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三连败(四千字)

作者:方千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进电梯的时候皇甫诚就开始给方寒说患者的大概情况。

    患者三十岁左右,女性,是一位女强人,生病已经有两年多了,看过不少医生都没看好,来万江医院大概也有半年时间了。

    患者的具体症状是吃什么吐什么,日常只能靠打点滴维持,西医诊断为重度胃瘫。

    一般来说,胃瘫是腹部手术,尤其是胃癌根治术和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后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是腹部手术后继发的非机械性梗阻因素引起的以胃排空障碍为主要征象的胃动力紊乱综合征,胃瘫一旦发生,常持续数周甚至更长时间,目前国际上还没有太效治疗方法。

    非手术情况的胃瘫比较少见,不过却也不是没有。

    懂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胃的正常运动功能包括容纳食物,调节胃内压,推进、搅拌、研磨食物等,其动力是由胃壁肌肉的收缩和括约肌的协调启闭完成。其功能除了和进食等情况有关外之外,主要还受神经及体液的调整。

    胃瘫通俗的来说就是胃功能瘫痪,丧失了容纳食物,调节胃内压等功能,胃部不接受任何外来物,那么出现的症状自然就是吃什么吐什么。

    患者胃瘫已经两年多时间,痛苦可想而知。

    就正常人来说的话,吃东西除了正常的营养摄取之外,口舌之欲那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两年多不能吃东西,想一想就可怕,生不如死。

    方寒见到这位女强人的时候,这位女强人正靠坐在病床上,瘦的就像是皮包骨头,不过眼睛却很亮。

    病床边上此时还有人,除了病房内的护士之外,还有一位方寒的老熟人——关宝成。

    方寒看到关宝成的时候,关宝成也正好看到了方寒,看到方寒的同时,关宝成就是一愣,方寒竟然来了。

    看到方寒,关宝成是很尴尬的,比起上一次更尴尬,算起来他这是第三次遇到方寒,可同时他等于已经在方寒手中败了两次了,如果加上这一次那就是三次,三连败......

    随着陈庆峰的康复,陈庆峰的身体状况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因而关宝成早就知道了陈庆峰被方寒治好的消息。

    江寒的事情关宝成多少有些不以为然,可陈庆峰的事情他就不能不在乎了。

    更让关宝成尴尬的是,这儿还是万江医院。

    方寒医好了陈庆峰被皇甫诚邀请而来,那么皇甫诚自然也是清楚关宝成同样给陈庆峰看过病的,在皇甫诚心中关宝成很显然是不如方寒的。

    堂堂关教授不如一位实习生,这要是传出去,关教授的人可就丢大了。

    关宝成看来,方寒给了关宝成一个礼貌式的微笑,并没有多说什么,皇甫诚急忙开口:“祁总,我特意把方寒方医生给您请来了,方医生虽然年轻,却医术精湛,万豪集团陈董的病症就是方医生给医好的。”

    皇甫诚的话音落下,祁总边上一位身穿职业装的女人就急忙凑在祁总耳边嘀咕了几句,祁总的眼中这才有了惊讶之色。

    “谢谢皇甫院长,有劳方医生了。”

    “祁总客气了。”方寒也客气的回了一句,然后看向关宝成,关宝成这会儿还在病床边上坐着呢,方寒自然不好就这么上前检查,他也不清楚关宝成什么情况。

    关宝成看到方寒看来,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方医生请吧。”

    “还是关教授先请。”方寒又是一句客气。

    这一下关宝成的脸上更是挂不住了,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这儿也没有地缝,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道:“我已经给祁总看过了,方医生请吧。”

    关宝成今天还真不是第一次来,他前几天已经来过了,而且给祁总开了方子,只是祁总服了这么长时间药,却没什么改善,关宝成今天其实是来复诊的。

    他刚才又给祁总做了检查,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方子也没错,可祁总的病症却毫无起色,真是奇了怪了。

