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二十五章 对因不对症

作者:方千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方主任!”

    宋护士刚刚走出治疗室,迎面就碰上了方浩洋,和方浩洋同行的还有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

    “嗯、”方浩洋缓缓点了点头,顺嘴问道:“谁在里面?”

    “额,是方医生。”宋护士急忙道。

    “方寒?”方浩洋微微一愣,然后回头对边上的老人道:“包教授,方寒就在里面,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呵呵,好。”老人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说着话两人就打算进门,宋护士也愣在当场不知道该走不该走,方寒让她拿着方子去签字,可这个字不一定非要陈远和叶开签,方浩洋签其实也是可以的。

    “宋护士,你这是?”方浩洋也愣了一下,看向宋护士。

    “方主任,生病的是我儿子,这是方医生开的方子,我正打算去找陈医生或者叶医生去签字呢。”

    “拿来我看看。”方浩洋一伸手,宋护士急忙把方子递了过去。

    方浩洋一边拿着方子看着,一边推门进了治疗室。

    治疗室里面,方寒正和小男孩说着话,就听到有人推门,一回头才发现是方浩洋。

    “方主任。”

    方浩洋微微点了点头,给方寒介绍道:“小方,这位是江州医科大的包教授。”

    “包教授好。”方寒礼貌问好。

    包教授笑吟吟的点了点头,走上前道:“是这个小家伙生病了?”

    “嗯。”方寒再次点头。

    包教授已经走到了治疗床边上,伸手在小男孩的额头一抹:“这么烫,体温多少?”

    “39°8!”宋护士急忙道。

    “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

    “昨天半夜,当时喝了感冒灵,早上起来烧还是没退。”宋护士又道。

    “大便呢?”

    孩子的奶奶急忙插嘴:“大便正常,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有没有做什么检查?”包教授又问。

    “没有,直接就送来医院了,刚才方医生给检查的。”宋护士道。

    包教授一拍额头:“呵呵,不好意思,习惯了,忘了这儿是江中院了。”

    宋护士没插嘴,方寒也没插嘴,不过从这两句话方寒也能猜出,这位包教授应该不怎么习惯中医,看病诊断还是西医那一套,所以才会说这样的话。

    方浩洋也走上前给孩子诊了脉,做个检查,然后在方寒的方子上签了字递给宋护士:“小宋啊,去抓药吧。”

    “等等。”包教授却出声了,笑着道:“我能看看方子吗?”

    “包教授愿意把关,自然是求之不得。”方浩洋笑着把药方递给了老人,看得出,方浩洋对这个包教授很是客气。

    包教授接过方子仔细的看了起来:“麻黄、桂枝、杏仁、炙甘草、石膏、生姜、红枣、苍术!”

    “这是大青龙汤。”

    “包教授果然好眼力,正是大青龙汤。”方浩洋呵呵一笑。

    方寒又愣了一下,这位包教授刚才诊断并没有诊脉,而且习惯性的问有没有什么检查,应该不算是中医人才对,没想到眼力竟然不俗,能认出这个方子是大青龙汤。

    包教授缓缓的把方子递给宋护士,笑着道:“这大青龙汤可是治疗流感、重感冒初起、高热、不出汗、烦躁、怕冷等病症起效最快,最为安全的方子了,小方果然有些水平。”

    “包教授谬赞了。”方寒给了包教授一个礼貌式的微笑,有些搞不清楚这位包教授的来头。

    包教授笑呵呵的摇了摇头,缓缓道:“熟地黄、山药、泽泻、山茱萸、牡丹皮、茯苓、黄柏、知母、炒龟板、煅龙骨、煅牡蛎.......”

    方寒和方浩洋站在边上都有些莫名其妙,好端端的这位包教授说出这么一串药名干什么?

    包教授说完,这才笑着问方寒:“小方啊,还记得这个方子吗?”

    “这是知柏地黄丸加三甲,我在江北疗养院给江州医科大一位女讲师开的方子。”方寒道。

    这个方子方寒还是有印象的,毕竟黑汗病这种病症并不算太多见,他去江北疗养院回来也不过两个礼拜不到的时间。

    “这个方子有什么问题吗?”方浩洋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

    怪不得这位包教授今天突然来了江中院急诊科,还点名道姓想要见一见方寒,感情是因为这个方子。

    江北疗养院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龙潭虎穴啊,纵然只是江州医科大的一位女讲师,可你知道人家是谁的女儿亦或者谁的孙子?

    这要是出了事,那可不是小事,没看这位包教授亲自杀上门来了吗?

