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4章 皇上病了

作者:橙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狄韦的事情之后,过了还没一日清闲日子,鬼门的人,就派人来请宁浅予。

    鬼门作恶多端,要是平时,宁浅予早就仍由鬼门门主自身自灭。

    可眼下,鬼门门主很可能是司徒森的生母。

    再说,还有安乐,和她那素未谋面的弟弟的身世,也是奇怪无比。

    无论如何,事情还没水落石出之前,鬼门门主不能有事。

    但,宁浅予并未去鬼门。

    这九阴绝脉,非火麒麟草不能解,她还是要先从司徒长生那边,弄到火麒麟草才行。

    茯苓瞧着边上没人,狐疑道:“您今儿不去鬼门?”

    “不,守株待兔。”宁浅予神秘的一笑,道:“你前几日不是帮我做了事?就等着鱼儿上钩就是。”

    今日难得有太阳,午后宁浅予拥着厚毯子,在门口廊下搬了凳子在等鱼儿。

    宁浅予眯着眼,迎着暖暖的阳光,都半入梦了。

    结果鱼儿没等来,倒是将许久不见的海公公等来了。

    “老奴见过和硕王妃。”海公公瞧着宁浅予闭着眼,行礼,道。

    “嗯?”宁浅予被声音惊得睁大了眼,看清楚来人,道:“海总管怎么来了?”

    “打搅王妃午睡,颇是不敬。”海公公拿着浮尘,微微佝偻着腰,道:“实在是不得已。”

    “王妃,皇上龙提欠安,太医那边皇上信不过,特意命老奴前来请您进宫去。”

    说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跟着道:“王爷一早就进宫了,这会子也在皇上跟前伴着。”

    “皇上龙体欠安?”宁浅予一惊,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我这就去收拾药箱,随着海总管进宫去。”

    这节骨眼上病了,真是叫人心惊胆战的。

    路上,宁浅予比海公公还要着急。

    直接到了养心殿,远远就瞧见外边守着好几个带刀侍卫。

    宁浅予心里更是惊讶:“海总管,敢问这皇上,究竟是怎么了?”

    “您去瞧一眼就知道了,老奴也不好说。”海公公的回答,滴水不漏。

    宁浅予将步伐再加快了些。

    进了正殿,里面已经弥漫了淡淡的药味。

    她闻得出来,是之前她给皇上开的药。

    难道旧疾复发?

    这样胡思乱想着到了纱帐之前,宁浅予恭敬道:“臣媳宁浅予,拜见皇上。”

    内寝传来阵阵私语,紧跟着,司徒森的声音传了出来:“进。”

    宁浅予进去,放下药箱。

    皇上躺在龙榻上,眼睛半睁半闭着,听到动静,这才完全睁开眼,道:“浅予来了?”

    宁浅予已经好几个月没瞧见皇上了。

    今日一见,一眼就能看出,皇上的气色并不好。

    人瘦削不少不说,脸色暗沉,黄中带黑,尤其是眼睛下的两团乌青之色,更是明显。

    就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虚弱感,听的宁浅予阵阵心惊。

    “臣媳见过父皇。”宁浅予敛住心里的想法,再度请安,这一回,称呼变了而已。

    皇上抬眼打量了宁浅予一圈,微微点头:“好,好啊。”

    “父皇,浅予来了,让她给您先请脉吧。”司徒森在边上伺候着,低声道。

    皇上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

    宁浅予拿出手枕和丝帕,开始给皇上号脉。

    皇上的脉象很奇怪。

    因为脉象看来,问题不大,皇上是龙体欠安,但只是微微的气血不活,并不会瞧着这般虚弱才是!

    但这面相来看,像是病重似的,乍一看,还不知道多严重……

    宁浅予请皇上换了只手,接着把脉。

    但,把出来的结果,和之前的一样,不是顶要紧!

    这就真是奇怪了!

    宁浅予神色没变,将东西收了起来。

    皇上看了眼司徒森。

    司徒森赶紧问:“父皇的身子怎么样?”

    “脉象上不好说。”宁浅予照实话,道:“还得问一问才能下定论。”

    说着,她半跪着,恭敬的朝皇上道:“敢问父皇,身子是不是时常乏力犯晕?”

    “是。”皇上点点头,道:“还时不时的会觉着心口闷痛。”

    宁浅予微微侧头,看了眼海公公:“海总管,父皇最近的饮食怎么样?”

    “回王妃,皇上饮食上进的很少,尤其是天气冷了之后更是。”海公公低声道。

    “最近吃了什么寻常没吃过的东西没有?”宁浅予紧跟着道。

    “嗯……”海公公想了想,道:“这倒是不曾。”

    宁浅予微微愣住,难道是她猜错了?

    她的想法刚冒出来,就听海公公又道:“之前倒是连着好几日吃了羊肉汤,从前皇上都是不吃的,会不会和这有关?”

    “羊肉汤?”宁浅予微微沉吟,立刻懂了:“那就对了,皇上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吃了羊肉汤引起的。”

    也难怪,之前不冷,宫里的菜品种没有羊肉汤。

    眼下天寒,羊肉汤吃了暖身子,又能补气,御膳房做这个菜就是寻常了。

    “这……”海公公看了眼宁浅予,又回头看着皇上和司徒森,脸色很是狐疑:“可是羊汤,太后娘娘那边也吃了啊……”

    宁浅予知道他们都很狐疑,接着道:“因为太后娘娘没有吃药,而皇上,一直在吃我开的方子。”

    “煮羊肉汤的时候,按照锦都的习惯,是喜欢放些草药去膻味的,这样一来,草药的东西,全部熬进了汤中。”

    “寻常放在羊汤中的这几味草药,恰好和我之前给皇上配的方子中,有好几味药材都相悖。”

    “这样一来,就会让人吃了不舒服,像皇上一样,出现这些症状。”

    海公公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地,道:“原来是这样,皇上没有大碍,老奴也就放心了。”

    宁浅予轻轻点头,道:“我重新开一副方子,调整几味药,喝上两日,这症状也就逐渐消除了。”

    方子写好交给海公公之后,宁浅予深深看了眼边上守着的司徒森。

    司徒森也正好抬眼,看着宁浅予。

    宁浅予出去没多久,司徒森也走了出来。

    “你,风寒好些了没?”司徒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嗯。”宁浅予点点头,道:“好了很多,多谢王爷关心。”

    “什么时候这样生分了。”司徒森朝内殿看了眼,低声问道:“父皇的身子,究竟如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