    方寒还真不知道这一茬,闻听关宝成已经检查过了,他这才走上前给祁总检查。

    给祁总检查过之后,方寒又要了祁总之前的病历和各种检查报告翻看了起来,很快就看到了关宝成开的方子。

    附子理中汤。

    附子理中汤是中医著名方剂,出自《三因极—病证方论》。有补虚回阳,温中散寒的效果,主治五脏中寒,口噤,四肢强直,失音不语。

    附子理中汤由大附子、人参、干姜、甘草、白术等主药组成,理中汤温补脾胃之阳,加附子温补脾肾之阳,附子理中汤可以说是先后天并补之方剂,方中以附子温补脾肾,人参补气益脾,白术健脾燥湿,甘草和中补土,干姜温胃散寒.......

    歌诀有云:理中汤主温中阳,甘草人参术黑姜;呕利腹痛阴寒盛,或加附子总回阳。

    从祁总的症状来看,补中益气汤确实对症,看来这位关教授还是有些水平的,自己不用再费事了。

    可是看到药方的剂量,方寒又愣住了,这位关教授还是**惯啊,太谨慎了,附子只用到了10克,患者久病长达两年之久,这么重的病症用10克附子,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嘛。

    方寒又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关宝成的方子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前了,再根据刚才自己的诊断,确实是没什么效果啊。

    看过资料,方寒把文件夹放到了边上。

    皇甫诚急忙问:“方医生,祁总的病症?”

    “我开个方子,先吃三剂。”方寒站起身走到边上,提笔刷刷刷写了一个方子,然后递给了皇甫诚。

    皇甫诚接过药方仔细的看了起来,这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

    作为万江医院的院长,皇甫诚还是很有些本事的,私家医院的院长可和公里医院不同,公立医院有专门的管理人员,院长的本事不见得有多厉害,可万江医院,没两把刷子,你还真当不起这个院长。

    万江医院属于高级私立医院,档次高,院长的收入可不低,皇甫诚的年收入可不比许家的那位私人医生差。

    且不说方子的好坏,皇甫诚看方子的第一眼就觉得眼熟,细细再看,这不就是关宝成前几天开的方子吗?

    在万江医院看病,无论是谁来开方,抓药熬药的那都是万江医院的医生护士,皇甫诚岂能不清楚?

    祁总看到皇甫诚的神情,下意识轻声询问:“皇甫院长,方医生的这个方子有什么问题吗?”

    听说方寒医好了陈庆峰的病,祁总多少还是对方寒抱些希望的,根据她的助手所说,陈庆峰的病症当时可是非常严重的,万江医院这边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可现在呢,这几天陈庆峰天天都在后面的院子溜达散步。

    一个将死之人方寒都医好了,她这个病方寒或许有办法呢?

    皇甫诚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方寒,心中有些埋怨自己,太沉不住气了,方寒是他请来的,他这么当众质疑方寒,其实是有些不怎么合适的,可现在祁总发问,他总不好不说。

    “皇甫院长有什么疑惑尽管说,但说无妨。”方寒道。

    皇甫诚这才道:“方医生开的方子倒是没什么不妥,只是和关教授开的方子一般无二,没什么差别。”

    祁总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关宝成的方子她已经吃了好几天了,一点效果都没有,方寒的方子和关宝成一般无二,那就是说方寒其实无能为力。

    她这个病两年多了,可以说是遍求名医,奈何始终治不好,再这样下去,她都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了。

    关宝成闻言也愣了一下,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关宝成刚才就一直操心着,他已经在方寒面前连败两局了,这一次要是还比不过方寒,他可就真的太丢人了。

    还好这一次他和方寒算是打平了,打平了啊......

    关宝成还在感慨,方寒却开口了:“皇甫院长您再看看,真的一般无二?”