    江州医科大的几位教授那可都不是好相与的,哪怕是方浩洋这样的科室大主任也要陪着笑。

    怎么说呢,江州医科大的一些教授权威,那是真正站在理论界巅峰的权威人士,你别看有些老教授一辈子没救过什么人,可人家真要为难某位医生,还真不费什么。

    这些个教授权威就好像古代的大儒,虽然不当官,不从政,可影响力那是绝对大的吓人,而且饱读诗书,随随便便都能把你一位某个领域的小医生批判的体无完肤。

    就比如眼前这位包教授,人家要真想难为方浩洋,晚上回去一篇论文,明天早上方浩洋就要陷入泥潭,不敢说人人喊打,最起码不会太过轻松。

    最主要的是人家批判人还不是随便批判,这些个老教授就是研究理论的,随随便便都能从你的某个论文亦或者某个学术报告中找到瑕疵然后放大。

    “没什么问题。”包教授笑呵呵的摇头:“我只是有几点疑惑想要向小方请教一下。”

    方浩洋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好没出事,真要出了事,那可不好办了,搞不好要请郭文渊出面才行,要不然这些老教授老权威真要把方寒批判一番,方寒至少要被雪藏好几年。

    “包教授有什么要问的?”方寒也很好奇,自己的这个方子开的没毛病啊。

    包教授笑着道:“你开的这个方子我和几个老伙计看过了,效果也非常好,小丫头吃了一个礼拜,就不出汗了,只是这个药有些苦,我们几个老伙计就把方子改了一下,谁知道小丫头才吃了三天,这汗又出来了。”

    方浩洋一听,这才彻底松了口气,感情是这事啊。

    “不知道包教授怎么改的方子?”方寒问。

    “我们研究了一下这个方子,主药应该就是龙骨和牡蛎,都是敛汗的药物,我们把剂量改到了50克,又加了黄芪,黄芪也有止汗的功效,可吃了却没效果,真是奇了。”包教授说着还微微皱眉,看上去确实很纳闷。

    方浩洋在边上听的都有些无语,心说你们这些教授吃饱了撑的?

    当然,心中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方寒心中也腻歪,还是耐着性子解释:“包教授,中医的方剂那是经过反复斟酌,反复试验才确定的,讲究君臣佐使,并不是其中一两味主药替效果的,这也是中医汤剂的优势所在,您这么改,自然不会见效。”

    “可我们也加了黄芪了呀?”包教授还是有些纳闷,他们都是研究药性药理的大拿,改方子也不是乱改的。

    “您虽然加了黄芪,可这个加的原因是什么呢?中医治病讲究的是对症施治,而不是随便加的,患者是肾阴虚,方子里面的药物是根据患者肾阴虚这个情况来定的,并不是因为出汗,出汗只是症状,而并非病因。”

    “出汗只是症状,并非病因?”包教授若有所思。

    方浩洋也忍不住了:“包教授,中医和西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中医的方子针对的情况和西医针对的情况不同,不能同日而语。”

    包教授还在轻声嘀咕:“出汗只是症状,并非病因?”

    方寒点头:“患者是肾阴虚,所以才会出汗,而且是黑汗,所以方子针对的是肾阴虚,而并非针对出黑汗,不能一概而论。”

    到了这会儿,方寒算是彻底看出来了,这位包教授完全就是个门外汉,准确的说对中医是个门外汉。

    西医治病,发烧,那就退烧,出汗,那就止汗,拉稀那就针对拉稀,可中医不同,中医治病是要从症状来分析病因,辨明病情,然后才能用药的。

    比如说发烧,为什么发烧,是热邪入侵还是寒邪入侵,是虚症还是实证,便秘,为什么便秘,拉稀,为什么拉稀?

    搞清楚这个为什么,这才叫知犯何逆,而不是看到什么算什么。

    方寒开的方子是针对女讲师肾阴虚的,这位包教授看了方子,觉得龙骨和牡蛎敛汗,就觉得是主药,然后再加一味止汗的黄芪,药量加大一些,其他药物全部去掉。

    中医的药方要那么简单,那倒好了。

    中医易学难精,之所以难以普及,正是因为中医的选派配伍博大精深,辨证施治极为复杂,并不是你了解几味药的药性就可以的。

    “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包教授缓缓出声:“明白了,明白了。”

    耽误了这么会儿,宋护士已经端着熬好的汤药回来了。

    方寒接过汤药,闻了闻,对宋护士道:“趁着汤药还热,找一张病床,吃了药要出汗才行,这个药也要分三次,我上面写着呢。”

    “去值班室吧,值班室有床,就不占用科室的床位了,药我也按照您的吩咐分了三小碗。”宋护士急忙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