的为宋知之拉开西餐椅,待宋知之坐定之后,才走过西餐桌,为季白间拉开西餐椅,邀请他坐下。

    两个人坐定之后。

    那位托着醒酒器的服务员优雅的为他们倒上红酒。

    与此。

    总统套房的房门被人打开,一个服务员推着餐食走进来,恭敬的为他们上晚餐。

    一份一份,精致无比。

    上完餐,工作人员出去。

    与此,房间中响起了小提琴弹奏的声音,显然不是播放的音乐而是现场演奏。

    宋知之转头看了看,看到角落中一个人影在动情的拉着小提琴。

    她转头看着季白间,“陆一城是下血本了吗?”

    “不,他钱多得……花不完。”季白间一边优雅的切着牛扒一边很淡定的回答。

    宋知之无语。

    分明人家陆一城如此热情,他居然一脸云淡风轻还一副不太领情的样子。

    宋知之转头看向面前的落地窗。

    落地窗外,文城的夜景唯美如画,此刻放眼望去,仿若整座城市都在自己的脚下。

    两个人静静地吃着。

    本来以为很困很困了,到达酒店就会倒头就睡,却没想到经过这么一番接待之后反而没有了困意,还挺享受这样的浪漫。

    她不由得有些感叹,“陆一城的老婆得有多幸福啊!”

    吃着牛排的男人此刻明显顿了一下,他抬头看着宋知之。

    宋知之说,“一个男人能够浪漫到这个地步,是个女人都会觉得很幸福。”

    “我也有浪漫的时候。”

    “嗯?”

    “求婚的时候,我放烟花了。”

    “哦。”

    “你上次出狱的时候,我还吹了那么多气球。”

    对。

    那些气球都是他自己吹的。

    差点吹得歇气。

    “你吃醋了?”宋知之笑。

    “不吃醋,反正陆一城也已经结婚了。”

    “就是口是心非。”宋知之故意说道。

    季白间不说了。

    “既然你和陆一城关系不错,你也可以多和他交流交流,交流一下智商这么高,怎么做到情商也能这么高的。”

    “宋知之。”季白间叫着她的名字。

    难得急红眼。

    宋知之笑得很灿烂,不忘继续说道,“还可以交流一下,怎么生一儿一女的。突然觉得来北夏国是来对了。”

    “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季白间无语。

    昨天晚上还在说一定要去北夏国吗?

    北夏国对她而言是有阴影的,上次差点死在了这个地方。

    这一刻就被陆一城给“说服”了!

    宋知之也不再多说了,怕说多了真的刺激到了季白间。

    两个人吃过烛光晚餐。

    工作人员将一切收拾干净。

    一个工作人员恭敬无比的上前说道,“季先生季太太,陆先生让我邀请你们,明晚一起共进晚餐。”

    “好。”季白间还没回答,宋知之一口答应了。

    无论如何也要感谢一番才行。

    季白间脸有些黑。

    “好的,那不打扰两位休息了,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谢谢。”

    工作人员恭敬的离开。

    离开之后,宋知之特别看了一眼时间。

    很好。

    凌晨3点了。

    她转头看着季白间。

    显然季白间也有些困了。

    他感觉到宋知之的视线。

    突然猛地一下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宋知之惊吓,紧紧的抱着季白间的脖子。

    “夫人……”

    “今晚你敢失礼试试!”

    “夫人太看得起为夫了,为夫此刻只想睡觉。”

    “……”

    季白间把宋知之放在软软的大床上。

    两个人相拥着彼此睡得很熟。

    如此浪漫而温馨的旅程,谁知道此刻的炎尚国都在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

    翌日。

    也不知道几点。

    宋知之躺在如此舒适的床上,懒得脚趾母都不想动。

    她半眯着眼睛看着季白间把酒店的落地窗拉开,一片璀璨的阳光照耀进来,将她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温暖之中。

    “夫人还想多睡一会儿?”季白间穿着浴袍,随随便便的系在身上,胸口露在外面,真正的是很诱人。

    宋知之不看。

    然而眼睛就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季白间,眨都不眨一下。

    季白间嘴角笑了笑,“看来夫人嘴上说喜欢陆一城这样的男人,但是行为却很诚实嘛。”

    “……”陆一城就成了你心目中的黑月光了吗?!

    “要再睡会儿还是起床还是为夫陪夫人睡一会儿?”

    “现在几点了?”

    “中午12点了。”

    “这么晚了?!”宋知之有些不相信。

    她极少会睡到这个点。

    “所以为夫饿了。”

    “饿了你不知道早点叫我起来吗?”

    “我不是怕夫人没睡好,影响你的体能吗?!”

    “季白间,别忘了医生说的,要有质量。”

    “所以我什么都没做啊。”季白间一脸无辜。

    这个无赖。

    也不知道除了除了都做了什么!

    宋知之伸懒腰从床上起来。

    季白间将她抱着去浴室洗漱。

    “季白间,我要上厕所。”

    “我不嫌弃夫人。”

    “我嫌弃你行不行!”宋知之怒吼。

    季白间笑。

    仿若每次把她弄得很炸毛他就会心情很爽。

    这货是不是虐待倾向啊。

    季白间走出浴室,给她关上房门。

    宋知之深呼吸一口气。

    也不知道这次的行程能不能有所改变。

    这段时间刚好是她的排卵期。

    呼呼。

    压力真的好大。

    她上完厕所,洗漱完毕走出浴室。

    房间中,季白间已经换上了一套外出服。

    一件淡蓝色衬衣,一条卡其色休闲裤,叫上一双黑色板鞋。

    季白间是行走的衣服架子吧。

    这么简单的衣服在他身上也真的是别一番风味。

    特别是他的大长腿,就是显得很撩人。

    宋知之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她说,“出门戴顶帽子戴副墨镜戴个口罩。”

    “为什么?”

    “你不知道你长得太风骚吗?”长成这样自己都没有点B数?!

    夫人永远都是对的!

    如果错了,请参照上一条!

    ------题外话------

    啊呀呀呀呀,每次周末就开始放松放松。

    不过还是能保证万更的,么么哒。

    爱你们,么哒。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