    皇甫诚一愣,又仔细看去,附子、人参、干姜......确实一般无二,没什么变化啊。

    可方寒既然这么说了,皇甫诚自然明白方寒的意思,走到边上又把关宝成的方子翻了出来然后细细对比。

    这么一对比,皇甫诚终于发现了不同之处。

    是剂量。

    关宝成的方子附子是10克,方寒的方子附子却是60克,剂量足足是关宝成的6倍。

    皇甫诚不太懂中医,却也知道中医的一些常识,别看同方,可不同量效果也是孑然不同的。

    “原来如此,是我记错了,是我记错了。”皇甫诚急忙向方寒道歉:“方医生,都怪我眼花,刚才没看清。”

    祁总是先有了希望,然后又失望,这会儿又有了些许希望,情绪波动相当大,颤声问:“皇甫院长,方医生的这个方子?”

    “这个方子和关教授的方子还是有些许区别的,祁总要不按照方医生所说的,先吃三剂?”

    要是没有关宝成,皇甫诚或许还不敢这么说,可有了关宝成在前,皇甫诚多少有了些许底气,皇甫诚的10克附子没什么效果,或许就是剂量不同呢?

    关宝成也算是名家了,方寒又本事不低,两个人能开出同一个方子,由此可见这个方子的可信度还是有的。

    皇甫诚以前看书的时候看过一个中医方面的小故事。

    故事中这么说,当时有人生了重病,看了好几位医生,吃了好几种药都没什么效果,后来这个人为了避免少吃药,想了一个办法,同时请了好几位大夫,让几位大夫同时开药,然后他拿着方子对比,看看其中有没有相似的,最后他选了一个相似最多的方子来服用,结果很快痊愈。

    医生们开方,除非是真正的庸医,要不然面对病症,多少也会有英雄相见略同的情况发生。

    人们经常说,中医一人一方,一百位医生看病,往往会有一百种治疗方法,这其实只是夸张的说法,同样的病症,中医并不拘泥于形式,治疗的方案确实比较多,可大多数还是会遇到相同的情况。

    一般来说,中医人治病都会首选名方亦或者比较简洁的法子,如此一来,不同的医生开出同样的方子还是很可能的。

    祁总也难得见到皇甫诚这么有信心,点头道:“那就按照方医生的方子先吃一吃。”

    这两年多,祁总吃过的药多了,也不在乎试一试方寒的法子,她并不想放弃,既然不想放弃,那就必然要不断的尝试,不断的找医生。

    “好,我这就让人去抓药。”皇甫诚点头。

    眼看着皇甫诚要走,关宝成终于忍不住了:“皇甫院长,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看一看方医生的方子?”

    皇甫诚又看了一眼方寒,见到方寒点头,这才把方子递给了关宝成。

    关宝成只一眼,就看出了方寒所开的方子和自己方子的区别。

    附子60克!

    又是附子,而且又是这么大的剂量。

    之前方寒给陈庆峰开的方子,附子足足100克,二两的量,这一次60克虽然比起给陈庆峰开的方子来剂量小了不少,可这样的剂量依旧算大剂量了。

    60克,一两二,已经算是很怕的了。

    要知道《中国中医药报》上面对附子、砒霜等一些药物的剂量可是有规定的,附子最大只能用到10克,关宝成就想不明白,方寒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

    如果没有陈庆峰的前车之鉴,关宝成现在必然要叫嚷,就和当时方寒给陈庆峰开的方子一样,有道理但是却太行险,更何况祁总的情况和陈庆峰还不同,陈庆峰是危在旦夕,可祁总却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然而有了陈庆峰的前车之鉴,此时关宝成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成王败寇,人家方寒给陈庆峰用了100克附子,生生把陈庆峰救活了,他此时敢说人家方寒这60克附子剂量太大?

    他要敢说,那可真是自取其辱了。

    有些颓废的把手中的药方递给了皇甫诚,关宝成很是有些疲惫,甚至有些怀疑人生。

    自己十九岁考上医科大学,博览群书,人称关博士,却不曾想在方寒这么一位实习生手中连连吃瘪,难道说自己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吗,难道说学院派就真的比不上传统中医流派?

    此时关宝成已经忘记了他最初其实是把方寒当成他们学院派的人来对待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